《跟踪》的票房在口碑效应下不断地攀升, 打破以往沉重题材剧情片的票房记录, 成为现象级剧情片被广大网友讨论, 尤其是其中的两个主角江桐和高坤, 成为同人圈新的产粮目标,许多大神级别的同人画手绘制了很多同人漫画。

    本职工作就是画画的夏习清每天上网看着大家画的同人画, 也觉得很有意思, 但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宅在家里画了一整天, 终于完成了上次直播说过的粉丝福利,夏习清发了条抽奖微博,附上了他拍下的画的照片,不管是夏习清唯粉、自习cp粉还是电影粉都疯狂转发这条微博, 分分钟就破万。

    到了抽奖的当天,这条微博的转发已经超过了十万。

    “你说, 到时候我要不要亲自把画裱好?但是我怕裱好不方便邮寄。”夏习清接过周自珩递过来的一杯猕猴桃汁,喝了一口就皱起眉, “好酸。酸死我了。”

    “我尝尝。”听见周自珩这么说,夏习清立马把手里的杯子递还给去,谁知周自珩直接拉着他的毛衣领口把他拽过去吻上来,稀里糊涂又被他亲了, 夏习清真觉得自己情场老手的地位不保。

    “挺甜的啊。”周自珩憋着笑挨着夏习清,靠在他身上。

    夏习清用手背擦了擦嘴,“那么大的沙发非得挤我,你是不是存心跟我过不去。”越说周自珩越起劲,两只胳膊一伸把夏习清抱在怀里, 抱得紧紧的,“过得去过得去,要过一辈子的。”

    这话说得夏习清脸上发烫,拿手推了一下又推不开,干脆懒得动弹任他抱着,“哎我刚刚说的话你听见没?”

    “抽奖送画的事儿?”周自珩瘪了一下嘴,“你也太宠那些粉丝了吧。你什么时候也宠宠我。”

    我还不够宠你啊,我他妈都为爱做0了好吗。

    “那就不裱了。”夏习清背靠进周自珩怀里,脑袋倚在他锁骨那儿,舒舒服服地歪在他的身上玩手机。

    “我想去旅游。”周自珩忽然开口,“我们俩都没有一起出去玩过。”

    夏习清一边看评论一边回他,“去哪儿都是人,咱俩一出门准跟猴子似的被人盯,拿手机咔咔咔拍照。不想出去。”

    “我们可以去国外啊。”周自珩两只手轻轻捏着夏习清的耳朵尖,“去大溪地?你喜欢海吗?”

    夏习清没回答,还在认真地看手机,这弄得周自珩有点不开心,“别看手机了。”伸出两只手捧着他的脸逼着他抬头,“看我。”

    这个姿势不禁让夏习清想到了上次直播时周自珩进来吻他的场景,心尖动了动,就这么倒着盯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

    周自珩见夏习清眨了眨眼,正准备说话,夏习清却伸着脖子就着这个姿势亲了他一口。然后翻过身子躺倒在沙发的一端,笑得很甜,“我可以带你去个地方。”

    他用的不是和你一起去,而是带你去。周自珩觉得有些奇怪,“什么地方。”

    “好地方。”夏习清坏笑着把光着的脚蹬上他的胸口,还曲着腿晃晃悠悠地蹬了两下,“去不去?”

    周自珩不说他,他就越蹬越起劲,笑得像只坏透了的狐狸。周自珩抓住他的脚踝慢条斯理地揉了两下,隔着薄薄的白皙皮肤揉捏圆润的踝骨,夏习清眼看着他抓住自己的脚往上抬,便顺势绷直了脚,手倚着头笑着用脚尖勾了勾周自珩的下巴。

    就这么一个动作,周自珩脸上软绵绵的笑终于没有了,抓住他的脚猛地一拽,原本枕着沙发的夏习清被他拉住往下,倒在沙发上,任他松手之后,膝盖搭在周自珩的肩膀。

    周自珩的手顺着大腿滑下来,似笑非笑地望着夏习清,“我喜欢这个姿势。”

    躺倒的夏习清也跟着笑起来,“我好像找到你的开关了。”

    从奶狗变成狼狗的开关。

    休假期间的周自珩每天换着花样给夏习清做好吃的,夏习清一开始还钻厨房帮他打下手,可自从打鸡蛋时连着三次把蛋壳打进碗里,周自珩就再也没有让他进过厨房了。

    “啊,要开奖了。”夏习清自言自语地走到餐厅,拉开一张椅子坐上去查看微博抽奖的结果。

    微博抽奖平台自动发布了中奖人的名单,抽中的id名字有些奇怪。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这是什么鬼id名啊?”

    他该不会是抽中假粉了吧。夏习清皱着眉头点进那个id,一开始没觉得怎么样,看清头像的时候愣了愣。

    这个头像……他点击显示大图。

    照片上是并拢的手指,无名指的内侧上有一朵黑色的、用签字笔画上去的小玫瑰。

    这、这怎么可能……

    他一下子抬起头,扒在桌子上去看厨房里的周自珩。当时他随手那么一画,能拍到的人只有周自珩啊。

    操。这不会是周自珩的小号吧……

    这个抽奖平台是开过光吗?

    手机被他搁在餐桌上,夏习清两腿屈起坐在椅子上,焦虑地思考了一分钟,决定还是把这条微博删掉,装作无事发生,重新抽一条。

    对,就这么办。

    夏习清再一次打开微博的时候,这条开奖微博的下面已经有一千多条评论,转发也快一千了,他看也没看赶紧删了,也没有发什么解释的微博,直接进行第二轮抽奖。好在这一次抽奖没有抽中的是一个普通的粉丝,id名叫做[夏习清和周自珩什么时候结婚],一看就是cp粉。

    短短一分钟内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夏习清同学赶紧转发了这个开奖微博。

    [ng_summer:恭喜这位小朋友,请把你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私信给我。谢谢大家的参与~]

    很快评论区就被占领。

    [一盒糖:不对呀习清哥哥,刚才第一个抽中的不是她!]

    [一只垃圾人回复 一盒糖:对!我也看到了我还截图了!为什么后来删掉了呢?[分享图片]]

    [自习女孩冲鸭:今天的我又酸了……但还是要恭喜呀!这个小天使好幸福啊。]

    [一个叫明霁的姑娘  回复  一只垃圾人: 这个人的id好可爱啊哈哈哈,为什么要讨厌楞次定律,是个学渣吗哈哈哈。]

    [今天也自习了  回复  一只垃圾人:这个头像……怎么觉得那么眼熟呢?]

    [幕阿鲟mumu 回复 一只垃圾人:啊啊啊这个头像!我记得自珩出席活动的时候手上也有一个这样的玫瑰花!我去找找照片!我看到过!]

    [海盐奶盖阿华田:珩粉小声bb一下,自珩的手上好像也有一个这样的小玫瑰花,在手心那面的无名指上。]

    [幕阿鲟mumu:啊啊啊啊啊我找到了!!!就是这个小玫瑰花!妈妈看我发现了什么![分享图片]]

    [98k给你回复 幕阿鲟mumu: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纹身吗是纹身吧!!!]

    [爱自习的曼曼 回复 幕阿鲟mumu:天哪这个纹身和这个头像一模一样!就是颜色不同,一个黑色一个红色。]

    [自习女孩一飞冲天  回复 幕阿鲟mumu:姐妹你发现了华点!!!所以这个号是不是自珩的……]

    [自习女孩绝不认输  回复 自习女孩一飞冲天:姐妹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所以习清哥哥才会在第一时间删掉开奖博,不然他为什么要删掉而且完全不解释,一定是他发现了中奖的是自己老公的小号!!!我这个逻辑盘的对不对!?]

    [墨晨回复 自习女孩绝不认输:秀儿!!请您坐下!!]

    [方笑笑笑笑  回复自习女孩绝不认输:我刚刚看了一遍那个小号,资料上的生日是10月20号,所在地是北京,有一条微博好像带了定位,显示的是北京大学,而且这个号发了很多物理相关的微博,和周自珩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吻合度!]

    [优秀的弹弓选手:回复 方笑笑笑笑:姐妹你太优秀了!我要去看小号了告辞!]

    [自习怎么还不结婚  回复 方笑笑笑笑;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哪!真的是珩珩吗???]

    就这样,周自珩同学藏了三年半捂得严严实实的小号就被这次乌龙抽奖事件曝光了。小号里一共有八百多条微博,三分之一跟他的大学生活和学术研究有关,还有一部分是讨论时事,也有吐槽拍戏时候遇到的事。不光网友在看,夏习清也跟着看了起来。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打完篮球赛的第二天,抬不起胳膊。]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怎么回事,今天的实验器材没有一个顺手的,难不成泡利效应找上我了???配图:生活rua弄我这只小猫咪·jpg]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如果我今天能把期中pre的ppt赶出来,我就奖励自己……算了我能赶出来才是有鬼了。]

    [我最讨厌楞次定理:其实物理学家都长得挺帅的(年轻的时候),但是每次看到他们老了之后的照片我就非常担忧我的头发,尽管我的发量一直很多,但是谁不知道物理使人丑陋的至理名言呢?这坚定了我不能靠脸吃饭的决心。配图:今天也要加油鸭.jpg ]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月球被地球潮汐锁定——单恋,冥王星和卡戎相互潮汐锁定——双箭头。总结,地球这个小渣男。]

    什么啊,这小家伙也太可爱了吧。从后往前翻的夏习清看了一眼时间,这些都是周自珩十八岁的时候发的,光是看文字,夏习清都能想象到周自珩当时的样子。

    [我最讨厌楞次楞次定律:有很多理想算不算贪心?会为之努力应该就不算了吧。]

    果然一直很贪心。夏习清笑着翻了翻,翻到了一张纯配图,无文字的微博。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分享图片。]

    照片上是一束用纸叠成的玫瑰花,被插进一个花瓶里。夏习清抬头看了看餐桌,和照片里的一模一样。原来大二的时候他就已经搬进来了。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遇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人。配图:溜了溜了·gif]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深夜灵魂拷问——为什么会有人的外表和内在这么不符?]

    嗯?

    夏习清看了一眼时间,三月份。

    是说我吗?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不理解为什么大家都会真香,难不成真的和墨菲定理一样这么神奇?]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录一次节目死大半脑细胞,但是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一再掉坑。吃一堑长一智啊。]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忽然get到了艺术存在及发展的必要,科学是推动世界不断向前探索发展的动力固然没有错,但是艺术是人类内心深处本能的对于美的追求,如果仅仅只是扩张型探索外部世界,而忽略对内心的开恳,那人类也就真正成为内在一片荒芜的碳基生物了吧。]

    还有这种觉悟呢。夏习清不自觉笑了出来,觉得周自珩实在是太有趣了。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原来我也有内心这么不坚定的时候。]

    中间隔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微博,时间大概是录制完第一期《逃出生天》后。

    删了吗?

    再往后翻,看到下一条的时候,夏习清愣住了。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成了共犯。]

    共犯……他看了一眼时间,是第二期《逃出生天》录完之后,他隐约记得商思睿还叫他们俩一起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小王子忍受不了玫瑰的任性和高傲,所以离开了他的星球,地球上开满了玫瑰花,都不是他想要的那一朵,意识到的时候再回去找,被抛弃的小玫瑰已经等到枯萎了。不要让自己后悔,拥抱一朵玫瑰需要耐心。]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这个剧本光是看看都觉得难过,可是如果他不和我一起演,我就更难过了。]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为什么他穿什么衣服都那么好看?真是奇怪。]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武汉的小吃很好吃,长江大桥很好看,武汉的民国建筑也很棒。最重要的是,xxq说武汉话的样子真的太生动了,原谅我贫乏的措辞。]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感情一定也是这样。只要我付出的够多,总能得到回报。]

    看着看着,夏习清的眼睛忽然模糊了。他只要稍稍想象一下周自珩当时的状态,就觉得心脏好难受。其实那个时候的自己也很痛苦,不想害了他,不想再把他拖进泥沼里,可又沉溺在他的温柔里走不出去。

    自私又残忍。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

    还没来得及从悲伤里走出来,下一条微博忽然变成一连串的感叹号,还有几条评论,之前的微博都是他一个人自娱自乐而已。夏习清好奇地点进去,发现还是周自珩在自说自话。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我要记住这一天!]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怎么克制过于亢奋的心情,沉迷爱情,无心工作。]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为什么他这么快就杀青啊……想回北京……]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明天回北京!!!]

    夏习清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偷偷摸摸自言自语的周自珩太可爱了。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真香定理诚不欺我。]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坐在自习室里的我无心学习,周围都是疯狂刷题的小伙伴而我只想回家。明天一定要好好看书。]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今天zzh好好看书了吗?没有。]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早上第一节课是魔鬼!我不想起床,早晨的xq抱起来又软又热乎,我不想上学!!!!]

    [我最讨厌楞次定律:天台上冻得我头掉,想拍张照片怎么这么难?全息投影也很难搞,不过还是没有xxq难搞。]

    “你才难搞……”夏习清自言自语,谁知周自珩忽然端着炖好的砂锅牛肉走到餐厅,“你说什么呢?”

    “啊?”夏习清心虚地放下手机,“没什么,没什么。饭好了?”

    “差不多了。”

    夏习清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周自珩,他的小号已经被所有人围观了的事实,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而且……

    他盯着周自珩的脸,把他和小号里那个小可爱一挂钩,觉得又可爱又好笑。于是忍不住站起来勾住周自珩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

    周自珩不由得笑起来,两手搭在他的腰上,“你怎么了,这么开心?”

    “没有。”夏习清压着嘴角,但嘴角还是疯狂上扬。

    “明明有。”周自珩低头咬了一下他的嘴唇,“说不说。”

    “真没有。”

    “快说。”

    “嗯……”夏习清眼睛转了一下,松开了自己的手,“自珩啊……”他为着措辞犹豫了好久,但还是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于是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淡定地舀了一勺牛肉塞进嘴里,轻描淡写地开口,“你自己去微博看一下吧,事先声明,跟我没关系。”

    是你自己非得拿小号转发抽奖的。

    周自珩不明所以地坐到了他的对面,拿出一只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打开了微博,条件反射地去看热搜排行榜。

    “卧槽……”

    夏习清发誓,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周自珩爆粗口。

    [今天八卦了吗:周自珩小号被网友扒出。大家来品一品,这是什么可可爱爱大男孩啊!理工男式吐槽,不想上学,超级真实了!]

    [一只直立行走的骆驼:好绝一男的。非粉,就是感觉这种男生好可爱啊,完全不是娱乐圈第一alpha的总攻人设啊。]

    [刀夭夭:天哪这个id名好戳我的萌点,周自珩是什么超绝可爱小天使啊!]

    [自习少女:你们从后往前翻他的微博,会收获一个【从一心只读物理书到日渐恋爱脑】的小可爱!今天的我也为绝美爱情而哭泣!!!]

    [有钱大可爱:【地球这个小渣男】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理科小天使才能说出的冷笑话啊,又可爱又苏这个男人简直绝了。]

    [萝北萝北:天哪我酸了,理科小男友的既视感,后面变得越来越恋爱脑简直甜哭我!]

    [眉中星月:他说习清哥哥怎么看都好看的时候真的太苏了,今天也是柠檬精了5555还有他的简介——我有一朵小玫瑰。说的是习清哥哥吗,天哪珩珩怎么这么甜呐。]

    [自习女孩绝不认输:我的妈呀怎么可以这么甜,一个逐渐真香的过程呜呜呜。周自珩真的很爱夏习清。]

    [结衣衣衣:不想上学无心工作,简直看到了我自己。可是我的床上没有一个又软又热乎的习清哥哥呜呜呜呜呜,酸了。]

    [昆仑君:看他的微博中间有一段消沉期,大概是求而不得的那段时间?还有楞次定律这个id好微妙啊,楞次定律不是指电磁学里面“来拒去留”的规律吗?结合一下他发的微博,大概是想说讨厌恋爱时候那种欲拒还迎的拉锯感?这样一想觉得他真的蛮喜欢夏习清的,还有他的头像,有没有可能是夏习清给他画的花,后来他把这朵花纹在手上了,只是猜测。]

    [按着自习的头让他们拜天地  回复 昆仑君:卧槽大佬!!呜呜呜周自珩真的好绝,谁会不爱上周自珩??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

    [珩珩超a:“物理使人丑陋”,“我不能靠脸吃饭”、“真香定理诚不欺我”哈哈哈哈哈哈周自珩怎么这么一本正经的沙雕啊,还好意思说“怎么会有外表和内心这么不符的人”,求求你看看你自己好吗?]

    [娱乐圈第一总攻  回复 珩珩超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求周自珩睁开眼睛看看自己。]

    [周太太是也回复 娱乐圈第一总攻:姐妹你应该改名字叫娱乐圈第一小可爱哈哈哈哈。]

    [自习上天了:关键是这个掉马的过程也很沙雕啊哈哈哈,大帅哥居然用小号转发自己男朋友的抽奖博,而且还他妈中奖了哈哈哈哈哈,藏得好好的小号就这么被自己男朋友给捅出来了哈哈哈哈哈,这个梗我能笑一年。]

    [搞自习我们就是姐妹:珩珩就是吃醋吧,他就是不想让习清哥哥的画落到别人手上!抽奖博转了几十条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习清哥哥我可以:你们去看他的点赞,全是点赞的和习清哥哥的cp博,还点赞了一条diss三清cp的微博,哈哈哈哈什么东亚醋王啊哈哈哈,让你吃醋啊,翻车了吧。]

    周自珩哐当一下把手机倒扣在桌子上。

    “完了完了……”

    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于一旦。

    谁能想到他的人设竟然是以这种离奇的方式崩塌的?这谁能想得到???

    夏习清憋笑憋得肚子疼,扶着桌子到周自珩的身边趴在他的肩膀上笑个不停,周自珩又气又尴尬,这下自己做的那些事儿被所有人知道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你还笑。”周自珩仰天叹了口气,悔得只想拿头砸墙,“你能不能不笑了。”

    “好好好,不笑不笑。”夏习清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地调整表情,手伸过去掰周自珩的脸,刚掰过来对着他,又忍不住噗地一下子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

    “对不起对不起。”夏习清捂着肚子向他道歉,眼泪都笑出来了,“你太可爱了,真的,你怎么这么可爱。”他重复着周自珩在小号里的话,“遇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人,我有那么可怕吗?嗯?”

    “你别说了。”周自珩根本不忍直视。夏习清凑到他跟前亲了他一口,“讨厌楞次定律的小天使,喜欢做我的共犯吗?”

    又来了。又是这种撩拨的语气。

    周自珩感觉自己回到了刚遇到夏习清的时候。

    “你怎么这么奶啊~”夏习清抱着他的脖子,笑个不停,“每天都不想上学,每天还是认认真真背着书包去上课了,不行,我要笑死了,你真的太可爱了。”说完他又开始笑起来。

    “你是觉得我幼稚吧……我有时候是很幼稚。”

    五岁的年龄差一直是周自珩的一个心结,他努力地抹平他们因为年纪而产生的各方面落差,努力地更成熟一些。但时间是客观的,不为意志而转移。

    夏习清捧着周自珩的脸,额头抵上他的额头,眼神温柔。

    “别人都说,永远不要陪着一个男孩子长大。浪费时间,浪费感情,为他人做嫁衣。”

    他的声音像是跌入香槟里的一枚冰块,落在了周自珩的心里。

    “他们骗人。”

    夏习清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睫毛轻轻地颤动,“十一岁那年在公园遇到你的时候,我就应该把你偷走。”

    “好后悔呀。”

    作者有话要说:  微博id来自我读者的微博id~

    解答一个很多人问的问题——作者是学什么的?

    其实我上一篇文说过了,我是学计算机哒,不是物理~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