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习清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 周自珩会在自己二十六岁生日的这一天将这幅画归还到他的手上。看着画框铭牌上自己的名字, 眼眶微微发涩。这幅画消失多年, 他几乎是抱着一种逃避的心理, 不去找,不去想, 好像只要当它不存在, 自己就从不曾在乎过所谓的亲情, 也就不曾受伤。

    但逃避终究是逃避,他无法否认,这幅画里融入了太多复杂到难以言说的感情,而这种感情里, 是包含爱的。周自珩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帮他找回来, 修复自己残缺的心。

    周自珩总是能够精准无比地找到他的软肋,然后用自己温暖的掌心将它护好, 也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一如既往的理想主义的付出。但他又不得不承认,每一次都命中红心。

    看着活动开始有序地进行,夏习清原本紧张的心也松弛了许多, 来宾中本来也有许多文艺界的媒体,对此次活动进行报道,夏习清也相应接受了采访。

    “请问您是如何走上艺术创作之路的呢?”

    这个问题问得不算有水平。夏习清冲着发问的女记者微笑,“耳濡目染。”

    “所以您的意思是,您的家族也是从事这个职业的?”

    “我想, 这个艺术馆的活动和我的家族关系不大吧。”夏习清开始怀疑起这个女记者的目的,他试着从中脱身,却发现又被另一部分媒体围住。

    “请问您是如何进入《跟踪》剧组的?”

    “有传闻说你是带资进组,请问《跟踪》剧组的投资方和您是什么关系可以说明一下嘛?”

    原来是冲着电影来的。夏习清早该想到,这部片子预告片释出之后的巨大反响迟早会让一部分人眼红,看来是觉得从周自珩和导演那儿找不到突破口,只能从自己这儿下手了。夏习清虽然不算是娱乐圈的人,但好歹被泼了这么几次脏水,已经很熟悉这个圈子的套路了。

    在助理的及时反映下,安保人员前来控场。

    “不好意思,请离开展厅。”

    “我们是受邀的媒体,你们怎么能随随便便就驱逐我们?”

    夏习清脸上维持着微笑,按住了身边安保人员的手臂,“没事的。”他朝着这些记者露出职业假笑,“各位只要不问与本次活动无关的事,当然不会被驱逐。反正我们这边也有视频记录,如果届时各位的报道和现场情况有出入,我们当然也会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说完他像是开玩笑一样补了一句,“我是多么锱铢必较的人,相信大家很清楚的。”

    看着那些记者脸上的表情开始难堪起来,夏习清一脸无辜地笑道,“不是要采访吗?我们是先聊一下el greco的阴暗的色彩?还是william turner笔下流动感的光?”

    打发走了那些无头苍蝇一般的娱乐记者,夏习清走到二楼倒了杯香槟灌下,冷静下来他又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刚才那些娱记口口声声拿《跟踪》的投资说事,难不成是竞争对手见投资方没有公开所以特意趁虚而入,安一个自己带资进组的名头?

    他倒是想直接带资进组,没给这个机会啊。

    试着拨了拨蒋茵的电话,占线中,夏习清想了想,原本想拨通周自珩的电话但最后还是放弃了,之前就说在拍香水广告,现在应该还没结束。

    为了了解情况,夏习清上网看了一下,热搜榜上暂时倒是没有出现有关《跟踪》投资的热搜,但点击有关《跟踪》的热搜,里面已经有一些营销号开始扒投资方了。之前周自璟投资的时候是以收购的一个传媒子公司的名义进行的,并且签署了保密协议,所以网友们看不到投资这一部分的公开。

    几个营销号的微博底下也有发言类似的评论,一波是说这种半匿名投资有猫腻,另一波则是把矛头直指夏习清本人。

    [吃瓜群众1号:怎么有夏习清就有瓜?夏习清真是“宝藏男孩”啊。]

    [为你等待333:我就觉得这种事背后都跟带资进组有关,夏习清一个学画画的如今也能来演戏了,那些科班出身却没戏可演的演员呢,真是讽刺啊。]

    这样的言论比比皆是,带节奏的目的再明显不过。可令夏习清意外的是,这一次片方的反应快得惊人,他才刷新了一下首页,就刷到了电影官方微博发出的澄清。

    [电影跟踪官方微博:近日网络上对于《跟踪》投资的相关揣测均为不实言乱,以下是投资协议书。造谣行为我们必将追究。]

    这份投资协议书中将重要的部分都已经打码,但保留了金额8500万,以及投资方兴烨传媒的全名。除了这一份之外,还包含导演本人以及制片人蒋茵的投资协议书。

    公开投资方是为了堵上那些声称“黑水投资”的谣言,但说实话,并不能证明夏习清的清白。他心里再清楚不过,这些营销号完全可以将自己的名字跟这些投资方中的任何一个挂上钩,无论是占大头的兴烨以及其背后的周自璟,还是导演,甚至是蒋茵,都可以成为他的金主。这才是最棘手的。

    蒋茵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夏习清很快接了,对方听起来冷静,但似乎也正在找办法。

    “习清,你那边应该已经有记者骚扰了吧。”

    “嗯。刚刚来了一批,被我赶走了,查出来是什么人在背后捅刀了吗?”

    蒋茵言语带气,“跟踪延期上映之后,和一部大投资的片子撞档了,对方也是双男主,但是话题度追不上,所以就想着在上映前搞坏名声,让大家不去看。”

    就知道。夏习清拿着手机,站在二楼角落的一个窗子前沉思。

    没办法了,尽管夏习清一直以来都不想这样做。

    “要不然这样吧茵姐,你手底下应该还有一些营销号?假装扒我的出身,我到时候把资料给你,都是扒不出来的。”夏习清的口气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摊开来让大家看看,看谁能包养我。”

    一年到头就过一次生日,还得为了电影自爆家世。自爆玩家这个梗算是一辈子都摘不开了。

    三个小时后,网络上疯狂转发一个视频,是国内雕塑泰斗习鹤微的葬礼,而站在最前面给习老爷子抬棺的那个正是每天处在风口浪尖的流量画家夏习清。

    [八卦来访:有网友扒出了雕塑泰斗习老爷子的葬礼,这个抬棺的小哥哥不就是夏习清吗?另外还有人在网上找到了寰亚国际的股份持有(真假待证),寰亚的老板是夏昀凯,再细想一下夏习清的名字,卧槽了这种身家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吧……]

    [我喜欢的人是个小画家:我这个id名该改了【跪下】习清生日快乐!]

    [路过的小仙女:所以夏习清是寰亚太子爷?母家还是艺术泰斗后代,卧槽他为什么不喜欢女人!]

    [12345上山打老虎:……之前说包养的都是无脑黑吧。寰亚啊,求包养都来不及。]

    [预警:我现在怀疑夏习清是真的带资进组哈哈哈,带自己的资。]

    [我儿子最可爱了:不是的,寰亚没有投资这个电影,最大资方是兴烨,你们去查一查兴烨前年被谁收购之后会回来谢我的。]

    [推的就是你的高塔 回复 我儿子最可爱了:卧槽我刚刚去查了,是景明!景明的大股东不是那谁的哥哥吗?我靠真正带资的不是男二,是男一啊。]

    [我儿子最可爱了回复 推的就是你的高塔:男一不可说,他的背景不是尔等可以议论的,闭麦闭麦。]

    [自习女孩可爱:习清生日快乐!卧槽我是饭了对怎样的神仙cp??【ps隐约嗅到了自爆的气息……]

    [夏习清1221生日快乐:自爆的等等我!习清:你们再造谣我就爆了!]

    现在全民吃瓜的方向又变成扒夏习清身家了,各种段子满天飞,甚至有一大堆无1无靠的姐妹开始在微博大喊夏习清老公,几乎占领了他的微博,弄得夏习清哭笑不得。

    再刷新的时候,夏习清看到了周自珩的一条微博。

    [演员周自珩:for you.]

    这条微博有两张配图,每张里面都握着一瓶香水。瓶身都是非常简约的棱柱型设计,第一瓶中的香水液体是深邃的黑色,掺杂着少许蓝色流沙,让人第一眼就想到了浩渺宇宙和其中闪烁却微小的星尘。

    另一瓶的液体是透明的,同样内含流沙,但却是浓郁的深红色,瓶内的设计很是特殊,将流沙固定在瓶子中央,里头还暗藏一朵很小的永生红玫瑰。

    夏习清几乎是第一时间认出握住香水瓶的手是周自珩的,不仅仅是对他的熟悉,更是半透明的瓶身后透出的,无名指内侧小小的玫瑰纹身。

    转发里是这次合作的高奢品牌官博。

    [这两款香水将作为我们的圣诞节限量款进行全球发售,演员周自珩全程参与调香和概念设计。玫瑰混合粉红胡椒的主香调,辅以白麝香纯净的欲感,呈现出星空与玫瑰极致的浪漫。香水名将会在今晚23点59分公布。]

    这一波宣传做的,真是尽心尽力了。

    正吐槽着广告大使,就收到了对方的微信。

    [renaissance:结束了吗?我在你家等你。]

    对于所谓的生日惊喜,夏习清事实上并没有太多的期待,因为之前那一幅画对他来说意义已经足够重大了。但看到周自珩的消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渴望。想早点回去,想见到他,想和他一起庆祝自己降临人世的这一天。

    降临人世没什么可庆祝的,值得庆祝的是他幸好来到这人间一趟,才没有错过周自珩。

    从艺术馆离开的时候,许多粉丝看见他要走,终于忍不住小声地喊了他的名字,夏习清一面整理大衣一面往外走,笑着和她们说再见。

    “习清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其中一个女孩子拿着手里的花问道,“习清哥哥,你为什么买粉玫瑰啊?”

    夏习清转过身子面朝她们,倒退着走了两步,笑容温柔,“粉玫瑰是少女最好的饰品。”

    从公寓的电梯出来,夏习清径直走到自己家门口。可打开家门的一瞬间,他不禁有些疑惑,里面漆黑一片,一盏灯都没有留。

    这不像是周自珩的作风,如果他在家一定会给自己留着玄关的灯,或者干脆每盏灯都亮着。

    难不成是还没回?

    尽管他现在已经敢回忆过去,但对于黑暗的恐惧几乎成了生理反应。夏习清伸出手,摸索着门口客厅灯的开关,啪的一声按下去。

    奇怪,这个开关的触感和以前怎么不太一样……

    来不及去仔细查看,甚至来不及发现客厅的灯根本没有打开,夏习清就这么愣在了原地。

    客厅空荡荡的那一片冰冷黑暗,忽然间被揉进无数个微小的耀眼星尘,漂浮在广袤的宇宙。这一刻好安静,静得如同真空,可他又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以不断加快的频率跳动着,直达耳膜,仿佛静谧宇宙中孤独发射的无线电频率。

    靠近一步,夏习清试着叫出他的名字,像是隔着光年以外的一次传送。

    “自珩?”

    开口的这一瞬间,眼前沉静星海的中央忽然爆发出一个极亮的光点,像是昭示着一个年轻恒星的降临,黑暗中幻色的恒星风将一切扭曲压缩,视野中那些漂浮的美丽光点湮没又重生,逐渐聚拢成一团红色星云,缓缓展开。

    像极了一朵绽放的玫瑰。

    他无法描述眼前的一切,这种极大的震撼似乎来源于渺小人类对于无垠星空原始的敬畏和憧憬。

    周自珩终于出现在这朵玫瑰星云的另一端,脸上是温柔沉静的微笑,手里握着一个小小的控制器。

    “曾经有人问过我,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美好的事物,如果让你挑选一个送给最珍贵的人,你会选择什么?”他露出稍稍有些为难的神色,“在遇见你之前,我觉得世界上最宏观的美好就是宇宙,从本质上来说,我们和这些星尘没有差别,我们都是恒星的孩子,也是宇宙的孩子。”

    他低头笑了笑,“但是遇到你之后,我发现,一朵沾染泥土的玫瑰也是美好的。微观之美,同样震慑人心。”

    他温柔的视线穿梭整个星云,抵达夏习清那双盛满星光的双眼。

    “当我终于等到这一天的时候,我开始纠结了,因为无论是宇宙还是玫瑰,我都想给你。所以,”他伸出手,“请允许我向你介绍,这是ngc2237号星云。或者我们可以叫她,玫瑰星云。”周自珩的脚步踏过星尘,穿过瑰丽星团,走到了夏习清的面前,拥抱住他。

    “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拍到它。”周自珩拿出一张照片,放在夏习清的手上,“然后我又找知许一起建模,做全息,才有了现在你看到的。”他笑着吻了吻夏习清的额头,声音比宇宙还要温柔。

    “生日快乐。谢谢你来到我身边。”

    夏习清终于明白,周自珩带着一大堆天文摄影设备,躲在天台是为了什么。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可以将亿万光年之外的星云真正复现在他面前,让他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去感受这庄重又浪漫的一切。

    他也终于明白周自珩亲手设计的两款香水,究竟代表了什么。黑色流沙与永生玫瑰的合二为一,就是眼前的一切了。

    他捏着相片,抬眼看向周自珩,背后是一片深红色的瑰丽星云。

    想说话,想表达,可他可以传送出去的信号已经被全部掠夺,揉进咫尺之遥的另一个心跳中。

    这朵世间最美好的玫瑰,星尘为泥,银河滋养。永远不会枯萎,永远在沉静宇宙中盛放。

    “这是我要给你的,宇宙级别的浪漫。”

    作者有话要说:  微博上传了ngc2237号星云,一定要看,感受一下宇宙中的小玫瑰~

    还有生日(ao3)礼物,十一点以前发。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