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来得突然, 一场卷着寒气的大风侵袭北京城, 空气里都浸着冷冷的味道。夏习清正在装裱一副新画, 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夏习清戴上了耳机, 手里还摁着画框的边缘,“谁?”

    “哥哥!”夏修泽的声音还在变声期, 脆脆的又带着一些哑, 一听就知道平时没保护好嗓子, 乱吼乱叫把嗓子作哑了。

    “有屁快放。”夏习清推了推眼镜,将画布绷紧,“你哥我忙着呢。”

    夏修泽一听,立刻开口解释, “我这次是真的有事要跟你说的,这周日夏知许他爷爷过九十大寿, 请我们一起去呢。”

    夏习清翻了个白眼,“都跟你说多少遍了别直呼人姓名, 小心挨打。”他想了想,又道,“大伯父生日……都有谁去啊?”

    “嗯……我们家就咱俩,爸不去, 他说小辈去庆祝一下就可以了。”

    “那行。”一听说夏昀凯不去,夏知许也就同意了,“我跟夏知许说一下,到时候你就从家走吧,让司机送你。”

    电话里的夏修泽吵嚷着就是不愿意, 工作室的门敞着,夏习清忽然听见外面有声音,放下画探出头去望了一眼,却被一只手一下子捏住了下巴,速度快得他都没反应过来。

    周自珩低头亲了他一口,然后将他搂在怀里。

    “哎你吓我一跳。”

    “怎么了哥哥?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夏习清皱着眉抬眼看向周自珩,周自珩低头吻了吻他的鼻尖,在他耳边小声询问和谁打电话。巧的是那话那头的夏修泽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没谁。”夏习清掐着周自珩的手腕坏笑了一下,对着耳机上的麦克风大言不惭道,“你嫂子。”

    “什么!??”

    周自珩拧了一把他的脸颊,“你说什么?”

    夏习清仰着脸,笑得肆无忌惮,“怎么?不想当是吧,那算了我找别人。”

    “你敢。”周自珩一把拽了他的耳机,“弟弟,嫂子我现在要干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挂了吧。”说完掐了电话,把夏习清摁在了墙上。

    说好不在工作室胡搞,最后还是破了功,夏习清觉得自己特没原则,尤其是碰上周自珩之后。他像只被抽了骨头的软绵绵的蛇,仰头窝在工作室角落的懒人沙发上,身上盖着周自珩的羊绒大衣,眼睛懒懒地盯着被他颐指气使清理“犯罪”现场的周自珩。

    “想抽烟。”

    “不行。”周自珩整理好刚才被弄得像是台风过境的工作台台面,走到夏习清的身边,伸着两条长腿跟他一起瘫在懒人沙发上,往自己的大衣里钻,伸手把夏习清捞到他的怀里,从毛衣里伸进去,摸到他的后背都是汗。

    “别着凉了。”

    “不至于。”夏习清把头往周自珩的脖子那儿缩,像是困了,打了一个小哈欠。

    周自珩的手在他的肩头轻轻地拍着,哄孩子似的。刚才回家之前他也接到了自己家哥哥的电话,说魏旻的案子基本已经定下来了,虽说那个笔记本摄像头录下来的视频不能作为有效的合法证据在法庭上使用,但基本也让他们为后续的侦查提供了信息,成为定罪的关键。

    可那个视频是谁给夏习清的,这一点周自珩一直不太明白。

    夏习清只提过一嘴,说是个学it的朋友,想必也是保护他的意思,周自珩也就没再过问,只是觉得夏习清身边厉害的朋友可真不少。

    身边的人已经贴着他的脖子沉沉睡去,像极了冬日里贴近热源的小动物。周自珩轻手轻脚地松开怀抱,手臂穿过他的脖子和膝盖窝将他从懒人沙发上抱起来,抱回了卧室。

    周日来得很快,夏习清开了车带着之前买好的礼物去了贺寿的酒店包间,虽说是九十大寿,但实际到场的亲戚也不算多,刚推开包间门夏习清就看到了坐在寿星公旁边的夏知许,对方正给爷爷斟茶,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冲他挑眉的夏习清。

    “大伯,祝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啊。”夏习清把带来的带来的礼物放到一边,端了杯茶恭恭敬敬地对着老人敬茶。

    “这不是老幺家里的嘛,快坐下坐下。”

    陆陆续续地来了不少人,论辈分夏习清应该和夏知许分开两边坐,但和夏习清夏修泽同辈的都是些四五十岁的,两个人坐在中间怪尴尬,也就顺理成章地挨着夏知许坐了。一顿饭从晚上七点吃到快十点。夏修泽周一还有课,没办法只能被自家司机接回去。

    夏习清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是微信消息。

    [renaissance: 我今天晚上有一个杂志得拍,可能要熬到后半夜,你晚上早点睡。]

    夏习清正想着要不要知会周自珩一声,告诉他自己也在外面吃饭,正巧坐在旁边的夏知许将头偏了过来,“哎,咱们撤吧。”

    “行吗?”夏习清瞟了他一眼,压低声音,“你爷爷的生日啊。”

    “没事儿,我爸在这儿呢。”夏知许咳了一声,“我想早点回去,我不回去他不睡觉的。”

    “啧啧啧。”夏习清当然知道夏知许说的“他”是谁,“你们俩腻歪死我得了。”不过既然夏知许不想呆了,正好他也想遁,“那老主意。”

    夏知许在桌子底下比了个ok的手势。

    两人这么一对接,夏习清直接将手机收起来,一杯接着一杯地给那些亲戚朋友们敬酒,灌了一杯又一杯,十五分钟过去,他整个人都趴倒在桌子上,嘴里还嚷嚷着,“那、那什么,大表哥我敬你一杯啊……”

    “哈哈哈习清是不是醉了。”

    “这孩子就这样,敬酒没个完。”

    夏知许默默地抿了一口红茶,露出一副忽然想起来什么重要事件的表情,“对了,他是开车来的。”

    “那这……找个代驾吧。”

    “他都醉成这样了,代驾也不是很方便。”夏知许从他兜里摸出车钥匙,“我送他回去吧,正好我住的地方也离他不远。”他看了自家爸爸一眼,对方似乎也被骗过了,点了点头,“好好照顾你小叔叔。”

    夏知许抽了抽嘴角,“哎,知道了。”

    就这么架着装死的夏习清一路走到楼下。

    “行了你,别装了。”

    “得嘞。”夏习清站定了,拍了拍自己的脸,“幸好你叔叔我酒量大。”

    “少占人便宜。”夏知许两手揣兜,“你喝了酒不能上路,我开车,把你送回去。”

    外面的风吹得人脸上生疼,夏习清把脸往围巾里头缩了缩。伸手捏了一下夏知许的脸,“真是我的乖侄子。”

    “滚蛋。”夏知许掰开他的手,两个人并肩走到了停车的地方,夏知许上了车载着坐在副驾驶上的夏习清一起,原本直奔夏习清公寓,可半途上夏习清又收到了周自珩的消息。

    [renaissance: 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宝贝,这边一直完不了事估计要通宵,我明天一早还要去公司签一个品牌合同。你睡吧别等我。]

    夏习清瘪了瘪嘴,回了个ok的表情。夏知许见他表情闷闷不乐,手机屏幕解了又锁,忍不住开口嘲笑,“怎么,那傻哥们儿终于看清你的真面目要甩了你?”

    “你说谁傻呢。”

    夏知许吓了一跳,难得自己损他的时候他怼回来不是为了自己,“哟,这么喜欢他啊。我可真是开眼界了,你也有认真的时候。”

    夏习清没说话,闷了半天才终于开口,“烦死了回去又是一个人睡。”他转过头,“我今晚要去你们家,我要喝琛琛做的醒酒茶。”

    照往常夏知许一定很快就否了,可这回看在夏习清帮他酒遁的份上他也就勉为其难答应了,“早上九点之前就给我回去。”

    “可以。对了,中午去我家吃饭,前两天有人送了我一条蓝鳍金枪,我不会做,明儿让琛琛给我做。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我家那边。”

    夏习清答应得痛痛快快,心里早就想盘算好了,既然他不能跟周自珩甜甜蜜蜜,也坚决不让别人在自己面前亲亲热热。

    正好第二天周自珩也该回来了,一起吃饭,正式介绍一下。

    第二天上午,周自珩又累又困地回到公司,歪倒在沙发上补觉,小罗给他倒了杯咖啡,又去买了份早餐,这才把他叫醒,“自珩,起来收拾一下,一会儿就得签合同了。”

    周自珩揉着眼睛从沙发上起来,随便吃了点东西垫了一下。公司的造型师赶过来给他做造型,他就这么闭着眼睛,想着等吹完头发给夏习清打个电话。

    “哎自珩,你跟习清关系是不是挺好的?”造型师小姐姐喷了点定型喷雾。周自珩睁开眼睛,有些疑惑地望着镜子里的造型师,“怎么了?”

    “没有,我刚刚在路上的时候吃瓜来着,”造型师小姐姐笑嘻嘻地看着他,“就想从你这儿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质量比较好的真瓜。”

    瓜?周自珩皱起眉头,摸出了手机,“又有什么八卦?”

    造型师拨弄着周自珩的头发,“哦,没什么,就有狗仔拍到了夏习清的男友,不对,疑似男友。长得挺帅,比圈儿里好多男明星都帅呢。”她叹了口气,“唉,现在我们女人真不容易,不光得跟女人抢男人,还得跟男人抢。”

    周自珩登时就愣住了。

    男友???

    搞错没有,夏习清的正牌男友现在就坐在这儿让你做造型呢!

    他一脸错乱地打开微博,果然看到流量画家夏习清又一次上了热搜——[夏习清在男子家亲密过夜],光是看到这个标题,周自珩的火就蹭得一下子起来了,太阳穴一突一突地跳。

    原本他还在自我安慰,想着说不定就和上次一样,又是被谁陷害根本子虚乌有,谁知一点进去热搜,周自珩就看到了切切实实的九宫图。

    第一张图里,穿着黑色大衣的夏习清身边站着一个穿着驼色大衣的高个子男人,两个人似乎还有说有笑,表情很是开心的样子,第二张图更是亲密,夏习清直接伸手去捏身边男人的脸了。

    周自珩现在就觉得自己的脑神经一根一根地被炸开。

    [八卦狗仔小二爷:十二月第一瓜又是属于顶级流量画家的?夏习清和身边这位帅哥在晚上十点的时候从一家大饭店出来,两人有说有笑十分亲昵,夏习清甚至伸手去捏对方的脸,样子十分宠溺,随后帅哥开了夏习清的车,两人前往一豪华小区,早上八点四十分夏习清才开车离开。出柜风波之后夏习清隐身半月,现在一出来就是跟帅哥约会,这是公开恋情的节奏?自习女孩的心都要碎了吧。]

    [小猫喵喵叫:……我靠,夏习清是瓜田吗?]

    [isagril:不是,夏习清又不是明星,狗仔干嘛老盯着人家不放啊,万一就是朋友呢,又没拍到接吻牵手什么的就说人家谈恋爱,就这样的恋爱我能谈一打。]

    [自习女孩绝不认输:拒绝造谣!拒绝传料!]

    [稳住我们能赢:粉丝控评真是快,就路人角度来看,这两人还蛮搭的,这个驼色大衣的小哥哥长得好帅,不过有真情侣还炒cp就有点不地道了。]

    [34不是43:十分钟内我要知道驼色大衣小哥哥的全部资料!]

    看着微博文字,再看看下面的评论,周自珩的拳头都握起来了,但他还是极力地压着火,连造型师都看出来了,弱弱地开口问道,“那个……自珩啊,造型做好了,你可以去休息室了。”

    周自珩深吸了一口气,“谢谢你,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打个电话。”

    造型师战战兢兢地出了门,到头来瓜没吃上,好像还把周自珩给得罪了,这个走向实在是太诡异了,她怎么也想不通。

    门一关上,周自珩立刻拨了夏习清的电话,可对方却是关机状态,这让他更生气了,难道他不知道他已经上热搜了吗?

    心不在焉地完成了工作,周自珩火急火燎地回家,准备找夏习清理论。电梯里他又给夏习清打了通电话,终于接通了。

    “怎么了宝贝?”夏习清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自珩握着手机,声音低沉,“你在哪儿?”

    “在家啊。”

    “那你给我开门。”

    “哦,等会儿。”

    大门一下子打开,穿着拖鞋的夏习清靠在门边,“回来啦。”周自珩鞋都没换直接走进去,正巧撞见两手拿着一条巨大无比的金枪鱼从厨房走到客厅的夏知许,“不是,这鱼也太……”

    三个人,一条鱼,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其实只有周自珩一个人觉得尴尬,不光尴尬,还气。

    “这又是你的哪个小情人?”周自珩指着拿着鱼的夏知许,眼睛都要冒火,“挺真爱的啊都往自己家里带了,被拍到了你不知道吗?你不是说你跟我在一起之后再也没跟别人鬼混了吗?现在这算什么?”

    叭叭叭一通发作之后,谁也不说话。

    夏知许的脸色极为难看,跟吃了苍蝇一样,手里还拿着条巨型大鱼,回厨房也不是留客厅也不是。

    夏习清瞥了脸色更差的周自珩一眼,从门口走回到客厅,半个身子搭在夏知许的身上,“是啊,这是我的新欢,帅不帅?”

    周自珩的牙都要咬碎了,他知道夏习清以前的风流做派,可现在他们都在一起了,虽然是试用期,可夏习清分明是喜欢他的,他以为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谁知道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还一反常态地带回了家,周自珩怎么能不气。

    “现在好,全世界都知道我被绿了。”周自珩胸口一起一伏的,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头顶草原。

    这样子在夏习清眼里实在是太好笑了,又好笑又可爱,他憋着笑故意逗他,“谁说的,又没人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只有你自己觉得你被绿了。

    夏知许知道自己又被夏习清拿来利用了,完全把他当做调戏自己小男友的工具。想到这里,他相当不悦地将自己的手从夏习清的胳膊里抽出来,也不说话。这一动作被周自珩看见,幼稚无比地嘲讽道,“看来你的小情人不怎么喜欢你啊。”

    夏习清挑了挑眉,脸上仍旧保持微笑,“你忘了吗,我这人就喜欢不喜欢我的。”

    周自珩的手紧紧地握拳,极力地维持着最后的理智。

    三个人尴尬地站着,就在气氛极度紧张的时候,楼上里面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习清,我找不到你说的那件外套,你给我挑件吧,我衣服都脱了……”

    夏知许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一样,一下子转过头,快步朝楼上走去。

    周自珩更气了,上来就把夏习清摁到在沙发上,“你居然给我搞3p?”

    这人的脑洞是有多大啊?

    气糊涂了吧这小家伙,连许其琛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被摁倒在沙发上的夏习清笑出了声,勾起的嘴角弧度暧昧,他细长的手指攀上周自珩的下巴,又一点点下移,蹭着周自珩因情绪不定上下滚动的喉结,眼神里满是挑逗的意味,声音特意放软,像是挑衅,又像是撒娇,“这么气啊……别气嘛。”

    “一起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  renaissance:文艺复兴

    微博名场面,故意吃醋的仇终于报了~

    周自珩即将找到他此生(在追妻火葬场方面)的知音——夏知许同学。

    两攻相互卖惨记即将开始。

    理不清人物关系的可以去专栏看一下上篇文~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