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好了吗?我们换侧面特写, 从江桐绕过去到高坤这边。”昆城的声音打断了夏习清的愣神, 他迅速整理表情, 走到刚才江桐坐下之前的位置。

    “注意一下手持镜头的摇晃感, 别太过,但是要表现情绪波动。”昆导对摄影交代了许多, 坐到了监视器的前面, “开始后江桐坐下来, 高坤说别靠我太近。明白了吗?”

    “嗯。”夏习清半转过身子低着头,手心冒汗,心脏疯狂地撞击着胸膛,完全没办法回到江桐的情绪中。

    “action!”

    江桐转过身迟钝地弯下腰, 准备挨着高坤坐下。高坤却忽然开口,“别靠我太近。”

    这一句话吓得江桐愣了一愣, 眼神疑惑,但还是挪开了一些坐下。

    远一点更好。

    江桐坐在马路边上, 身后的梧桐树上贮存着夏日特供的悠长蝉鸣,一声连着一声,和愈来愈快的心跳发生了某种强烈地共振。他侧过头去看高坤,这个人像是某种野蛮生长的植物, 或者是动物,总之是他没有见过的那种。

    锋利的眉眼,温柔的内心。

    “你在看什么?”

    “看你……”

    夏习清忽然醒悟,自己刚刚混淆了。这样的对话只会发生在夏习清和周自珩的身上,不会发生在江桐和高坤的身上。

    “对不起。”夏习清抬手想扶住额头, 但又很快放下来,匆忙站起来跟工作人员道歉,“重来一次吧,我刚刚忘词了。”

    尽管他这么说,可周自珩却看得分明。刚才那一段高坤说完之后江桐是没有词的。他的眼睛望着明显有些沮丧的夏习清,心里产生了一种臆想。

    昆城在那头道,“没事,我们再来一条,还是从那个地方开始。”

    就在夏习清准备复位的时候,周自珩又开口。

    “对不起,刚才是我说太多了,影响你状态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夏习清忽然就慌了,仿佛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被人生生扒开外衣,马上就要揭晓一样,他不经思索便开了口,“没有。跟你没关系。”

    话说得太快,倒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覆水难收,反正都说到这份上了,夏习清干脆说得更过分些。

    “我都不记得你刚刚说什么了。”

    紧紧地包住自己的壳,无论如何也不能出来。

    他第一次这么害怕。

    “action!”

    “你在看什么?”

    听见高坤的话,江桐撇过头,没有任何回应。事实上,他很想狠狠地质问面前的这个人,问他那天晚上为什么要跟踪他,为什么想杀他。如果他可以顺顺。利利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他一定会质问。

    可他没办法。

    想到这里,江桐只想安静离开,上次这个人也没有真的杀自己,这一次救了他,算是相抵,以后再也别遇到就好。又撇过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眉骨伤口的血仍旧没有完全凝固,血已经淌到了脸颊。除此之外,他的指关节也磨破了皮,嘴唇破开,下颌骨青紫一片。

    江桐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两手扯了一下自己身上这件又旧又大的工作服,最后还是解了扣子,露出里头那件洗得发灰的黑色短袖。里头这件衣服他已经穿了两年,侧面的接缝处都开了线。江桐用手抓住接缝,费了好大的劲扯开。

    听到布料崩裂的声音,高坤转过头看他,发现江桐把自己里面那件t恤下摆扯烂,使劲儿使得脸都皱到一起,这才扯下来一条长长的黑色布条。

    舒了口气,江桐凑过来,一只手拿着布条,另一只手准备去抓高坤受伤的右手,还没碰上,就被高坤躲开,他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一下子站起来退了两步,情绪激动,“别碰我。”

    江桐愣了两秒,仰头看了高坤一眼,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他眨了眨两下眼睛一句话也没有说,收回了自己的手,把从自己衣服上扯下来的黑色布条塞回到口袋里,低下头飞快地扣好自己工作服的扣子。

    一只手的手掌撑着地面,江桐勉强地站了起来,尽管他的肚子还是很疼,脚也很痛,但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高坤看着他的反应,注视着他一系列的举动,心里竟然有点不舒服,像是小时候在田里玩耍时不小心踩到一直小蜗牛那种感觉。

    他咬了咬后槽牙,“哎。”

    江桐的肩膀又缩了一下,可这一次他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是一瘸一拐加快了步伐。

    血糊住了睫毛,高坤抬起手用手背擦了一下,皱着眉眼神厌恶地看着手背上那团血污,又看向前面那个固执的男孩儿,抬脚快速赶了两步,“你走这么快脚肯定废掉。”

    江桐怎么会不知道,他的脚疼得要命,可他现在这个样子再怎么努力也甩不开身后的人。

    他每走一步,口袋里黑色布条的尾端就随着他踉跄的步伐晃动几下。高坤一伸手,抽下了那个布条,飞快地在自己的手掌上缠了好几下,裹住了正在流血的指关节。

    “我让你别走了。”

    没有反应。

    “站住!”

    江桐终于停下,听觉上的障碍让他在感知这个世界的时候只能借助塞在耳朵里的助听器,它们旧得发黄,时不时都会发出嘈杂刺耳的声音。从十岁的时候第一次戴上,从寂静无声的世界被解救出来,江桐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嘈杂。

    可身后这个人的声音太过清晰,好像没有借助这个小小的仪器,而是通过另外的媒介,笔直地钻进心里。清晰到令人恐惧。

    “我有病。”对方若无其事地走到自己的身侧,“会传染的那种。”

    江桐抬头望着他,耳朵里嵌着的助听器有些松动,他往里塞了塞,站定了脚步,“什……么……病……”他说话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吃力,认真得就像刚学会说话的小孩。

    那个染着一头红发的男孩垂下头,没有说话,江桐也没说话,有些局促地站在他的面前。

    镜头晃动,就像一个人挣扎不已的内心。高坤的眉头狠狠地皱着,手指攥紧又松开,喉结上上下下,如鲠在喉。

    倘若把沉默拆开来看,一定是无数次看不见的挣扎。无论是怎样的沉默。

    “那天晚上把你吓坏了吧。”他终于开口,却仍旧低着头,用脚踢开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我当时疯了,觉得自己活不长了,不想就这么一个人孤零零的病死,烂在哪儿了都没人知道。我这辈子太他妈操蛋了,凭什么偏偏是我,我没做错什么,我凭什么,我只是想赚钱!而且我真的没办法……”

    他说了好大一堆,语速也快,又带着很重的情绪,江桐听清了一部分,剩下的全靠猜。但他听见他不想一个人死。

    自己也不想。

    忽然抓住的一个共同点让江桐放下了戒备心,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莫名其妙,上一秒还怕得要死,现在有忽然不怕了。他咬了咬下嘴唇,试着开口,“那、那……你……现、现在……还……想……”

    “现在不了。我当时就他妈是脑子抽风,其实我看到你之后就不想杀……”他的话没说完,像是在犹豫措辞,可最后想了很久也没继续,而是抬头冲江桐扬了一下还淤青的下巴,“我叫高坤,你叫什么名字?”

    突如其来的发问让江桐措手不及,“江……江……”

    “江什么?”

    高坤的追问让天生说不清楚话的江桐更慌了,一时紧张弄得什么都说不出,舌尖死死抵在齿背,想努力地发出那个“桐”字,可却好像梗住一样,怎么都发不出来,急得脸都通红。

    “哎哎,你着什么急啊。别咬着舌头。”想伸手拍一下他,可一伸手就看见自己手上的血,高坤皱起眉,伸出脚碰了碰他的脚尖。

    江桐一下子抬起头。

    “怎么?想起来你名字了?”高坤挑了一下眉,却不小心扯到自己眉骨的伤口,又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操,真他妈疼。”

    “桐……”

    “捅?”

    他的发音不太准,听得高坤一头雾水,“江统?”江桐摇摇头,伸手在空中比划了两下,对着空气写了半天他的桐字,可高坤还是不明白,他把手伸到高坤的手边,情急之下准备在他的手掌上写,又一次被高坤躲开。

    江桐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暗淡,马路上的车子呼啸而过,汽车鸣笛声尖锐而突兀,惊起茂密枝叶中藏匿的鸟,扑腾着翅膀钻出来遥不可及的天际飞去。

    它的鲁莽和惊慌携走了一片巴掌似的绿叶,如同惊羽一枚,随风悠悠地落下来,打着转儿落到了江桐和高坤之间。

    江桐伸手一抓,细长的手捉住了那片梧桐叶,夕阳照透了它的脉络,就好像照透了江桐白皙手背下的毛细血管一样。

    他脸上一瞬间染上欣喜的神色,举着那片叶子在高坤的面前摇晃。

    “晃什么啊晃。”高坤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向他,“不就是片梧桐叶子。”

    梧桐?高坤的眼神闪动一下,“你叫江桐?”

    江桐立刻点点头,一副开心的模样。越接近夜晚,晚霞的色彩越沉越浓,给江桐那张过分苍白的面孔添上几分血色,像是超市里进口冰鲜货架上摆着的漂亮水果。

    “江桐……还行,凑合听。”高坤也说不出什么有文化的话来,咳嗽两声从他手里夺过那片叶子,拿在手指尖转着,“考考你,我叫什么?”

    “高……坤……”神奇的是,比起自己的名字,高坤这两个字他倒是发得标准得多,说完了脸上还露出一副等待表扬的表情。高坤停了转叶子的手指,看了看叶面,挺干净。

    他用叶子轻轻碰了一下江桐的头,“行啊,挺厉害。”

    “cut!”

    终于赶在夕阳西沉之前结束了这一段的拍摄,中途好几次切换镜头,好在两个演员的戏都连上了,效率才没有被拉下来。拍完了,周自珩和夏习清都跑到监视器那儿去看,和周自珩这种经验丰富的老手不一样,夏习清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尽管他平常都是漫不经心的懒散模样,一旦做起一件事,好胜要强的心比谁都重。

    “高坤刚刚加的那个脚的动作不错。”昆城习惯在片场也叫角色名,他指了指屏幕,“和后头用叶子碰正好照应上了。”他抬起头去看周自珩,“挺不错啊,你们有什么临场发挥都可以来,只要不影响进度,我是绝对鼓励的,别把戏演得死死的,没意思。演人不演戏。”

    昆城说了这么一大堆,夏习清心不在焉,没太听进去,刚才拍戏周自珩脚尖伸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吓了他一跳,差一点ng。

    “江桐也很不错,眼神的表现力很有天赋。”

    夏习清回过神,对着昆导笑了一下。

    “先去吃点东西,”昆城看了一下手表,“八点半的时候我们专场去拍夜场,高坤和江桐吃完饭立刻去换造型。”

    周自珩见夏习清有些恍惚,等导演一走,他就拉住了夏习清的胳膊,“怎么了?累了?”

    “没。”夏习清抹了把脸,“有一点累。”两个人跟着剧组的大部分离开,周自珩前脚上了自己的保姆车,小罗正把他的晚饭拿出来,一回头发现夏习清人不见了。

    “欸?他人呢?”

    小罗啧了两声,“你忘啦?蒋茵姐给他配了保姆车和助理啊,又不是坐咱们的车。”他把筷子塞到周自珩手里,“快吃吧,早上六点熬到现在,你还真不觉得累啊。”

    以往拍戏的时候,一喊cut周自珩就变得沉默寡言,演戏的过程中消耗了太多的情绪,让他在回归自己时变得倦怠,可有夏习清在的时候就不同,对于变回周自珩,他迫不及待。

    筷子加了一根青菜塞进嘴里,实在是食之无味,周自珩低头扒了口饭,小罗看着问道,“是不是空调不够凉?热得吃不下饭吧。”他又调低了几度,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看了一下,“怎么这么热闹?”

    隔着遮光玻璃看不清,小罗·干脆拉开了车门,脑袋探出去瞄了一眼,“哎,笑笑你们干嘛呢,有冰棍儿?哎哎给我一根儿,都什么味的啊?”

    自家小助理被勾搭了出去,周自珩嫌弃地抬起头往车门那儿望了一眼,谁知正巧看见夏习清迈着长腿进了车里,砰的一下拉上了车门,把手里捏着的一个袋装冰棍儿扔在他的桌子上。

    周自珩脸上的惊喜藏都藏不住,“给我买的?”

    “不吃是吧?”夏习清抓了冰棒就撕开了袋子,“那我自己吃了。”

    “吃!”周自珩飞快地夺过自己心心念念的冰棒,撕开袋子就往嘴里放,冰得牙齿都打颤,还嘴硬说好吃。

    “没人跟你抢,人人都有。”

    原来刚刚小罗说的冰棍是夏习清买的。意识到这一点的周自珩瞬间失望起来,“每个人都有啊。”

    “可不是,花了我不少钱呢。”夏习清极为顺手地拿了周自珩面前的筷子扒拉了两下他正吃着的饭菜,又放下筷子,“你刚刚不还吵吵嚷嚷的要吃冰棒,又不吃了?”他抓过周自珩的手腕把冰棍拿到自己的跟前,咬了一口,“挺好吃的啊。”

    见周自珩脸上仍旧不开心,夏习清一下子明白过来,手撑着下巴懒懒笑着,手指优哉游哉地在脸上弹了几下,“我给别人买的都是三块钱的,给你买的可是最贵的,三四层夹心呢。”

    周自珩没好气儿地瞥了他一眼。

    “你要非觉得不高兴我没关系,但是你得搞明白因果关系。”夏习清手拿着筷子在外卖盒上轻轻敲着,“我呢,是为了给你买冰棒才给他们买,不是给他们买顺带给你捎了一根,明白?”

    雪糕上的奶油都一点点化开,顺着往下淌,看着怪可惜的,夏习清掰开周自珩的手抢过雪糕,“你不吃算了,浪费。我还不如拿去喂狗。”

    “谁说我不吃了?”见夏习清拿了雪糕咬了一口就往外头走,周自珩急了,不管不顾地站起来,忽略了自己一米九的个子,冷不丁砰的一下撞到车顶,疼得重心不稳往下倒,夏习清听见声儿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子去看,结果就这么被周自珩给扑倒在本来还算宽敞的保姆车里。

    这位从来没有演过爱情片的演员,在连番巧合的促使之下上演了一出偶像剧里最烂俗的戏码。

    扑倒,贴紧,嘴唇相碰。

    软软的触感让周自珩一下子从疼痛中惊醒,他抬起头,生怕压着夏习清,连忙从他身上起来。

    “操……老子的背……”夏习清也扶着自己的腰坐起来,眯起的眼睛微微松开,视线慢慢清晰。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又是习惯性地道歉,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手里的雪糕化了一半,粘腻地淌在指缝,这种黏糊糊的触感让人不舒服。夏习清抬起手,舔了一下指尖滑腻的白色奶油,眼神懒懒地投出去,望着周自珩那副每次道歉时都真诚不已的脸。

    他咬了一口雪糕,跪在地上倾身凑到周自珩的面前,吻住了他的嘴。冰冷湿润的雪糕,柔软温热的嘴唇,触及的瞬间就化作舌尖猛烈地入侵,用最柔软的武器进行冰与火的交战,浓郁的甜蜜中一触即发。

    短暂的恶作剧告一段落,夏习清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周自珩沾着奶油的嘴角,把手里快化掉的雪糕又塞回到周自珩的手里,眼尾上挑,语气里的笑意挑衅又勾人。

    “抱歉,我是故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笑笑:小罗小罗,你们的保姆车刚刚震了一下,震得特别厉害!

    小罗连忙跑过来拦住笑笑:别别别开门!

    笑笑(天真脸):为什么?

    小罗(假笑并拉走):我们去吃冰棍儿【谁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