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快来了。这是一年中夏习清最不喜欢的一个季节, 粘腻的汗水, 没完没了的蝉鸣, 还有快要将人烤化的太阳, 连找一处可以躲避热度的荫凉都成了奢侈。

    他一心惦记着周自珩家的泳池,终于在某一天的晚上脱了衣服跳进去游了个痛快。这种未经允许登堂入室的罪恶感让他开心不已, 头发往后一撸, 裸着上半身在泳池里拍了张自拍, 微信直接分享给了周自珩。

    啊,他现在没手机啊,又看不到。

    太可惜了。

    收到许其琛发给他的最终版剧本,夏习清花了一整个晚上读完, 心里挺复杂,但他觉得, 如果这部戏真的能好好拍出剧本的内核,一定会非常精彩。

    “我觉得你私心不小, 这个剧本光是读起来就够gay的。”夏习清开了一管啤酒喝下一大口,“我都能脑补出那些cp粉讨论起来的架势。”

    许其琛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很是开心,“还好啊,我觉得我只是把他们写成了一个相互依靠的关系, 至于他们对彼此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其实我是没有做决定的,我觉得这个还是得看你们俩在演绎的时候注入自己的感情,然后就是观众怎么去理解。”

    “理解?”夏习清无奈地笑道,“自习女孩脑补能力一流, 一个对视在她们眼里都等同于上床。”

    听到夏知许在对面催促的声音,夏习清瞟了一眼时钟,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的确是不应该再继续打扰他们了,他也找了个借口挂掉了电话,睡不着觉,打开微博逛了一下,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热搜——东明集团漏税。

    东明不就是魏旻的那个草台班子?

    这可太有意思了,夏习清点进热搜,头几条都是人民日报、财经报之类的官博,发布的也都是同一条新闻,标题就是[东明集团逃税高达1.2亿人民币,公司法人魏某等待法院传唤]

    “公司法人魏某的律师称,魏某如今……因病住院,痊愈后将全力配合检察院的调查……”夏习清念着新闻内容,不禁笑出了声。不过照他律师的口吻来看,这个魏旻八成是真的做了假账,不然一定咬死不会承认,现在说得这么模棱两可,肯定也是害怕到时候摆平不了。

    不过魏旻怎么说都是一个地头蛇,势力不小加上背后有他爹护着,谁能把这件事给揪出来?

    夏习清想到了阮晓,尽管他不觉得是阮晓一手促成的,但他总觉得她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翻到阮晓的微信约她出来喝咖啡,谁知第二天见面的时候,阮晓竟然是跟一个男的一起出现的。

    “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夏习清笑着抿了一口咖啡,视线落在坐在对面的两人身上,“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阮晓面不改色,“我知道你找我是为了什么,我这不是把始作俑者给你带来了吗?”那个年轻男孩儿听完阮晓的话瞥了她一眼,夏习清打量了一下坐在对面穿着连帽卫衣带着黑框眼镜的男生,怎么看怎么面熟。

    这穿衣风格,跟周自珩有的一拼。

    他一下子反应过来,这就是上次晚宴上那个盯着他的男生啊,“你是赵柯?”

    赵柯点了点头,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一开口就是一股地道北京腔,夏习清不禁想着,都是北京人,怎么周自珩没什么口音呢。难道是因为从小演戏的缘故?

    “你身体……没事儿吧。”赵柯笑得有点尴尬,夏习清正喝着咖啡,听见他这话差点儿没给呛着,“哎,咱们能不提这事儿了吗?”

    好不容易过去了,现在又车轱辘。

    “你约我是不是想知道魏旻逃税的事?”阮晓拨了一下头发,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说完用肩膀碰了一下赵柯的胳膊,“他弄的。”

    “他?”夏习清忽然想起来赵柯是周自珩的发小,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周自珩家官儿有多大,但这么一想赵柯家势力应该也不小。

    阮晓朝着夏习清招了招手,隔着桌子凑到他的跟前,压低了声音道,“他是赵局的儿子。”

    夏习清刚听见这话,阮晓就被赵柯给拽了回去,还扯了扯她的斜露肩t恤,“你背都露出来了!”

    “哪有那么夸张,这就是这种设计。”阮晓又朝着夏习清比了个嘴型,说的就是赵柯他爸的部门名,夏习清立刻明白过来,他说怎么魏旻这事儿不早不晚地就给抖搂出来了,原来是因为赵柯。

    “你怎么说服你爸去查他的啊?”夏习清问道。

    赵柯抓了抓头发茬,“也不是,我吃饭的时候跟我爸提了这么一嘴,我爸根本不知道他私底下跟局里的人有勾结,也挺气。正巧最近我爸跟二把手过节越来越大,他又快升迁了,临走前就想趁着这件事灭一灭那个人的威风,也找个机会处分处分他。”他搅了搅杯子里的冰美式,“实际上他就是借刀杀人了,魏旻充其量也就是那把小刀片。”

    这个魏旻,自己给自己那么大脸,事实上每个人都把他当棋子儿。夏习清觉得讽刺,又觉得他们这几个人也挺逗的,“没想到这个世界这么小,我们这一桌儿都是背景户。”

    阮晓手指轻轻弹着杯壁,“大家藏得都不错啊,我一开始还真的没想到你家底那么厚。”说着她侧脸过去问道,“那周自珩家里和你一样?”

    “不不不,差多了。”赵柯压低嗓子打了个比方,“我家是文官儿,他家是武将。人可是根红苗正的红三代。哥哥又是金融界大佬,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

    阮晓有些不明白,“他这种家底,干嘛去娱乐圈啊。”

    “他嫂子是娱乐圈挺厉害的经纪人,茵姐,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

    “蒋茵?”夏习清这可就没想到了,“蒋茵是他嫂子?”

    “你认识啊。”赵柯又续道,“反正自珩等于是他嫂子带出来的,不然你想他出道这么多年,资源那么好还一点儿绯闻都没有。唯一一次炒作就是跟你了。”

    被赵柯这么cue到,夏习清还有点儿懵。

    “不过那小子铁了心想演戏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觉着明星的力量其实很大,可以影响特别多人,他希望可以凭借偶像效应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关注一些被人忽视的社会现象,说俗点儿就是传播正能量。另一方面嘛……”

    阮晓催着他继续,赵柯这才开口,“他以前小时候喜欢一个小姐姐来着,他说那个小姐姐在他最害怕的时候鼓励了他,所以他才会有勇气站在镜头面前,他不想辜负那个小姐姐的期待,希望有一天她能在荧幕前把自己认出来。”赵柯叹了口气,“虽然我是觉得说不定人家早就忘了他结婚生子了。”

    “这是什么一见钟情的神仙剧情啊,真看不出来周自珩是这么纯情的人。”

    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完全没发现坐在对面的夏习清一副不太愿意说话的样子。就连夏习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一提到之前的那个初恋他就一肚子火。他低头玩着手机,刷两下微信又刷两下微博,试图缓解一下这种负面情绪。

    “不过他现在好像变心了。”赵柯余光扫了一眼坐在对面一言不发的夏习清,“他最近好久不提那个小姐姐了,张口闭口就是另一个人。”

    “谁啊?”阮晓这一句问得九曲十八弯的,尾音都要绕上天了。

    “是谁谁心里清楚。”

    夏习清只当听不见这两人一唱一和的,他忽然发现微博热搜榜变了,第一名是[三清cp],第二名是才是[自习cp]。

    “这一期的《逃出生天》播了吗?”夏习清抬眼问道。

    阮晓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真的诶,完了完了,这一期我肯定得挨骂。”

    赵柯道,“为什么啊?”

    “我差点儿把习清给投出去,还是自珩保了一下他。我真是服了自珩了,明明自己好不容易当一次killer,居然处处护着习清,最后果然护脱了吧,本来稳赢的。”

    这话说得夏习清耳根子发软,他假装听不懂一样点进了他和商思睿的cp热搜,头一条就是一个cp大粉发的商思睿微博截图,就是上次夏习清为了气周自珩特意靠在商思睿肩上的那张自拍。

    [三三和清清立刻结婚:妈呀这是一个陈年糖!!原来三三说的“自爆玩家”就是习清啊!这一期节目看完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么早就剧透了。三三这个语气也太宠了吧。]

    [三三是美少年攻:三清一直很甜有什么疑问吗?某家cp有事儿没事儿就自我高潮,正主在节目里怕是连手都没牵过一次吧。]

    夏习清看到这条评论,心情有点复杂。节目里好像是没牵过手……不过私下就……

    [自习女孩冲鸭:圈地自萌好吗,酸个什么劲儿啊。两个受在一起能翻出什么花?]

    夏习清:小妹妹,虽然你是自习女孩,但是这话说得我可就不乐意了,谁是受啊?

    [三清赛高:某家cp狗除了“两个受在一起不会幸福”这句话还能有什么别的新花样吗?天天车轱辘烦不烦!没事儿来别家广场逛什么逛!]

    [自习是我的小宝贝:贱者先撩,抱走我家自习。]

    两边cp粉越吵越厉害,战况一下子升级,三家唯饭也跟着参与进来,场面一度失控,夏习清都没搞明白怎么到最后自己的唯粉和周自珩的唯粉掐得最猛,跟打群架似的。

    他这回可算是明白饭圈吵架正主得有多尴尬了。

    本来还想跟周自珩分享一下,想起来他还在关禁闭,手机也不能用,于是夏习清只能退而求其次,给商思睿发了条微信。

    [习清:追星女孩的战斗力真是太可怕了。]

    没想到商思睿这么一个忙翻了天的爱豆居然还能秒回。

    [思睿:我都习惯了哈哈哈。]

    [习清: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骂着骂着变成我和周自珩的粉丝互掐了。]

    [思睿:你骂我我骂你,我俩哥哥睡一起。]

    我去。

    夏习清对商思睿是彻底服气了,他回到微博,检查了一下自己有没有在吃瓜的时候点赞什么微博,以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引发腥风血雨。没想到坐对面的阮晓忽然开口,“妈呀,周自珩发微博了?”

    “不能吧,他手机都没了拿什么发啊?难不成是小罗帮他发的?”赵柯登上微博看了一眼,“卧槽?还真发了?”

    夏习清原本也想刷新一下微博,看看周自珩发了什么玩意儿,可对面两个人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脸上还挂着不可言说的微笑。

    完全就是cp粉的笑容啊……

    “你们俩上次的合照!他居然发了!”阮晓把手机推到了夏习清的跟前,自己还乐呵呵地跟赵柯炫耀,“我跟你说这张照片是我亲眼见证他俩拍的,看见左下角那个红色的袖子了吗,那是我的袖子!”

    顾不上听对面两个人的话,夏习清愣愣地看着周自珩的微博,什么都没有写,只是分享了那张合照,镜头里的自己还有些茫然无措,周自珩宽大的手掌把他的头强行地摁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自顾自笑得一脸阳光。

    傻子。

    夏习清一面在心里吐槽,一面又有些好奇,周自珩是怎么发的微博,明明都没有手机。

    “破案了破案了,还真是小罗。”赵柯把自己的微信聊天界面摆出来给他们俩看,“小罗去给他送剧本儿,就在他家聊了一会儿天,跟他提了一嘴今天节目播出的事儿,没想到临走的时候周自珩非拽着小罗,让他登录自己的微博账号,把草稿箱里的微博发出去。”

    草稿箱?夏习清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小罗的聊天记录。

    [小罗:自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非让我现在就发,我一看草稿箱就一条微博,还是半个月前的了。而且还是他和习清的合照,我就纳了闷了不给他发他还跟我急眼。]

    赵柯和阮晓在旁边笑得见牙不见眼,只有夏习清一个人没反应过来,周自珩这家伙在搞什么鬼?还嫌现在粉丝混战不够乱?

    笑够了,赵柯脸上的表情稍稍收敛一些,“我刚还听小罗说自珩这两天瘦了好多呢,该不会在家闹绝食吧。”

    “怎么可能……”夏习清嘁了一声,低头喝了一口已经凉透的咖啡。

    “怎么不可能。我跟你说,我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跟周自珩是死党了,小二十年了我从来没见过周自珩发过这么大火。那天你在车里,没看见周自珩干了啥,我跟阮晓可都看的真真儿的,吓坏了。”赵柯撇撇嘴,撞了撞阮晓的肩膀,“是吧,周自珩一棒球棍就把魏旻那孙子的挡风玻璃砸碎了,牛批。”

    阮晓点点头,“我也是头一次见自珩那样,真的。”

    夏习清手掌撑着下巴,盯着咖啡杯里浮起的泡沫,“他那种老好人的性格,见义勇为不应该是常事吗?”

    赵柯摇了摇头,“得了吧,我初三那年跟隔壁高中的那帮混混打架,他都没上来给我搭把手,直接报了警,害得我差点儿被我爸弄死,完了那丫还语重心长地教育我,说我不应该跟那帮人动手,忒不够意思了。”

    回想起那天晚上周自珩脸上的表情,夏习清大概能想象到周自珩是怎么从魏旻手里把自己给弄回来的。可赵柯旁敲侧击得太直白,夏习清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见他仍旧沉默不语,赵柯也干脆别开了话题,单刀直入,“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探监啊?”

    夏习清皱起眉,略嫌弃地看向对面两个满脸怂恿的家伙,“探监?”

    周自珩这几天在家,说是禁闭,倒不如说是身心双重煎熬,为了更贴合高坤的人物形象,嫂子还特地请了一个营养师,每天逼着他吃一些难吃到死的营养餐。

    碰巧这两天老爸轮上公休,一天天地拿家训教育他,一回儿家风一回儿国风的,总结来归结去就是逼着周自珩去给受害人魏旻道歉。

    “你说说,我平时让你跟着队上的人训练,练格斗练腿法,是让你去打人的吗?啊?我那是让你路遇不平可以出手相助的。”

    周自珩蔫蔫地跪在地上,“我只能路遇粉丝,遇不了不平……”

    “嘿你还跟我犟嘴!你打人就是不对,我非得把你揪过去给人道歉。自璟,你开车押着他去。”

    周自璟刚挂断电话会议,从楼上下来,听见老周这么一说,又转身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直往楼上走。

    “我不道歉,爸,他真的欠打,我不光想打他,我都恨不得……”

    老周一脚踹上周自珩的腰,“你恨不得怎么样?我看你是恨不得气死我。”

    “他真不是个好人!”

    第三天,禁闭在家跳绳的周自珩听着电视新闻,突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他二话没说扔了绳子直奔老周的房间,把正在午休的老周活活摇醒了。

    “爸!你看!我就说那个魏旻不是好人,逃税一个亿呢!你说这种人该不该打!”

    老周眯着个眼睛瞅着电视里,还真是魏旻的公司被查了,“一个亿?这、这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儿呢?”

    “对啊!怎么能这么坏,我看我那天就该打死他。”周自珩咬牙切齿地说着。

    “唉,现在的年轻人……浮躁。”

    道歉这件事儿总算过去了,心里总算舒坦了点儿,没想到小罗来的时候顺嘴一提,周自珩这才知道微博上又把商思睿跟夏习清的合照翻出来炒冷饭。那天夏习清挑衅他,故意和商思睿举止亲密,害得他一气之下把自己跟夏习清的那张合照删了。

    谁知道那天晚上,夏习清喝醉了在自己的怀里哭了一宿,周自珩觉得又可怜又心疼,转头就偷偷把那张照片给恢复了。想发出去,可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没发,就让它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存稿箱里,没再去管。

    “小罗,你一定得给我发出去,千万别忘了。”

    “为什么啊。”

    “就……就宣传节目啊!”

    后院起这么大火,周自珩连个发微博的手机都没有,气得吃不下减脂餐。他百无聊赖地用手撑着下巴,手拿着叉子叉起一块西兰花,呆呆地望着。

    “这个是夏习清最不喜欢吃的,筷子都不沾一下。”他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把西兰花塞进嘴里,越嚼越没有滋味儿。

    “胡萝卜他也不喜欢……”

    “西芹,吃到嘴里都会吐出来……”

    周自珩看着一盘子蔬菜,烦躁地仰头望着天花板。

    夏习清怎么这么挑食啊。

    他不在的时候,夏习清肯定又跑出去喝酒了,没准儿还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啊长得那么好看,谁见了都会有非分之想,自己现在被关起来,谁保护他啊。

    真是越想越烦。

    忽然,窗户那儿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周自珩侧着脑袋瞥了一眼,没看见什么,又丧着一张脸望着天花板。

    砰——

    又是一声。

    谁啊,哪家熊孩子?

    周自珩站起来,阳台的门从外面锁了起来,他也没法推开,只能站在玻璃门那儿朝阳台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

    怪吓人的。周自珩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刷刷两下把玻璃门两侧的落地帘拉上,觉得自己大概是想夏习清想疯了,于是决定先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等他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发现帘外竟然隐隐约约透着一个人的影子,蹲在阳台鬼鬼祟祟的,周自珩在卧室兜了一圈,拎着个棒球棍靠近阳台的玻璃门。

    那个影子窝成一团,就这么聚在对开玻璃门的中缝那儿。

    周自珩屏住呼吸走到了跟前,一只手提着球棍,另一只手抓住帘子的一侧。

    刷的一声。

    周自珩愣住了。

    自己心心念念的夏习清竟然半跪在阳台的木地板上,手里攥着那个门锁,他似乎也被吓了一跳,抬演望着站在玻璃门后的自己,嘴里叼着一朵刚从周自珩家花园偷来的玫瑰花,还带着夜里的露水儿。

    手里的棒球棍都吓得掉了下来。

    “你……你怎么在这儿?”

    隔着一扇门,夏习清听不清他的喃喃自语,但大概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他站了起来,将那朵玫瑰别在自己的耳朵上,对着玻璃门呵了口气,修长细白的手指在上头写写画画。

    周自珩走近一步,仔细地辨认着他写的字。

    [入室行窃。]

    写完他还挑了挑眉,一副我就是来挑衅的表情。

    这人还真是……

    周自珩嘴角都不自觉勾起。

    他也学着夏习清的样子,在玻璃上呵气,写出一行回复。字有点儿多,夏习清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这个小动作在周自珩的眼里很是讨喜,配上他忽闪的两丛眼睫和耳畔开得漂亮的红玫瑰,可爱极了。

    在心里默默念着,拼拼凑凑,夏习清终于读懂了周自珩给出的答案。

    [我只有这个,要吗?]

    眼神停留在句末问号,夏习清满心疑惑,正要抬眼,却看见周自珩再一次伸手,在玻璃上画了一颗心。美术功底不怎么样,画得歪歪扭扭的,不标准,但很可爱。

    隔着那颗心,夏习清看见他明朗又温柔的笑,那双眼睛如同黑夜的湖水一般,洒满了无法捕捞的星光。

    作者有话要说:  夏习清怀抱着“翻墙撩汉这种事儿只有攻才会做”的想法爬了层小二楼,还顺了朵小花(本来想逗一逗珩珩的最后戴在了头上),甜死了。

    —————————————

    下面有请自习cp粉粉头赵柯发言:

    赵柯:饭最甜的自习cp,泡最靓的自习女孩。

    最近有好多小天使小可爱在我的微博说把这篇文安利给了同学朋友,我超——级——开心的,每天看到你们的评论留言我都超级高兴。也许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能拥有更多的自习女孩~~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