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习清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发现门口站了五六个小姑娘, 他当下就觉得是不是粉丝之类的, 没想到一靠近旋转门, 那些女孩子就围了上来。

    “还有多的口罩吗?”夏习清用胳膊肘拐了一下已经戴上口罩的许其琛。许其琛两手一摊, “没了,就一个。”

    夏习清啧了一声, “你倒是有包袱。”也怪自己准备不充分, 只能硬着头皮出去了。

    那些小姑娘一个个都举着手机, 喊着夏习清的名字。

    “习清哥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呀?”

    夏习清也学着她的语气,“玩儿呀。”

    几个女孩儿笑作一团,争先恐后地跟他说着话, 夏习清觉得奇怪,明明是私人行程, 她们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其中一个女孩儿说,“哥哥你上热搜了啊, 我们正好在这边逛街就过来了。”

    “热搜?”夏习清走了两步到路边站着,许其琛先去取车,剩他一个人跟这几个小姑娘在这儿等。

    “对啊,有人偶遇你啦, 而且刚刚《逃出生天》新一期的预告也出了!”

    她刚说完其他几个小姑娘立刻尖叫起来,夏习清觉得自己被一群小土拨鼠包围了,他忍不住笑起来,“你们怎么了?”

    “哥哥你去看预告,超级甜!”

    甜?夏习清不明所以, 这不是一个悬疑烧脑向的真人秀吗。

    “哥哥你这一期赢了吗?可以剧透吗?”

    “哥哥谁是killer啊?”

    “习清哥哥你们什么时候录下一期啊?”

    “不能说啊,你们到时候看吧~”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夏习清应接不暇,一抬头看见许其琛的车开了过来,他终于松了口气,“我要走啦,天不早啦你们也早点回家。”

    “习清哥哥好暖。”

    “超温柔。”

    几个小女生把买好的奶茶和甜点塞到夏习清的手上,看着他上了车,还一直冲他招手。坐上副驾驶的夏习清长长的舒了口气,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许其琛打趣道,“人气很高嘛。”

    “你信不信你到时候也会被扒出来,还笑。”

    “我无所谓啊。”许其琛打转方向盘,“大不了扒出我写脆皮鸭的马甲,扒出来我就让你去演耽改。”

    “得了吧,腻腻乎乎的你俩自己演去。”

    “之前还有人想买我之前一本书里的剧中剧,想改成电影,我之前好像给你看过那个短篇,在尼斯发生的。”

    “南柯一梦。我知道。”夏习清头靠着窗户,“卖了吗?”

    “没,我觉得没人演得出来郁宁那股子作劲儿。”许其琛忽然笑起来,“这么一想你和周自珩导师合适,阳光健气伪渣攻和阴郁风流崩坏受。”说完许其琛笑个不停。

    “你才是受,老子是风流攻。”

    许其琛瞟他一眼,“行行行,美人攻。你这张脸太好认了,以后出门还是戴着帽子口罩吧。”

    夏习清叹口气,“就因为现在太容易被认出来,搞得我最近夜店都不敢去。”

    “那种地方本来就应该少去。再说了,”许其琛话锋一转,“夜店的男生哪有周自珩好看啊。”

    听见他提周自珩的名字,夏习清下意识地嘁了一声,没接话茬,心里却念叨了一大堆。

    夜店里的货色怎么能跟大明星比,明星里能跟周自珩比的也没几个啊。

    正在这个时候,夏习清好巧不巧地收到了周自珩的微信。

    [道德标兵:你结束了吗?]

    夏习清头靠着车窗,打字回复了他。

    [恐怖分子:干嘛?]

    “都这个点了。”许其琛看了一眼手表,“晚上去我家吃饭吧,给你做好吃的。”

    夏习清嗯了一声,“我想吃糖醋排骨。”

    “那我让知许带回来,啊对了还没回他电话。”许其琛赶紧拨通了夏知许的电话。夏习清自动开启[屏蔽腻味情侣对话]的功能,低头又给周自珩发了一条消息。

    [恐怖分子:晚上去琛琛家蹭饭,他做的糖醋排骨贼好吃。]

    本来周自珩正编辑着上一条消息的回复,一看到这句话又全删了。琛琛什么的叫得也太亲了,不就是高中同学吗,至于这么亲热吗。

    高中同学……

    周自珩忽然有些嫉妒许其琛,他也想见见少年时期的夏习清,不知道他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可能比现在矮一点,更清秀一点,那个时候他也会每天画画吗,还是和别的男孩儿一样一下课就跑去篮球场。

    十五岁时候的夏习清,和现在的夏习清会不会不太一样,会不会幼稚可爱一点。

    说起幼稚,那个时候的自己才十岁而已,还是个小学生。

    这么一想,周自珩就更不得劲了。

    感觉错过了好多好多,怎么都追不回来的时间。

    许其琛和夏知许打电话的时候声音都和平常不一样了,平时总是淡淡的没什么情绪,一遇到夏知许,小孩子的一面全跑了出来。夏习清在一旁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见,反正这种狗粮他从高中起就已经见怪不怪了,正在这时候,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道德标兵:我也会做糖醋排骨,你来我家吧。]

    一看到这个消息夏习清就乐了,笑得太突然太明显,连打着电话的许其琛都察觉到,转过来看向他。

    可夏习清自己完全没感觉。

    [恐怖分子:我怎么知道你做的好不好吃?]

    [道德标兵:那你吃一下不就知道了。]

    又是这种奇怪的逻辑,但总是有奇怪的说服力。

    夏习清等着许其琛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开口,“嗯……我晚上可能不能去你家了。”

    “怎么了?有别的事吗?”

    “嗯……”夏习清发现自己真不是第一次放许其琛鸽子了,有点儿对不住,“我过两天再去你家,你俩今天就先过二人世界吧。”

    许其琛也没有多过问,他也不是八卦的性格,直接调转方向把夏习清送回了家。

    “选角的事昆导应该会直接联系你。”许其琛摇下车窗,看着站在外面的夏习清,“你要是觉得有负担就别勉强。”

    “我知道。”夏习清伸手摸了摸许其琛的下巴,“回去吧。慢点儿开车。”

    夏习清上楼的时候打开微博看了一眼,周自珩那两个热搜还挂在上面,第四名是[偶遇夏习清],第五名是[《逃出生天》预告彩蛋]。

    怎么这次还有彩蛋,节目组越来越会玩了。

    他点进[偶遇夏习清]那个热搜,最上面的那个微博是一个素人女孩儿发的一张照片,有点儿糊,但夏习清一下就认出来那就是之前他打车去酒店,和他唠嗑的年轻司机拍的他的侧面照。

    [一个热爱自习的小甜豆:我哥今天载了夏习清!还给我拍了他的照片,天哪我要哭出来了,我应该去给我哥当出租车售票员呜呜呜呜!]

    底下的评论基本都是cp粉,还有不少路人。

    [自习大过天:妈呀习清哥哥私底下穿得好飒好酷,这是我见过把工装服穿得最好看的男人!]

    [我的爱人是小画家:天哪这个小揪揪,好想摸啊呜呜呜。]

    [黄瓜西瓜哈密瓜:夏习清的生图这么能打的吗,漫画里出来的感觉,某些天天号称美颜盛世的小鲜肉,进来挨打。]

    [sweety:夏习清的腿原来这么长啊,连体装都掩盖不了的长腿,这样看他好盐啊,完全不受,有一种男友即视感。]

    谁受了,老子当了25年的1。

    [自习女孩天天过年:习清一米八几呢,只是跟自珩站在一起显得不高,自珩攻遍娱乐圈不是说着玩的,b站剪手拉瓜全靠自珩了。]

    攻遍娱乐圈?

    还不就是个纯情小处男。

    夏习清出了电梯,走到周自珩的家门口,按了一下门铃。

    没过多久门就从里面被拉开,之前试镜还穿着黑色衬衫的周自珩此刻已经换了件白色卫衣,大概是刚洗过澡没多久,头发还没完全干,鼻子上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完全是年下小狼狗的样子。

    站在门口还没进去,周自珩就低头自然而然地亲了一下夏习清的嘴唇,自然到仿佛就应该是这样才对。可夏习清却愣在了原地,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

    “进来吧。”

    这种亲密的举动已经超出了他对他们关系的定义。夏习清有些茫然,可茫然中又有些悸动。

    这种感觉有点陌生,让他心慌。

    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夏习清带上了门,进来的时候发现玄关那儿放着一双藏蓝色棉拖。

    脱鞋换上的时候,夏习清才发现这双鞋并不是之前他来的时候穿过的那一双。

    这一双是合脚的。

    周自珩的体贴就像是温水煮青蛙,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的温柔包裹了,由不得你反抗。

    根本没有给反抗的机会。

    “你先自己坐一下,很快就好了。”他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夏习清顺着香味儿走了过去,看见周自珩的背影,心里热热的。他有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就算是在许其琛家,看见他给自己做饭的时候,夏习清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这个人只是为了他一个人。

    心脏开始产生不受控制的错觉。

    他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这个人可是周自珩。

    他绝对不可能成为谁的私有物。

    原本他还因为微博评论想逗逗这个娱乐圈总攻,可一进来就被他的吻弄得心慌意乱,之前的想法都消失了。

    夏习清走上前去,看见周自珩正在切西红柿,于是低头凑近周自珩的侧脸,“我帮你?”

    “不用。”周自珩嘴角弯起来,也没看他,“我对你的做饭能力表示质疑。”

    听见周自珩的打趣,夏习清照着他的小腿就是一脚,周自珩也没反击,只是笑着说别闹,然后把切好的番茄扔进锅里。

    夏习清瞧见一旁的瓷碗里放着洗好的樱桃番茄,随手抓了几颗塞进嘴里,跑到煮的咕噜咕噜的汤锅那儿瞅了一眼,含含糊糊地开口,“这煮的什么?”

    “番茄黄骨鱼汤。”周自珩见他的嘴角都沾了红红的番茄汁,伸手擦了一下,又揭开另一个锅的锅盖,白茫茫的热气一下子涌出来,混着糖醋排骨独有的香气。

    “好香啊。”夏习清本来没觉得多饿,一闻着味儿就觉着饿坏了,“还要多久啊。”

    “一会儿。”周自珩握着锅铲翻了一下排骨,又把锅盖盖上。夏习清有些好奇,他一个从小演戏的童星,怎么这么会做饭。

    “你哪来的时间学做饭啊?”

    周自珩仰着脖子想了一会儿,“我挺小的时候就会了,挺喜欢做饭的,感觉很解压。而且后来有一部戏我在里面演一个主厨,当时特意去培训了一个月,里面做菜的镜头都是我自己来的,没有用替身。”

    真是厉害,如果换做其他的演员,可能不会这么上心吧。不管怎么说,夏习清都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越想越得意,他伸手拽了一下周自珩卫衣帽子上的抽绳,一拽拽得老长。

    周自珩不知道他在干嘛,只笑着说别闹了,夏习清又是个不听劝的主儿,越不让他拽他就越是要拽。

    口头警告不起作用,周自珩换了个招,直接用手揽住夏习清的腰,一把把他带到自己怀里,“还扯吗?”

    夏习清背靠流理台,眼睛垂着,食指一圈一圈地缠着抽绳,从下往上,直到他的侧颈。指尖在他侧颈到耳后的那一小节反复刮蹭着,力度又轻又缓。

    这样的撩拨对周自珩来说简直就是温柔的凌迟,他捉住了夏习清的手指,“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在别人做事的时候捣乱?”

    真是完完全全的猫系。

    夏习清抬眼,故作一副天真姿态,“没有啊,我哪有捣乱。”

    “还没有?”周自珩挑眉。

    他扬起下巴,抓住周自珩的领口狠狠一拽,脸上的表情从单纯到痞气只有一瞬间的转变,两人之间的距离乍然缩短,嘴唇和嘴唇之间只剩下若即若离的距离。

    “我都没亲你,怎么能算捣乱?”

    温情脉脉在一瞬间升级为张力十足的碰撞。周自珩彻底被他打败,什么都不愿想,只想吻他。

    正在周自珩靠近的时候,夏习清又松开手往后一躲,在周自珩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笑着推开他,倒退着走了两步离开了流理台,声音带着戏谑的笑意。

    “这才是捣乱。”

    真是没办法。周自珩轻笑一下,拿起汤勺搅了搅沸腾的浓汤。因搅动而滋生的漩涡无法平息,就像他此刻的心跳。

    离开厨房,夏习清绕过客厅的泳池走到了落地窗前,这里的夜色和自己家看到的景观不太一样,建筑物更多更明亮一些。

    有意思的是,不远处有一个商厦,楼身有一个巨大的led广告牌,正好是周自珩的手机代言。这种感觉有点奇妙,夏习清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一转头,发现电视墙上有一些照片,好多都是夏习清没见过的,他走过去仔细瞧了瞧,原来是周自珩小时候在剧组拍的照片。

    说起来,夏习清当初被他圈粉完全是因为那组上了热搜的篮球赛照片,赛场上的周自珩意气风发,杀气十足,浑身都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在周自珩走“行走荷尔蒙”人设之前,夏习清完全不care国内的娱乐圈。

    即便后来被他圈了,夏习清也根本不关心,或者说懒得关心周自珩小时候演过什么剧,反正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肉体饭,对小孩儿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不过……夏习清凑到墙上的老照片跟前。

    小时候的周自珩蛮可爱的嘛,看起来软软乎乎的,长着一副从小带出去就会被各种奇怪的叔叔阿姨捏脸抱抱的乖巧模样。

    照片里的周自珩戴着一顶小小的画家帽,穿着背带裤,好像演的是什么民国剧,活脱脱就是一个奶团子小少爷。小脸蛋儿长得跟小姑娘似的,白白嫩嫩,眼睛大大的。

    时间究竟是什么魔鬼,把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变成了一个一米九的大总攻。不过夏习清总觉得有点眼熟,像是在哪儿见过。

    大概是长得漂亮的小孩儿都眼熟吧。夏习清越看这个孩子越觉得可爱,心想着要不补一补这位小童星的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怎么长得这么萌啊。

    他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照片上那个小人的脸蛋。

    “在干嘛?”

    夏习清心虚地收回手,肩膀都吓得抖了一下,一回头看见端着汤碗的周自珩。

    “没干什么。”

    他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

    不过是小时候的周自珩。不过是周自珩轻描淡写的一个吻。他或许明白,又或许想假装不明白。

    一切心绪不宁的症状,大概源自于同一个病因。

    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的已经不只是周自珩的人设了。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