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自珩根本没有想过夏习清会来。

    尽管许其琛多番游说, 周自珩也不觉得夏习清真的会为了所谓的“解脱”来自揭伤疤, 毕竟对他来说, 沉溺在现在这种虚假的美好之中, 随心所欲地掌控别人的爱意,远比抛开过去爱自己容易的多。

    那天凌晨周自珩一夜没有睡, 他其实在当下就有些后悔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 但比起情绪失控下的冲动言语, 更令人难过是,夏习清很可能一点都不介意。

    不介意他和谁合作,不介意谁是不是真的合自己的胃口。

    所以在夏习清真正出现的时候,周自珩的心跳都乱了一拍。

    夏习清朝他走过来, 手抬起将脑后的发圈取下来,头发散落在脸颊旁。他的眼睛看着周自珩, 可真正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却又转过脸, 将剧本放在了坐在一旁的许其琛手上,没有看他。

    站在周自珩身边的徐子曦见到夏习清有种莫名的紧张感,他微躬着身子朝他伸出手,“你好, 我是徐子曦。”

    夏习清脸上露出温柔至极的笑容,回握住徐子曦的手,“夏习清。”他的声音柔软得像是天上的云,“你刚刚演得真好。”

    抓不住的云。

    “谢谢,谢谢。”

    他微笑着将手收回来, 从头到尾没有看周自珩一眼。

    “那习清试一遍?”昆导开口,语气满是鼓励,“别紧张,我们就看看感觉。”

    大家都知道夏习清不是专业学表演的人,他甚至都不能跟演员两个字挂钩,期待值自然不算高。即便是觉得他符合江桐这个角色的昆城,也知道形象气质是一回事,演技是另一回事。

    夏习清没做什么准备,走到了机器跟前,笑容收敛许多,简单明了地进行自我介绍,“各位好,我是夏习清。”

    介绍完毕,他一步步走出那扇门,深吸一口气,将房门带上。

    望着关闭着的那扇门,夏习清的心底开始产生恐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为了可笑的自尊心让自己去回忆那些痛苦,真的有必要吗?

    回忆是很可怕的东西,它们几乎可以在一瞬间侵蚀夏习清的感官,只要他不去躲避,它们就光明正大、肆无忌惮地出现。夏习清感觉自己的双眼开始失焦,眼前的这扇门似乎变了形状,变了颜色。

    变成了小时候自己卧室那扇深蓝色的门,他试着用指尖碰了碰门把手,内心深处好像破了一个口子,从里头一点点向外渗着黑色的粘稠液体,一点一点涌出,将心脏牢牢包裹,压迫着每一次的心跳。

    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夏习清收回了自己的手,努力地试图说服自己。

    他这一次不是被关在房间里的那一个。

    他要去救房间里的那个孩子。

    酒店房间里传来的清脆打板声如同开启催眠的强烈暗示。夏习清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抖起来,那些他不敢回忆的过去统统被掀翻,随着那些黑色血液从心脏汩汩而出。

    [你要是没有出生就好了,如果我没有生下你我的人生不会变成这样!]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儿子,你是不是和你妈一样都有神经病啊,你怎么不去死!]

    夏习清抬起手,行尸走肉一样敲了两下房门。手顿在半空,又敲了两下。

    如果当初有一个人来救他就好了。

    他的手开始抖起来,为了能继续,夏习清用自己的左手按住右手的手腕,用力地敲着房门,一下重过一下,越来越快。

    直到门被猛地拉开,夏习清一瞬间吸了一口气,那口气就提在胸口,他的嘴唇微微张开,缓缓地将那口气渡出去。

    他感觉自己浑身都有些抖。

    他没有看搭戏的男演员,眼神闪躲着快步走到小女孩的身边,一把拉住她,将她护在自己的怀里。那个男演员似乎是觉得夏习清是业余演员,想要帮他更好地进状态,所以还特地配合他演,上来猛地扯了一把夏习清的胳膊,“你他妈有病啊!”

    夏习清没有回头,挣出胳膊抱起傻站着的小演员就往门外走,一句话都不说。搭戏的男演员先是愣了一下,这和上一个试镜的演法完全不同,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快走两步将夏习清的胳膊拽住,“你干什么!你给我把她放下!”

    被他这么一拽,夏习清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伸手护着女孩的头,一句话都不说就要往外走。

    他的腿有些发软,微微打颤,牙齿紧紧地咬着,和女孩“父亲”拉扯了许久,不知是不是抱着小女孩的手有些酸,大家都发现他的胳膊在颤。

    女孩“父亲”大骂了几句,抄起身边的一个椅子就要砸上去,夏习清没来得及躲,紧紧搂着小女孩蹲了下来。

    周自珩心脏骤停,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原本男演员这一下是隔了很大的距离才砸的,就是借个位,可周自珩太急了,没有掌握好分寸,冲上去的时候站得过近,手臂被椅子腿砸到。他眉头一下子紧紧拧起来,砸得不轻。

    他怕对戏演员因为自己受伤出戏,反应非常快地推开他,伸手去拉夏习清,第一下没有拉动,第二下才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被拉起的夏习清只是低着头抱着小女孩,走了两步,将她放下。

    刚才被那个“父亲”大骂的时候,夏习清几乎是一秒钟就被带回过去,他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好像是高尔夫球杆砸下来的那种痛。脑海里不断出现父母歇斯底里的争吵,被反锁在房间里的他哭喊着拍打房门,拍到掌心都肿了。

    没人救他。没有人来救他。

    夏习清的视线落到小女孩的身上,睫毛颤了颤,眼神有些涣散。他蹲了下来,用手将女孩皱掉的衣服下摆往下扯了扯,拽平整了,然后伸手轻柔地将她散乱的头发拨到耳后,轻轻摸着女孩的脸。

    他试图挤出一个笑容,嘴角扯开的瞬间牙齿又不自觉咬住嘴唇内侧。他深吸了一口气,张了张嘴,像是要说什么似的,但终究是没有开口,而是拉起小女孩的手,用食指在她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了两个字。

    不只是写给这个孩子,也是写给当年的自己。

    笔画并不多,但夏习清写得很慢,他的手指抖得厉害,以至于每写一笔都要停顿好久,每一笔都艰难无比。

    [别怕。]

    最后一笔落下,他将那个小小的手掌缓缓合拢,团成一个小拳头,放进小女孩红色外套的口袋里,轻轻拍了拍那个鼓鼓囊囊的小口袋。

    抬眼看向她,眉头忽然皱起。

    小女孩的脸变成了当年那个幼小无助的自己。

    小小一个,浑身是伤,黑得发亮的瞳孔里满是迷茫和绝望。

    浑身开始颤栗,夏习清不敢看,他微微低垂着眼睛,忽然变得胆怯至极,肩膀抑制不住地抖动着,连小演员都吓住不敢说话。

    站在一旁的周自珩终于看不下去,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不再顾及剧本如何,周自珩蹲了下来,手扶住夏习清的肩膀。

    明明这里这么安静,可夏习清就是能够听见那个幼小的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音振聋发聩。

    求饶,呼救,啜泣,沉默。一点一点消磨的气力。

    [外面有人吗……可以给我开门吗……]

    [好黑啊……我害怕。]

    好久不见。

    原来你当时那么害怕。

    夏习清抬眼,睫毛轻轻颤着,他试着去直视小女孩的脸,死死咬住后槽牙,伸出双手拥抱了她。那个小小的身体那么软,那么脆弱,夏习清不敢用力,可他的手臂抖得没办法控制,他害怕自己弄疼了她,害怕他没有带给她勇气。

    害怕她仍旧害怕。

    终于,一滴再也无处藏匿的泪珠从他清透的瞳孔滑落,夏习清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你别怕了。

    或许……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cut!”

    这一声打板让所有悬着一口气的人都找到了释放的契机。刚才那段表演完全不同于前一个试镜者,没有技巧性十足的台词,也没有爆发性的崩溃哭戏,可每一个人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一颗心悬着,难受极了。

    夏习清睁开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才松开小女孩,小女孩伸出软软的小手在他的脸上擦了一下,声音稚嫩又纯真。

    “哥哥不哭。”

    夏习清笑了出来。

    “哥哥在演戏,不是真的哭。”他伸手特别轻地捏了一下小演员的脸,“我一点儿也不伤心,你伤心吗?”

    “有一点点。”

    夏习清笑着搂了一下可爱的小演员,温柔地复述她的话,“有一点点呀……”

    他脸上的笑容在周自珩的眼里脆弱极了,如同坠落前一秒的水晶折射出的光彩。

    夏习清长长地舒了口气,侧过半边身子一把抓住周自珩的手臂,正巧碰到他刚才被椅子腿砸到的地方,周自珩吃痛地嘶了一声。

    “你的专业素养呢?”夏习清的声音很冷,周自珩捉摸不透他现在的心情。

    他只想抱他,特别想抱住他,如果他给机会的话。

    夏习清松开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朝昆导露出一个笑容。昆导脸上的惊喜还未褪去,他也站了起来,走到夏习清的身边。

    “你刚刚的发挥完全是专业演员的水准。”他笑里带着不可置信,“你真的没有学过表演?”

    “没有。这个角色和我有点像,本色出演吧。”夏习清情绪放得太快,还没能完全收回来,他扯了扯嘴角,尽力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导演,失陪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昆城点点头,看着夏习清离开酒店房间,他转身坐回到自己方才的椅子上,身边的制片人开口道,“你也觉得夏习清演得更好?他刚刚最后那一滴眼泪真的太厉害了。给个特写,大荧幕上看肯定特别震撼。他都不需要大哭大喊,一下子就把观众的心攥住了。”

    制片人像是捡了宝,无比投入地分析着他的技巧,他如何控制眼泪落下来的时机,如何控制颤抖的幅度,这张脸适合哪些角度,越说越激动。

    一直到他说完最后一句,昆城才缓缓摇头。

    “他根本不是在演。”

    昆城发现,夏习清全程没有看那个饰演“父亲”的男演员一眼,那是出于恐惧之下的下意识回避,他害怕到不敢看,不敢反抗。事实上,一个罹患抑郁症的人是不会大声哭喊出声的,夏习清或许更加理解那样的心情。

    最可怕的是,他不敢去看自己一直保护着的小演员。

    这一段精彩的“表演”,在最后直视小演员的一刻才真正升华。

    这些都是演不出来的。

    许其琛紧紧地攥着剧本,一直没有说话。周自珩说得对,他的确是太残忍了。在没有看见夏习清真正把自己剖开的时候,自己一直站在一个旁观者清的上帝视角,出于帮助的初衷胁迫着他去回忆那些可怕的过去。

    他不禁有些后悔,开始自我怀疑。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帮他,还是害他。

    夏习清洗了把脸,双手撑在洗手台,他尽量让自己从刚才的情绪里走出来,但这并不容易。

    “你还好吗?”

    是那个新人的声音。

    夏习清一瞬间切换好笑容,直起身子扯了两张纸擦手,“挺好的。”他将纸揉成一团投进废纸篓,眼神落在徐子曦那张清秀的面孔上。

    “我……”徐子曦的表情有些犹豫,“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演?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构思的呢?因为我拿到剧本之后的感觉就是、就是他应该特别想保护那个小女孩,而且他心里很难过……”

    尽管他表达得非常不清楚,但夏习清完全了解他的意思,他走近一步。

    “你那样演其实已经很好了。”夏习清拍了怕徐子曦的肩膀,手又落下来,插进口袋。

    “他的确想保护那个小女孩,但是他更害怕。比那个孩子更怕。”

    徐子曦眼神里满是疑惑。夏习清只是苦笑了一下,声音像是投入湖心的石子一般缓缓地沉下去。

    “不明白是好事。你的童年一定很幸福。”

    正当夏习清想离开,洗手间的门口又多了一个人,他的胸口一瞬间又被攥紧。

    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对着谁都能笑出来,唯独周自珩。他只要看到周自珩这张脸,就想把自己撕开,给他看他最丑陋最面目可憎的那一面。

    自暴自弃,没有原因。

    “子曦,我想和他单独说一下话。”周自珩走了进来,语气十分客气,“你如果方便的话……”

    徐子曦见到周自珩立马应声,准备往外走,“嗯,你们说,习清哥谢谢你,我先走了。”

    夏习清一句话都没说,他垂着眼睛背靠在洗手台上。周自珩也不说话,抓着他的胳膊将他带到了洗手间最里面的那个隔间,关上了门。

    逼仄的空间极力地压缩情绪,夏习清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在跳。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想到刚才周自珩喊那个新人“子曦”,称呼自己就是一个“他”字,他觉得没来由的恼怒。

    可气恼的姿态太不优雅。

    夏习清舔了一下嘴角,故作轻松地看向周自珩,语气满是嘲讽,“我没有名字吗?”

    周自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试图解释,“我是觉得叫他全名太严肃了,会让他误会我是前辈施压。”

    “所以呢?”夏习清望着他的眼睛,不依不饶,一字一句,“我没有名字吗?”

    被他这样看着,周自珩的心虚无所遁形。他想叫他习清,甚至更亲密的称呼,可他没有合适的立场。

    “你拉我进来,又不说话。”夏习清双臂环胸,眼尾轻佻地扬起,“难不成你现在想做?”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些刺耳的话是说给谁听,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情绪失控没办法消解,那就用另一种情绪去掩盖。

    夏习清扬起下巴,脖颈伸展弧度有种脆弱的美感。

    “你觉得我刚才演的好吗?”他的脸颊上还沾着水珠,“我哭起来好看吗?让你有保护欲吗?”

    一连串的拷问残忍击打着周自珩的心。

    看着周自珩眉头越皱越紧,握起的拳头骨节发白,夏习清有种莫名的成就感,似乎激怒周自珩可以给他带来莫大的快感。

    他冷笑了一声,湿掉的几缕头发贴在脸颊,“你可怜我吗?可怜我所以想和我做?”

    “不然先接个吻?”夏习清贴近他,刚才被咬住的嘴唇焕发着艳丽的色泽。

    周自珩终于忍不住,狠狠将他推上墙壁。

    投入湖心的那颗石子终于要落下,落到沉寂寒冷的湖底。夏习清垂下眼睛,却反被周自珩抱住,紧紧地抱在怀里。

    他错愕地皱眉,想推开周自珩,却被他搂得更紧。

    “我现在很生气,”周自珩的声音有点抖,明显是强忍着情绪,“但是我一会儿就缓过来了。”

    夏习清怔住了,他的声音发虚。

    “你生气……为什么还抱我?”

    “不然你就会跑掉,我冷静之后又会后悔,我不想后悔。”周自珩的手臂箍得更紧了些。

    沉默了片刻,沉默中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周自珩的手微微松开些,他深深吸了口气,“我现在不气了。”那只手缓缓上移,摩挲着夏习清的头,掌心温暖得不像话。

    拥抱一朵玫瑰需要勇气和耐心。

    我知道那些刺会扎进皮肤里,刺进血液里,没关系,给我一分钟,我把它们拔·出来,这点痛很快就可以缓过去。

    但我依旧想要拥抱那朵玫瑰。

    周自珩终于说出自己一开始就想对他说的话,温柔地吻着他的头发。

    “别怕,习清。”

    “我在这里。”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