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习清感觉自己做了个梦。

    梦境是一个黑色的蚕蛹, 那些粘稠的丝线紧紧地缠绕住他的身体, 逼着他又一次把那些可怕的事重新经历了一遍, 如同重播的恐怖电影, 每一个镜头都刻入骨髓。

    夏习清害怕自己在无意识的时候泄露出懦弱又可怜的那一面,所以他从不在别人身边熟睡, 也不从来不让自己醉到不省人事。可昨晚的酒度数实在太高, 后劲也大, 酒量再好也扛不住一杯接着一杯往里灌。

    还没睁开眼,夏习清就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疼得脑子发晕。

    不对,他怎么感觉……自己被谁抱在怀里。

    吃力地睁开眼, 眨了两下眼睛,反应迟钝的感知神经终于确认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果然被抱在了怀里,而且那个人就是他觊觎了很久的周自珩。

    这是什么情况!他不会酒后犯浑把周自珩给睡了吧。

    头脑风暴里的另一位主角似乎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动, 还沉浸在梦中的他眼睛都没睁开就伸过来另一只手,转了转身子,从平躺的姿势变成侧卧,将夏习清整个人圈进自己的胸口, 下巴抵着夏习清的头顶,手掌一下一下,像是给撸猫一样摸着夏习清光溜溜的后背,嘴里还嘟哝着,“别怕……”

    “我怕个毛啊。”被周自珩抱得喘不上气的夏习清狠狠咬了一口周自珩的肩膀, 直接把他从睡梦里给咬醒了。

    “嘶……”周自珩拧着眉伸手捂住自己的肩膀,半眯着眼睛看着夏习清,懵了半天,“你干嘛啊……”

    “你干嘛了?”夏习清一下子把被子掀开,露出光溜溜的上半身,“你对我干嘛了?”

    周自珩揉了揉眼睛,“我什么都没干啊……”脑子懵懵的,云里雾里,却忽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他的脚尖从下往上蹭了蹭,下意识打了个激灵,看向夏习清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他伸手,捏了捏周自珩的下巴,“那你抱我干嘛。”

    周自珩终于缓过劲儿来,他简直觉得自己快要被眼前这个人给逼疯了。这还是昨天晚上哭了一夜的那个夏习清吗?

    他抓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自暴自弃地拒绝了回答,背过身子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听不见。

    昨晚喝醉的人不会是自己吧……那些都是梦,不对,说不定现在才是梦。没错,睡醒就好了,赶紧睡醒吧。

    “我问你话呢你背过去干嘛。”夏习清拽不动周自珩,干脆起来跨坐在他的身上,两只手掰过了周自珩的脸,“说,昨晚发生了什么。”

    周自珩不愿睁眼。

    他忽然想到飞机上惊醒的夏习清,也是这样一脸防备地质问自己,这大概是他的自卫方式。如果他告诉夏习清昨晚发生的事,或许他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这样想着,周自珩忽然难受起来。从来不愿意撒谎的他也为此破了戒,缓慢地睁开了眼睛,一脸真诚地编造合理的经过,“什么都没发生,你喝醉了,我把你扶回来,我又累又困,就在你这儿睡了。”

    夏习清那双精明无比的眼睛满是狐疑,尽管如此,周自珩还是无所畏惧地盯着他,盯着那双仍旧发红的眼睛。毕竟他是个演员,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

    “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夏习清挑了挑眉,手指磨蹭着周自珩的下嘴唇,“是我太没有魅力了吗?酒后失德这种好事都没发生?”

    都哭成那样了,谁敢对你动手啊。周自珩心里吐槽,他又没有那种奇怪的癖好。

    这样想着,周自珩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偏过了头,“我还要睡一会儿,你从我身上下来。”

    看着周自珩满脸困倦兴致缺缺的样子,夏习清骨子里的恶劣基因又开始作祟,“你让我下来我就下来啊。”他干脆整个人趴在了周自珩的身上,柔软的嘴唇贴上了周自珩的耳廓,含着热气,用哭过之后的沙哑声线在他耳边低语,“嗳,还睡啊……”

    这样粘腻的场景,这种撩拨意味十足的语调,完全就是恋人清晨亲密的絮语。

    言语撩拨就算了,夏习清还好死不死地隔着被子轻轻挪动自己的膝盖,干燥的唇瓣沿着周自珩利落的下颌线向下。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动作让他自己感到满足,有种刀口舔蜜的刺激感。

    “别蹭……”周自珩皱着眉,从被子里伸出手抓住他不安分的膝盖,夏习清却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刻意压低声音“好心”提醒,“你脖子都红了。”

    周自珩气恼极了。现在的夏习清和昨晚的夏习清简直判若两人,夜里被他激起的所有同情心到现在都烧成了一团火,要么吞噬自己,要么吞噬他。被按住膝盖还没完没了撩拨的夏习清终于消磨掉他的耐心,周自珩猛地将他从自己身上掀下来,喝了那么多酒还没完全恢复的夏习清哪里有力气跟他周旋,就这么无可抵御地被周自珩压倒在身下。

    “我让你别动了。”

    明知道周自珩都带着怒气了,可夏习清还是不知死活,大概在他的眼里愤怒总是能带出最浓的荷尔蒙,这让他兴奋不已。半屈起的膝盖轻轻地左右晃着,夏习清下巴扬起的弧度带出最漂亮的颈线,如同施咒一般轻声道,“亲我一下,我就不动了。”说完他又扬了扬眉尾,恶劣得像是一瞬间换了个人,“否则我让你断子绝孙。”

    “亲一下吧……”

    夏习清刻意地放软了语调,说出的话如同杀手锏一般直戳心脏,“求你了……”

    不知是不是酒后神志不清,这样子的他和昨晚那个牢牢抱着求他别走的夏习清渐渐重叠。他眼睛里的水汽像是昨晚没有挥发干净的酒精,直视几秒,便开始天旋地转得不清醒。

    明明不想被他引诱的。

    可昨天晚上偷走的东西,总归要还给他。

    为自己找到最差劲的借口,周自珩还是低下头,轻轻吻了上去,仿佛吻的不是嘴唇,而是世界上最最脆弱的一朵玫瑰。

    蜻蜓点水,不忍停留。

    离开的时候,周自珩抬了抬眼,发现夏习清满眼都是惊讶,那双手深黑的瞳孔有些涣散,连方才被他吻过的双唇都不自觉张开,心脏有着一瞬间的暂停。

    他根本没有想过周自珩真的会吻他,只是和以往一样出于恶作剧心理的故意勾引罢了。可周自珩竟然真的吻了他。

    距离这么近,突如其来的沉默让气氛一瞬间变得局促,周自珩后悔得恨不得现在就消失在世界上,可做都做了,他也没想过夏习清会是这样的反应。

    “可以再亲一下吗?”夏习清维持着发愣的状态,莫名其妙冒出来这样一句。

    周自珩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地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再亲一下。”夏习清的眼睛终于聚焦,亮亮的,“就一下,这次我保证。”他双臂环抱住周自珩的脖子,满脸真诚。

    什么啊这个人。周自珩眉心拧着,心里更是拧巴。

    其实他也有点想要再亲一次,可是……

    可是。

    没有可是,他认命了,他就是禁不住诱惑。周自珩自暴自弃飞快地低头贴上夏习清的嘴,刚一触及,就被他死死地按住后脑勺,那只可怜的小蜻蜓原本只想用翅膀尖再蹭一蹭水面,涟漪都不打算带起来,就蹭一下下。

    谁能想到被卷了进去,半强迫地溺入水中。

    夏习清一口咬住了周自珩的下唇,在他因为疼痛而擅自张开双唇的时候直接冲击进去,搅动着最柔软湿润的部分,不知道为什么,在周自珩愿意吻他的瞬间,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怪异的画面——他被周自珩紧紧地搂住,怀抱中是他这辈子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柔,能让人甘心死在里面的那种温柔。

    这一定是做梦,管他妈的,就当是做梦。他像是渴水的野兽,极力地从他身上汲取自己需要的养分,唇齿交战原本是他最得心应手的环节,此刻却因为过度的欲求而变得发挥失常,只能依循本能去舔咬,去交缠。令他惊喜的是,周自珩竟然还没有反抗。

    他又怎么知道,周自珩早就在临界点盘旋了太久太久。一息尚存的抵触和理智在昨晚彻底摧毁,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因为同情才放弃对夏习清的回避,或许同情都只是他的借口。

    一切都是掩饰心动的借口。

    夏习清的手缓缓下移,在激烈的吻中抚摩着周自珩的后颈,再往下,到他因撑起双臂而凸出的肩胛骨。这双手如同画笔,细致地描摹着他所认为最完美的线条,直到再也无法忍受不去拥抱这具身躯的冲动,他才用自己光滑的胸膛贴上他宽阔温暖的胸口。

    拥抱让周自珩不禁对夏习清产生了保护欲,无意间撞破他的软肋之后,这种保护欲已经快成为一种来势汹汹的条件反射。他也忍不住回抱住夏习清,侧着倒在床上。之前撩拨着的膝盖又一次蹭了上来,在细密的交吻中见缝插针地挤进周自珩的双腿间。

    周自珩猛地皱眉,伸手想将他的腿拿开,可夏习清越贴越紧,喘息声几乎要从唇瓣间泄露出来。夏习清从来不是一个扭捏的人,在对待欲求的方面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享乐主义者,何况面对的是觊觎了如此之久的周自珩。

    不恰当的时间点,精神苏醒的末梢,深埋在暗处的火苗一点就着,何况夏习清的行为从来不留余地,扑不灭窜动不息的焰心,周自珩只能狠命地用舌头顶他,手掐着夏习清的后颈逼着他抬起下巴,舔吻间睁开眼睛,看见夏习清闭着眼,睫毛轻颤如同昨晚。

    忽然起了恶意。

    他会哭吗,在这种时候。

    夏习清对他的恶劣想法一无所知,只觉得脑子都要着了,浑身烫得要命,鬓角被渗出的汗水浸透了,发丝缠在脸上。又一次咬上周自珩的下唇,力道轻得像是勾引,然后松开,对着周自珩那双深邃的眼睛舔了一下湿透了的嘴唇,贴上周自珩的耳畔,舌尖描摹了一下他耳廓的线条,他的声音被湿热的气息烘出暧昧的色彩,微不可闻,掷地有声。

    顾忌在皮肉的碰撞下消磨得所剩无几,热度攀升到了临界点,气息的延续和间断发酵出暧昧的音律。夏习清压着急切的心吻了吻周自珩的下巴,暗示得过于明显,明显到无法拒绝。什么道德感,什么矜持与端正,到这一刻都被眼前这个人撕得粉碎。

    两个人的掌心包裹着浪潮与火焰,激烈的摩擦消磨理智,蒸发汗水,烧干渴求。热吻也救不了任何人,只能等着被燎原之火化为余烬。

    一场最亲密的战争,结束的时候彼此都失了神。

    浑身湿透的夏习清胸口剧烈地起伏,将天使拉入地狱的快感蚀骨销魂。

    做的时候没觉得不好意思,可一结束周自珩的羞耻心就立马返岗,他耳朵发烫,一想到刚才他们干的混事就头皮发麻。夏习清的眼神懒懒的,看得人心里越发不好意思,周自珩索性用手掌遮住他的眼睛,又怕他觉得太黑,只好隔着几厘米虚掩着,语气别扭极了,“别看我。”

    “你还不好意思啊。”夏习清往他那边挪了挪,又往上钻了一下,亲了一口他的手掌,也不知道为什么,夏习清竟然会觉得这样就满足了,明明都只能算尝到点甜头。

    他伸手过去,用指尖磨着他的侧颈,“你刚才感觉到我手上的茧了吗?爽不爽?”他凑到周自珩的耳边,“都是画你的时候磨出来的茧,现在还给你……”

    这些床上的情话说得周自珩心脏狂跳,脸烧烫得要命,“你闭嘴……”

    “拜托你以后别让我闭嘴,直接舌吻。”说完,夏习清再一次缠上来吻住他,舌尖纠缠不息,直到最后一点点气力也被卷走,夏习清才翻倒下来,侧卧着看着周自珩。

    他觉得自己越活越没出息,尝到这么一点甜头就爽成这样。

    周自珩简直就是他的兴奋剂,指甲尖挑了那么一丁点,就要了他的命。

    结束亲吻的周自珩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整个人闭眼仰卧,假装很困的样子,“我要再睡一会儿。”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好疼。”夏习清放空望着天花板,语气平缓地开口。周自珩心里一抽,像是被看不见的小针扎了一下,听见夏习清又自言自语道,“可能是喝酒喝得太猛了,头也很疼。”

    刚说完,夏习清就被周自珩一把捞进怀里,他愣了一下,“你干嘛,吓老子一跳。”

    周自珩的手臂绕到他的后背,下巴抵着他的头顶,声音轻柔,“我想抱着你睡,可以吗?”

    “不可以,你别把我当女人,我可不是你心里那个小姐姐。”夏习清试图推开他,反倒被他抱得更紧。

    “我没这么想,我现在也不喜欢她了。”

    “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夏习清笑笑,“我还以为你这种人会更长情一点。”

    “我这种人……”周自珩自嘲地笑了一声,他原本也这么以为,所以在发现自己动心的时候才会那么的不齿,那么的心虚。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上一个从一开始就看透其恶劣本性的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的人。

    “可能我也不是喜欢她,只是很想再见她一面。”

    夏习清没有说话,这位传说中的白月光和自己半点不沾边,反正他也不期待能在周自珩的心里占据什么地位,红白玫瑰的戏码俗气至极,爱喜欢不喜欢,跟他没关系。

    周自珩的胸口散发着熨帖的温度,尽管他不想承认,但这么被抱着的确很舒服。

    过了好久,久到他以为周自珩肯定已经睡着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要是不反感,我们就保持这种关系吧。”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傻子,这算什么,长期炮友邀请?

    “算了,万一我没两天就腻了呢。”他刻意加了句,“还是……”

    话还没有说完,听见自己头顶传来了低沉的一句反问。

    “你不怕我喜欢上你吗?”

    夏习清先是怔了一怔,随即又笑了一下,笑声好听极了。

    “不会的,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我骗不到你,你也不会喜欢我。”他语气笃定,在周自珩的侧颈印上一吻,不知怎么,像是找到了诱惑的底气,“现在这种关系很好,稳定又安全。”

    周自珩没有说话,在夏习清看来是一种默认。

    真是奇怪,对于周自珩的默认,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或许周自珩只是一时情难自抑,才会陪他堕落一次。但这没关系,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再崇高的品性也受不住低等动物的感官刺激。

    过了很久,他终于听见周自珩再一次开口。

    “如果让我知道你还跟别人厮混,”他的声音沉如深水,每一个字都没什么情绪波动,“我会弄死你。”

    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效果简直比字面意义可怕一万倍。谁说都好,可这个人是周自珩,是那个善良透顶又充满悲悯心的理想主义者。

    夏习清被吓了一跳,脑子都快转不动了。他只能勉强将这视为周自珩对自己混乱私生活的不信任,能理解,这种事不是开玩笑的。

    为了安抚,他抬头亲了亲周自珩的下巴。

    “我遇到你之后再也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夏习清的手抚摸着周自珩侧颈的线条,像是在抚摩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你觉得我谎话连篇,我不否认。但这句是真的。”

    周自珩希望是真的,在这一刻甚至病态地希望他的眼睛坏掉,一辈子真的只能看见自己。

    他忽然就能理解那些痴恋于收藏的人。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怀中这位艺术家可以变成自己一个人的艺术品。没有思想,没有行动力,没有那颗莫测的心,只能静静地向他展示自己的美。

    太可怕了。周自珩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产生这样病态的想法。

    夏习清没有等到周自珩的回应,他太累了,过激的释放和前夜的烈酒掏空了他的身体,周自珩的怀抱又那么暖,让他很快陷入了梦里。

    难得的一场好梦,好到醒来记不清内容。

    再次睁眼的时候,周自珩已经走了。被子里空荡荡的,他伸手探了探,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令他最最惊讶的是,他全身都被换上了新的衣服,暗红色连帽卫衣,丹宁牛仔裤,甚至连袜子都给他穿好了。

    夏习清想不通,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人。他的温柔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和太阳的光芒一样取之不尽。或许他从出生起就是被爱意包围的,多到灌注进血液里,才会温柔得那么轻易。

    不像自己。可以展示出的爱意都是虚假仿品,给别人的温柔都是自我透支。

    周自珩的衣服上沾染着他常用的香水味,那种被褪去甜味的柑橘香气,清冽绵长,仿佛伸手就可以碰到积雪初融的山泉,指缝间流淌的每一滴都是阳光的造物。

    他双臂环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在床上,下巴抵着手臂发了好久的呆,直到终于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剥离,才下了床。

    洗漱完,发现房间的茶几上放着三明治和牛奶,还有一张手写的纸条,字如其人。

    [我赶飞机先走了,这套衣服也不用还。]

    夏习清轻笑一声,这家伙,真是没话找话写。他随手将纸条翻过来,意外发现另一面竟然也写了一行字。

    [你可能会嫌弃我的审美,但是我比着试了好几件,这件你穿最好看。]

    审美的确一如既往得孩子气,这种扎眼的颜色……

    夏习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卫衣,忽然发现,上面原来有一行字母印花。

    bornbe loved.

    作者有话要说:  周自珩小朋友找衣服的心路历程:

    这件他穿应该很好看,他穿白色好看——这一件也好看!不过这件我穿过好几次,他穿被拍到的话很麻烦——这件感觉也好看——啊都好看怎么办(沉浸在给老婆换装的美好幻想中,奇迹暖暖既视感)——啊就这件!皮肤白穿红色好看,这行字就是写给他的,我的宝贝就是为了被人爱而生的!(而且这件是妈妈买的生日礼物~)

    话说算上微博,我今天又爆更了~~周自珩终于堕落了,可喜可贺。(因为不能详写,对话和心理描写也没有,去wb能看到周自珩的自暴自弃(……)

    珩珩的香水原型是creed的银色山泉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