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周自珩的声音。脱离回忆的夏习清抹了把脸, 走到了之前那个地毯前盘腿坐下, 和他预想的一样, 之前看到的这个蓝色按钮代表的果然就是周自珩。

    “听得见。”回应他的瞬间, 夏习清的脑子里就冒出了一个猜想,他立刻问道, “你刚刚是不是也转了那个蓝色的旋钮?”

    “嗯。”那头传来了周自珩肯定的回答, “你的收音机上也是三个旋钮吗?两个红色一个蓝色?”

    “对。”夏习清盯着这个旋钮, 心里的想法得到了验证,“我知道了,这个收音机实际就是承担着对讲机的功能,但是条件是得两个人同时旋转代表对方的旋钮, 才会接通信号。”夏习清叹了口气,手肘支着小圆桌, 对着对讲机那头的周自珩懒懒道,“我可是等了你很久。”

    另一端的周自珩听到这句话, 心砰砰直跳,但他还没想好说什么,夏习清又把话题转开,“你的房间是什么样的?我这边好像是一个卧室, 估摸着是一个男生的卧室。”

    “我这边好像也是卧室。”周自珩转这头看了看四周。

    都是卧室?这么巧。

    夏习清一面摆弄着收音机上的旋钮,一面询问,“你的收音机上的红色旋钮下面也写了字母吗?”

    “没错,一个标了0,一个没有。”

    难道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设置吗?夏习清眼神扫过那一排旋钮, 伸出手试着转了转旁边红色的那个,谁知刚一转动,收音机的声音再一次模糊,变成了没有人声的杂音。

    信号断掉了?

    他立刻将蓝色旋钮打开,关闭了红色的那一个,周自珩的声音才重新出现:“刚才怎么了?忽然就没声音了。”

    “刚刚我打开了别的旋钮。看来这个收音机一次最多只能连接两个房间,如果其中一个人选择了其他房间的旋钮,信号就会中断。”

    “门槛还真高。”周自珩调侃道。

    夏习清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举出了一个不怎么贴切的比喻,“不就跟谈恋爱似的,得两情相悦。”这话一说出口,他自己就有点后悔了。

    周自珩那边半天都不出声儿,夏习清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想到了那天强吻他时说过的混账话。

    但他没想到,周自珩跟他并没有想到一块儿去,他为了“两情相悦”这个词开心了一小会儿,还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才没有开口说话。

    气氛一下子有点尴尬,夏习清站了起来,绕着房间走了一圈,试图给彼此一点空间。

    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没有门锁,门上贴着一个方形的区域,区域里只嵌了一块小小的拼图,剩下的都是空白。夏习清试着用手将那块拼图取下来,发现是固定在上面的。但奇怪的是,固定好的拼图边缘也和这个房间里的许多物品一样,有着一圈和拼图形状严丝合缝的凹槽。

    “这个房间应该还有别的拼图,难道是集齐拼图打开房间……”夏习清自言自语,周自珩却在那一头开口,“你是说拼图?我的房间也有拼图。”

    “真的?”夏习清有些讶异,照上一次节目组对于密室的设定来看,这是不太合理的,因为上一期的每个密室都有着完全不同的解密方式,道具设置也非常的多样化。可是这次却不一样,出现了这么多的雷同。

    “嗯,我刚才还在书桌的书里翻到了一张拼图,但只有这一片,我一开始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放拼图的地方。”

    夏习清越听越觉得奇怪,他按照周自珩所说的走到了自己房间的书桌边,“然后呢?”

    “然后我在房间的门上发现了一个正方形的空白区域,因为这个拼图有两条垂直边,我试着放了一下,发现正好合适,而且好像是又磁吸的,就放在那儿了。”

    门?

    他的门上就有一块提前放好的拼图,而周自珩却需要自己将拼图放上去。

    这是怎么回事?

    “你把拼图放在了那儿?左上角?”

    “对,左上角正好可以放上去。”

    “你的拼图那儿是不是也有一圈凹槽。”

    “没错,你怎么知道?”

    “我的也有,而且这个房间的很多东西都有凹槽。”

    夏习清没有继续发问了,他感觉事情开始出现了一点头绪,但是只有一点点,他很清楚现在绝对不能慌,这种线索必须得一层一层慢慢累积才能彻底弄明白。周自珩刚刚提到了书桌,夏习清觉得自己的书桌上一定也有别的线索,奇怪的是,他现在走过来书桌这边的时候才发现,书桌的抽屉那儿也有一个蝴蝶标本。

    第二次出现蝴蝶了,这意味着绝对不是偶然。

    “你的房间里有蝴蝶吗?”

    “蝴蝶?”周自珩的声音明显是疑惑的,“没有蝴蝶。”

    夏习清觉得奇怪,“你的书桌有没有抽屉,抽屉上面或者附近有没有蝴蝶?”

    周自珩低头检查了一下,“有抽屉,没有蝴蝶。不过有一个四位数字的密码锁。”

    密码锁?夏习清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抽屉,并没有发现什么密码锁,他试着开了一下,发现抽屉的确是锁住的,可是没有锁眼,也没有锁头。他看着那个贴在抽屉上的蝴蝶标本,想着会不会是用标本藏住了锁眼,于是将那只蝴蝶取了下来,发现并没有锁眼,但是上面写了很小的几个字。

    [最后一个]

    夏习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深蓝色上衣,想到之前被自己否定掉的想法,或许他和周自珩真的被节目组分了组,所以他们的房间才会有很相似的一些布置,但是又不完全相同,这样的话两个人可能需要互相配合才能解开房间之中的一些密码。

    他试着验证自己的猜想。

    “你的书桌上是不是有几本书?”

    周自珩的回答很快传了过来,“嗯,有三本。”

    夏习清数了数自己的书,果然没错,就是三本,这似乎与他的想法靠近了些,“第一本的名字是什么?”

    “《混沌学》。”周自珩也意识到了什么,“你的也是?”

    “对,没错。”这本《混沌学》就是夏习清翻出第一只蝴蝶的那本书,所幸他刚刚把书签拿出来的时候将书倒扣在桌面,使得夹着蝴蝶标本的那一页得到了保留,“我的桌子上也有这本书,而且里面有一个蝴蝶的书签,我刚刚把它拿出来了。”

    “书签?”周自珩翻了翻自己手里的那本《混沌学》,从头翻到尾也没有翻到任何书签,“我这本书里没有书签。你是在那一页看到的?”

    夏习清将那本书翻了过来,看了看页码,“第377页。”

    “第377页……”周自珩喃喃自语地重复了一遍夏习清口中所说的页码,他发现这一章是讲蝴蝶效应的,“蝴蝶效应?”

    “对,就是讲蝴蝶效应的,看来我们的书的确是一模一样了。”夏习清觉得有些奇怪,“chaos(混沌学)是属于物理学的吗?这一块我不是很了解。”

    周自珩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嗯,更准确的说属于决定性动力学。混沌这个概念是指一个系统的整体演变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初态,或者说对初态敏感。”

    夏习清虽然擅长数学,但怎么说都是一个学文科的艺术生,他背靠在椅子上,一面翻着书一面笑着调侃,“说人话。”

    周自珩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耐心地解释道,“这里我们所说的‘系统’范围很广,比如时序上的连续事件。举个例子吧,你今早出门的时候纠结于穿白衬衫还是黑衬衫,然后你选择了你喜欢的白色,往常你出门之后会想要买一杯咖啡再顺道去工作,但是今天你害怕衣服被弄脏,所以放弃了咖啡,一出门就直接开车去上班。”

    周自珩试图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去解释这个复杂又玄妙的概念,“通常你买咖啡的时间将会导致你错过避开早高峰的最佳时机,所以你经常遇到堵车。而今天没有买咖啡的你恰好避开,一路绿灯开到了公司楼下,你成了公司里最早上班的那一个,正好老板有一个紧急的会议,必须带一名助手,他选择了你,于是你就和老板一起乘坐飞机前往巴西,结果飞机降落时发生了事故,而你,成为遇难乘客的其中之一。”

    认认真真听着故事的夏习清听到了迷之结局,气极反笑,“什么遇难乘客,你可真会编。”

    那一头的周自珩也跟着笑了起来,他略显低沉的笑声在滋滋作响的电信号中显得格外好听,“只是打个比方,因为我懒得编下去了。”说完他又问道,“所以,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那天早上你选择的是黑衬衫,结局会是怎样的?”

    如果我选择的是黑衬衫……

    “我还是会像往常一样去咖啡店,像往常一样堵车,上班迟到,也不会因此被老板特意提拔带去开会,就不会坐上那班飞机。”夏习清顺着周自珩的思路说了下去。

    “很大概率上是这样。这就是我所说的,混沌学说中,系统的演变过程对初态非常敏感,你可以把‘穿白衬衫’和‘穿黑衬衫’当做是两种不同的初态。他们可能会影响后续一系列事件的发展。”周自珩又说道,“蝴蝶效应就是混沌学的一个重要部分。”

    毫无预备的,两个人竟然一时间脱口而出,同时引用了关于蝴蝶效应的那个最经典名言,“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说完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

    周自珩略有感叹地说,“所以,说不准哪个时间节点的选择就会让我们的一生都出现无法逆转的改变。”

    听到他说这句话,夏习清的脑子里竟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如果当时许其琛没有送给他那张电影发布会vip门票,他没有真正去到现场,一切还会开始吗?

    不对,自己为什么要感慨。

    “你怎么了?”

    夏习清回过神,“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种事没什么思考的必要性。”

    “当然有。”周自珩的语气明显表现出他对这个论断的反对,尽管他不知道夏习清这句话只是用来掩饰自己的走神罢了,“混沌学是继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之后的第三次物理学革命,这三者可以并称20世纪三大科学。混沌学的出现也颠覆了人们过去相对狭隘的线性观念,毕竟这个世界上数之不尽的事是无法用线性相关来解释的,不是吗?”

    听了他的这番话,夏习清的嘴角不禁微微上翘,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此刻的周自珩格外的迷人,无论是举着通俗易懂的范例解释抽象概念的他,还是此刻为了科学据理力争的他,都显得那么有魅力。

    smartthe new sexy. 这句流行了那么久的话,在这个瞬间从周自珩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证明。

    “你说的没错。”夏习清的声音里夹着软软的笑意。

    这样的情绪明明被信号弱化,可还是重重地落到了周自珩的耳中。

    无论什么时候被肯定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周自珩试图用这样的说辞来说服此刻愈发愉悦的心情。

    “我们好像越扯越远了。”夏习清忍不住自嘲地笑起来,明明是密室逃脱游戏,怎么感觉好像在和周自珩打电话一样,聊着聊着话题就收不回来。他低头将桌角的另外两本书拿了过来,手指仔细地翻动书页。

    果然,这本书里也有一个小蝴蝶的标本。

    “我又找到了一个蝴蝶的标本,在第二本书里。”

    过了一会儿,那边传来周自珩的声音,“我的书里还是没有看到什么蝴蝶。第二本书的页码是多少,还有书里的内容是什么?”

    夏习清看了一眼,“页码是610。讲得是宇宙大爆炸理论。”说完他将蝴蝶再一次夹了进去,拿起最后一本也是最厚的一本书,果然没错,这一本里面也夹着一个蝴蝶。

    “第三本书里也有一个蝴蝶书签,夹在第987页,书的内容是……左心发育不良综合症?奇怪,这个人的阅读范围还真是广,从混沌到宇宙,从宇宙到人类病理。”

    周自珩的直觉告诉他应该与数字有关,“这些页码可能是有相关性的,第一本书是第377页,第二本书是第610页,第三本书是987页。还有其他有蝴蝶标本的地方吗?”

    夏习清翻找了一下书桌,桌子上除了这几本书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书了,这个房间里也没有书柜。

    “蝴蝶……蝴蝶……”

    他忽然想到了刚才在抽屉上看到的蝴蝶标本。

    “最后一只蝴蝶标本在书桌抽屉的正上方。”夏习清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你书桌的密码锁是不是也是在抽屉的正上方?”

    “没错。”

    那就对了。

    第一只蝴蝶对应第一本书,第二只蝴蝶对应第二本,第三只蝴蝶对应第三本书,所以这个贴着最后一只蝴蝶的地方写着[最后一个],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个蝴蝶代表的就是周自珩需要找到的四位密码。

    “所以,你抽屉的四位密码,可能需要从我房间里的三只蝴蝶所提示的线索来推导。”

    如果他们俩的信号没有相通,那岂不是一直无法解开密码?

    这大概是编导炒作cp的新手法,只要他们选择对方,就可以有解开密码的机会,这逼迫着二人在不同的房间也要进行合作。

    这个节目组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变态啊。

    作者有话要说:  节目编导:两位帅哥,我们请你们来是录节目解密的不是煲电话粥谈恋爱的ok?一点紧张的气氛都没有了呢。

    最近临近考试周,我也开始忙了起来(是的研究生也逃不了期末考,虽然都是做项目和pre),老读者应该都知道我是裸更的,这两天压力比较大,不过在尽力调整中,所以字数上可能有所减少(只是暂时的)。

    至于夏习清这个人的人设:他之前的生活作风就是花花公子这一点我完全不想洗白,但是这也不妨碍评论区的小可爱心疼他,我觉得这两者不冲突。当然如果有小可爱真的实在受不了他之前的情史,可以弃文没关系的。

    还有,不管是周自珩也好还是夏习清也好,我都心疼都是我儿子,大家也是,想心疼谁就心疼谁。我还时常在读者群和读者们玩比惨大赛,看看目前的四个儿子里到底谁比较惨。

    我一贯的人物设定风格就是偏爱有缺陷的人设,夏习清和许其琛都是典型代表。而且老实说夏习清也没有真的伤害周自珩,被拒绝他就体面收手,没有霸王硬上弓【肯定失败。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