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机的时候, 夏习清明显感觉到了周自珩水涨船高的人气, 原本他超高的国民度已经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一大利器, 现在凭借真人秀和cp人气的加持, 他的话题度几乎一跃称为当下娱乐圈二十代男演员之首。

    小罗和几个保镖围着周自珩,伸着手组成人墙拦住粉丝, 将比他们都还高的周自珩围在里面。

    如果说只有周自珩的话, 局势还好控制些, 可偏偏cp另一方的夏习清也在,还有一个男团人气top商思睿,这几个人加起来,粉丝的数量级都翻了番。商思睿倒是绅士, 一直让保镖护着阮晓,自己跟在阮晓的后面。

    夏习清原本好好地走在周自珩的后头, 没想到一个粉丝上来就拉住了他的袖子,扯着他那件松松垮垮的白色针织衫, 半边肩膀都露了出来。耳边都是尖叫声,吵得夏习清头晕目眩,伸手去拽自己肩膀上的衣服。

    “你别拉习清的衣服啊!”

    “习清,习清的衣服!”

    “谁在那儿扯啊, 撒手啊!”

    夏习清忍不住皱起眉,明星这活儿还真不是一般人干的,照平时的情况他早就发火了,可现在却只能忍着。

    回过头也看不清究竟是谁拽了自己的衣服,人实在是太多, 夏习清皱着眉抓着自己的领口,无奈地开口,“你们别激动,衣服会扯坏的。”

    场面一度混乱不已,走在前面的周自珩忽然停下脚步,转过来,伸手将那个女生的手腕抓住,“松开吧。”

    那个死死抓住夏习清的女孩抬头,周自珩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她。一下子被他的气场震慑住,愣神间松开了手。

    “下次不要这样了,很危险。”周自珩偏过头,极为顺手地将他被扯开的衣服调整了一下,揽着夏习清的肩膀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斜前方,用自己将夏习清和粉丝隔开。

    艰难地前行着,粉丝越来越激动,几个保镖被粉丝缠得有些不耐烦了,伸手要去推,被周自珩阻拦了,“别推她们。”

    他的语气很是严厉,“很危险,容易发生踩踏事件。”他声音大了些,像是要说给所有人听,“大家都别挤了,又不是见不到了,以后还有机会。注意脚下,小心安全。”

    原本还很烦躁的夏习清此刻却忍不住笑起来,这个人还真是无时无刻散发着伟光正的圣人光辉。

    搁一般明星,早在心里骂了不知道几百遍了吧。

    他偏了偏头,看着扶住自己肩膀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他忽然羡慕起周自珩了,不,与其说是羡慕,倒不如说是嫉妒。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可以用最光明的态度去应对。

    天生的温柔主义者。

    即便他对周自珩一而再再而三的引诱和逼迫,他还是会因为道德心伸出援手帮助他,试图保护他,就像保护任何一个需要保护的人一样,即便他如此不堪。

    夏习清讨厌这样的人,讨厌天生活得像光一样的人,他们的存在衬得自己更加卑劣。

    节目组的车带着他们去了这一期节目的录制地点,时间比较紧张,晚餐只能在做造型的期间随便应付点,周自珩、夏习清和商思睿公用一个大的化妆室,刚换完衣服,小罗和商思睿的助理就提着吃的进门来。

    “习清,”小罗特地叫了夏习清一声,“你也吃点,这家在当地很有名的,应该合你的胃口。”

    夏习清笑着应了一声,但并没有抱多大的期待。不论是之前大家一起吃火锅,还是和周自珩单独去p大食堂吃饭,周自珩的口味都一如既往的清淡,几乎碰都不碰辣椒。

    可当他走到沙发边,看见小罗一份一份拆开包装,却发现有一半的菜都是红彤彤的,又是辣子鸡又是毛血旺。另一半则是一些清淡的菜式,一看就知道是周自珩的口味。

    “这些都是自珩自己点的,”小罗用手掩着嘴,像是打小报告一样小声对夏习清说,“不是我点的啊,要是不喜欢就怪自珩吧哈哈。”

    刚换好衣服的周自珩推门走进来,和之前的私服不同,节目组安排的衣服看起来简单得多,一件深蓝色长袖卫衣搭配浅蓝色牛仔裤,奇怪的是,这套衣服和夏习清惊人得相似。

    夏习清低头看了看自己,同样也是深蓝色的上衣,浅蓝色牛仔裤,只是款式略有不同。

    节目组要炒cp,也不至于把衣服弄得这么像吧。夏习清无奈地笑了笑,他几乎都能够想象到放花絮的时候网上cp粉的疯狂现场了。

    “自珩你回来啦,哎你的衣服和习清的好像啊。”小罗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茬,“难不成是节目组特意弄的情侣装?”

    周自珩表情立刻变得不自然起来,低着头伸出长腿踢了小罗一脚,“什么情侣装啊……闭嘴。”

    夏习清轻笑了一声,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这都是你点的?”

    “谁点的?”周自珩也跟着坐了下来,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指了指小罗,“是你点的吧,点了这么多辣的你想辣死我啊。”

    小罗和夏习清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差点儿憋不住笑。

    周自珩抓了抓还没造型的头发,一副大男孩儿的模样,咳嗽了一声,别扭地开口,“那什么,这么辣我吃不了,你吃吧,我吃这些就行了。”

    “这样啊……”夏习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尾音又一次变回之前那样,轻飘飘的。

    周自珩怕他这样说话,但又有点开心,觉得夏习清又恢复成之前的夏习清了。飞机上堕入梦中的夏习清让他觉得陌生,又让他心疼。

    他低着头嗯了一声,从包装袋里拿了一双筷子拆开,“便宜你了。”

    “谢谢啦。”夏习清一点也不客气地拿走了他手中的筷子,“都是我爱吃的,好巧啊。”

    听了这话,周自珩有点开心,但为了维持自己拙劣的谎言,他只能保持沉默,低头吃着自己这一边的饭菜。正巧商思睿也来了,嘴里还哼着歌。夏习清望了一眼,“这么开心啊。”

    “我们这次回归的主打曲,怎么样好不好听?”

    一边的男助理无奈地摇了摇头,“行了你,泄曲狂魔。”

    商思睿才懒得管,蹦跶着走到沙发边,“好香啊。哎你们俩的衣服好像。”他扯了扯自己身上的暗红色外套,走到了夏习清那头挨着他坐下,“自古红蓝是cp!”说完他把下巴抵在夏习清的肩膀那儿,“我也想吃。我要吃辣子鸡。”

    “行。”夏习清夹了一块鸡肉送到商思睿的嘴边,“张嘴。”

    这种亲密无间的举动,总是频频发生在这两人之间。周自珩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但又发现自己习惯不了。

    他沉默不语地吃了几口饭,连筷子都不想抬起来,胸口像是塞进了一个柠檬,被一双无形的手反复挤压,流出酸涩的汁液。

    统共也没吃多少,周自珩就起来做造型了。商思睿有些讶异,“自珩你就吃这么点儿啊。”

    “下周可能要试镜,最近在管理体重。”

    半真半假,也不算完全的谎话,周自珩自我安慰道。

    商思睿的助理给他把订好的炸鸡拆开,放在他的面前。商思睿一口塞进一大块炸鸡块,含糊不清地吐槽,“一定又是那种苦兮兮的电影,你啥时候接个电视剧,我给你搭个配角呗。”

    开始做造型的周自珩坐在镜子前闭眼道,“等我哪次演宠物题材的剧吧。”

    商思睿只能化悲愤为食欲,强忍着想打周自珩的心吃着炸鸡。

    节目正式开始录制之前,四个嘉宾终于集合到一起,像第一期节目一样,几个黑衣人出现,手中拿着黑色的眼罩,预备在导演喊开始的时候将他们带入属于自己的初始房间之中。

    夏习清这时候才发现,阮晓身上穿的衣服颜色和商思睿一样,是一件红色的牛仔外套,下面穿着黑色的牛仔裤。

    难不成这期节目有分组的倾向?上一期节目留下来的后遗症让他不由得把注意力放在了节目组为每个人安排的造型上,周自珩和自己的服装几乎一模一样,而商思睿和阮晓的衣服也是非常类同的。

    可是节目组不太可能做得这么明显,如果真的是有什么分组的话。

    如果编剧没有换的话,照上一次的套路,只有等进入密室才会知道真正的副本剧情了。

    正沉溺于思考之中的夏习清一抬头,看见周自珩正看着他,眼神里似乎有一丝担忧,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周自珩究竟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自己的眼睛就被黑衣人给蒙上了。

    操。他都差点忘了这茬。

    黑暗中,他的两只胳膊被人抓住,引导着他一步步向前走着,忽然停下,示意他坐下来。

    坐在椅子上的夏习清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远,暂时的黑暗不可避免地让他产生了生理上的不适。不过好在时间很短暂,刚坐下没有多久,就听见了熟悉的节目旁白声。

    “大家好,欢迎再次来到《逃出生天》,首先请各位摘下眼罩。”

    这次可以直接摘眼罩?这么容易,夏习清倒有些不习惯了。

    不管怎样,戴着这个实在是太难受了,夏习清毫不犹豫地摘下了眼罩,眼前的密室终于呈现在他的眼前,这次的房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卧室,暗蓝色的墙纸和灰色的床品,还有一些游戏手办,看起来像是男生的卧室。

    与上次最大的不同是,这间卧室里的的确确只有夏习清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倒觉得有些空落落的。大概是不习惯吧。

    “首先,我需要向各位交代一下本次游戏的注意事项。各位玩家请注意,你们分别被困在了不同的房间之中,要想获得最终的胜利,你们必须从自己的房间先逃出去,途中收集最外层大门的密码线索,破解终极门锁。当然,和上一期一样,你们之中存在一个killer,他拥有杀掉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权利。如果killer成为最终的胜者,所有玩家的积分都将清零。你们手中的手机可以用来对你心中怀疑的killer进行匿名投票,出局者将无法继续游戏。”

    “需要注意的是,你们每个人的房间中都有一个收音机,当各位被困在自己房间的时候,你们也可以通过收音机和其他房间的人进行交流。”

    “三。”

    “二。”

    “一。”

    “游戏开始。”

    收音机?夏习清站起来,依照他之前的习惯跟着节目组布置好的摄像头走了一圈,这个房间不算很大,但里面的布置却是满满当当的,一张看起来还算舒适的床,还有塞得满满的衣柜,地上有一个方形的小地毯,地毯上是一个小小的桌子,桌子上放着节目组说过的那个收音机。

    整体布置看起来很有生活气息,仿佛就像是一个住过人的卧室一样。他之前所坐的椅子在书桌的跟前,书桌挨着床头,上面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几本摞起来的书,一盏没有打开的,套着灯罩的台灯。

    有一点很奇怪,这个房间里的许多东西摆放的位置都被圈住了,例如放在书桌上的杯子,摆放的位置上就有一圈浅浅的凹痕,像是刻在木桌上一样,夏习清将杯子拿了起来,摸了摸那圈凹痕,又用手指敲了敲。

    是中空的声音。

    不止杯子,这个房间里的许多物品都被放在特定的圈里。夏习清觉得很奇怪,但目前手头上的证据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了,收音机……”想起来这是录节目的夏习清相当刻意地“自言自语”起来,他走到了那个方形小地毯的旁边,上一次被提前投出去的阴影让他忍不住掀了一下地毯,下面倒是什么都没有,但也和之前的杯子一样,有一圈和地毯大小相同的凹痕。

    他试着打开收音机,出现的只有杂音,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实在是过于古老了。那个小小的收音机上有三个旋钮,一个蓝色,两个红色。红色的旋钮倒是有点不同,一个下面标了个数字0,另一个却什么也没有。

    蓝色?

    他想起了周自珩身上的那件衣服,估计这个旋钮跟他八九不离十,于是他试着转动了一下,发现依旧是杂音。无论是从最左边转到最右边,还是反向转回来,都没有声音。

    夏习清早已了解节目组的变态程度,不可能有这么容易解决的问题。他干脆就这么把收音机放在那儿,也不关掉,不大不小的杂音成了他搜寻其他线索的背景音。

    他重新回到了书桌前,翻开了其中的一本书,意外发现里面掉出来一个书签。

    准确的说,是一只蝴蝶标本。

    夏习清拿起那个被封存在透明标本片之中的蝴蝶,仔细地凝视着,想起了小学的自己。

    科学课上,老师让每个人回去,在家长的陪同下捉一种昆虫,下个星期的时候带回到课堂上,和同学们一起观察。

    他不喜欢那些长着坚硬甲壳、在泥土和枯叶中躲藏的昆虫,他喜欢有着漂亮翅膀的蝴蝶。

    但是没有人愿意陪他去捉。

    “蝴蝶是会飞的,你以为这么容易就可以捉住吗?”

    “我没那么闲工夫陪你捉虫子,我要工作。”

    可夏习清从小倔强,被父母拒绝的那个下午,他闷闷不乐地来到了花园。

    只是偶然间的一瞥,他看见了一只长着蓝色斑纹的蝴蝶,轻巧地闪动着翅膀,偶尔停留在院子后面的玫瑰花上。

    他小小的心脏为之颤动了一下。

    为了捉到他,小学三年级的夏习清花了一晚上制做工具,拿着那个小小的捕网坐在台阶前,一坐就是一下午。

    最后,坚持不懈的他扭伤了一只脚,被玫瑰花刮伤了小腿和手臂,一瘸一拐又兴奋无比地捏着捕网,将那只漂亮的蝴蝶关进了一个精致的小笼子里。

    距离下一堂科学课还有四天,夏习清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一看他的小蝴蝶,给他喂水,给他放上新鲜的小玫瑰,痴痴地趴在桌上看着他扑闪自己漂亮的翅膀。

    每天沉溺于这份迷恋之中,连得到时留下的伤痛都可以忘记。

    终于挨到了可以把小蝴蝶带到班上,介绍给所有人的那一天,夏习清站在凳子上,四处翻找着,找了好久才找到一条可以与他的小蝴蝶匹配的蓝色天鹅绒,他小心翼翼地将那块天鹅绒搭在笼子上,带着他去了教室。

    大家有的拿了小瓢虫、有的是天牛、还有金龟子,没有一样可以比得过他的小蝴蝶。

    “给你们看我的。”他是那么骄傲地笑着,掀开了那块天鹅绒。

    和预想中的不同,那只本应翩翩起舞的蓝色蝴蝶,沉默地躺在笼子里,一动不动,任凭夏习清如何哭泣,如何用那双被划伤的手晃动笼子,他都再也没有飞起来,对着他扑闪自己美丽的羽翼。

    如果我没有捉这只蝴蝶就好了。

    如果我那天下午没有在玫瑰花丛看到他,没有试图留他在我的身边,没有付出一切代价试图去拥有。

    我不会失去。

    “夏习清。”

    “习清。”

    思绪猛地从回忆中抽离,夏习清愣愣地放下手中的蝴蝶标本,回过头。

    刚才那个只有杂音的收音机,发出了声音。

    “听得见吗,我是周自珩。”

    作者有话要说:  蝴蝶成虫的寿命非常短,有的只有十天不到。所以那只小蝴蝶实际上已经用接近三分之一的寿命陪伴着小习清了。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