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旁的总监看着棚内的两个人, “我怎么觉得, 他们俩拍第二版封面的时候一下子就上道了呢, 感觉气氛很到位啊。”

    因为这一版才是他们两个人的真实状态啊。查看原片的林墨没有说话, 只笑了笑,眼睛瞟向坐在椅子上正仰着头任由化妆师整理造型的夏习清, 脖子的线条漂亮而优雅。

    眼神下移的时候, 不经意间对上了周自珩的双眼。

    这小子眼睛里的敌意实在是太明显了一点。

    林墨朝着远处的周自珩耸了耸肩。

    “差不多可以了。”

    这时候灯光组的负责人走到了总监的旁边, “张总监,刚才他们检查电压的时候发现出了一点问题,可能要处理一下。”

    总监跟林墨打了个招呼,林墨点了点头, “没事的,正好这边也差不多结束了, 他们可以去接受采访了。”

    两个人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就直接带妆开始了采访, 之前安排好的女主持人已经在旁边等了很久,等到他们俩就坐,才正式开始采访。

    一开始也就是简单地进行提问,夏习清不太畏惧镜头, 一向习惯伪装的他也很擅长应付别人的提问。反倒是周自珩,话很少,每个问题的回答几乎不会超过三句。

    “《逃出生天》第一期播出之后几乎成了现象级的真人秀节目,收视非常亮眼,网上也引起了很大的热议, 想问一下自珩,当初在录节目的时候有没有料想到会引发这么大的讨论度?”

    周自珩想了想,“嗯……没有,当时在录节目的时候几乎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别的,就想着逃出去。”

    主持人被他一本正经地回答逗笑了,又转向夏习清,“那习清呢?你作为粉丝,第一次上电视就是和偶像一起录真人秀,是不是挺激动的。”

    他才不激动。周自珩在心里想着。

    “对啊。”夏习清笑了笑,“你们不要看我好像表现得挺淡定,其实真的非常激动,因为我喜欢自珩挺久的了,所以有这么一次机会可以跟他合作真的,有种中了头奖的感觉。”

    冠冕堂皇的话还真是会说。周自珩看向他的侧脸,脸上的笑容几乎无懈可击。

    “那我们也知道,习清你是在《海鸥》发布会上一夜爆红的,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当时的心情?”

    夏习清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嗯……其实蛮巧合的,那次是我作为追星狗第一次追现场,”他笑了起来,“所以当时是真的没想到会出现在镜头里,那天回到家之后我就睡了,上热搜什么的我完全不知道,还是朋友告诉我我才知道的。所以整个过程是有点懵的。”

    周自珩不由得回忆起他见到夏习清的第一幕。

    当时站在酒店走廊的他,手机被自己的保镖撞掉,自己也不过是觉得这样的行为很抱歉,替他捡了起来,亲手还给他。

    抬头对上夏习清视线的那一刻,周自珩不得不承认,他当时的确是被这张干净漂亮的脸孔惊艳了一把。

    主持人笑起来,“讲真我当时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也和大家一样,觉得这个男生好好看啊,那习清你以后有没有进入娱乐圈的想法呢?”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坐在一旁的周自珩很快就反应过来,毕竟在这个圈子里闯荡了这么多年,多少都有些敏感。如果直接回答没有兴趣,现在还在参加真人秀的录制,一定会被不喜欢他的人嘲“自打脸”,如果回答有这种想法,又会被说太有野心。

    夏习清歪了歪头,“怎么说呢,我是学艺术的,其实在我眼里艺术都是相通的,美术也好,音乐也好,甚至是表演,只要有令我感兴趣的点,表现形式并不重要。所以既然都是艺术,又何必有此圈彼圈的划分呢?”

    话术真是厉害。

    “说得也有道理呢。”主持人转到周自珩这边,“啊说起来自珩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在娱乐圈也是很多人的前辈了,可不可以透露一下下半年的事业规划呢?很多粉丝都比较关心你会不会演爱情片啊,毕竟你演了这么多年,一个吻戏都还没有过,大家都觉得很可惜啊。”

    被问道这个问题,周自珩突然有些愣住了,“嗯……关于感情戏……”他一时之间有些语无伦次,“其实我下半年的工作里也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戏,对,就还是想先拍一些现实题材的,比如弱势群体或者其他的被忽视的东西,我觉得身为一个演员,还是最希望能够通过戏剧表演还有自身影响力引起大家对于一些社会现象的关注,做一些正向引导吧,嗯。”

    话突然多了起来,可是全部都是为了转移话题。

    没有吻戏,夏习清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未成年以前不可能有,成年后演的戏几乎没有和女明星有对手戏。

    “自珩今年是不是二十岁了?”主持人不依不饶地抓着感情这一点,“家人有没有放话说可以恋爱之类的,大家一直很好奇你的感情经历啊,因为几乎是在观众的视线里长大的。”

    夏习清忍不住看向周自珩,周自珩脸上的表情还算镇定,但还是被夏习清发现他微微抿起嘴,这个动作他每次紧张时才会做。

    “我每天的行程都很忙……怎么说呢,可能连回家的时间都很少,我觉得感情这种事还是看缘分吧。”说着,周自珩对着镜头笑了一下。

    看缘分……这样的话还真是官方。

    不过他这样回答,是没有感情经验的意思吗?夏习清不禁偏过头去看他,周自珩第一反应是躲开了他的眼神。

    “这样啊。”主持人笑着问,“那替我们广大女性同胞问一个最关心的问题,自珩的理想型是怎样的女生呢?”

    周自珩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眼神有些放空,似乎在回忆些什么,“嗯……就很善良的那种吧,善良温柔的,可以给人一种被治愈被温暖的感觉。”

    没有一点符合的,夏习清自嘲地勾起嘴角,但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周自珩这些标准都是意有所指。

    大概心里真的有喜欢过某个人吧。

    也对,都是二十岁的成年人了,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心动过。

    “原来自珩喜欢那种小天使型的女孩子啊,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故事。”主持人打趣着,但很快又被周自珩反驳,“没有没有。”他欲言又止,最后握着话筒的手还是放下了。

    “那习清呢?你的理想型是……”

    还没有问完,现场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房间一瞬间陷入一片无边的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跳闸了吗?”女主持人自己也吓了一跳。

    就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夏习清只感觉浑身发冷,手指下意识抓着沙发的皮面,就像是溺水者企图抓住可以给予寄托的浮木。

    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好难受。

    忽然,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掌覆盖住他的手,黑暗中传来一阵暖流。但那只手似乎有些犹豫,在覆盖住他手指的时候很快抬了起来,又不禁往后退,最后选择握住了他冰凉的手腕。

    不知为何,呼吸的频率一点点恢复到正常轨道,夏习清强忍着不适,努力地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

    周围开始出现其他人的声音,录像组对着灯光组喊话,灯光组不断地道歉,采访团队的交涉和沟通。

    唯独没有周自珩的声音。

    他格外沉默。

    但那只手一直牢牢地握住夏习清的手腕,源源不断的温热包裹着他,企图平复已经乱了节奏的脉搏。

    微微喘息的夏习清偏过头,就像幻觉一样,视野中似乎有一条散发着微弱星光的线,从自己的腕间开始延伸,在吞没一切的黑暗里,在他的身侧,勾勒出一个人的身影,星星点点,闪闪发亮。

    莫名的变得安心。

    “好了好了,电压恢复了。”

    几乎是一瞬间,黑暗被光明接替的瞬间,那只手敏捷而无声地离开了。

    一盏盏灯相继亮起,一切都恢复了原状,短暂的黑暗中发生的一切,成了某种隐秘的童话,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时,魔法的效应也完全结束。

    夏习清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手腕,过了一会儿,才看向身边的周自珩。仍旧带着黑色连帽的他侧脸神情淡漠,远离自己的左手仍旧和事故发生前一样握着话筒,另一只手却插在外套口袋里。

    “机器调好了,那一段要剪掉,我们重新开始吧。”

    周自珩嗯了一声,对着镜头调整了一下坐姿。

    和无人知晓的,黑暗里隐秘的牵手一样,没有人知道他藏回口袋里的右手,掌心蒙着细密的汗珠。

    下意识地管不住自己的身体,一遇到黑暗的条件反射已经形成,就像管不住自己的心跳,刚握住他就开始颤抖,时效如此之长,长到光明回归的时候,还是心虚地不停加速跳动。

    “回到刚刚的问题,”女主持人微笑着提问,“习清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子的?”

    早已调整好状态的夏习清抬头笑着面对镜头,“我啊……其实刚在灯灭之前,我已经想好了答案,我的理想型大概就是像艺术品一样让人着迷的人。”他的手指轻轻地点着手麦,左手手腕隐隐发烫,“不过我现在有点别的想法了。”

    周自珩不禁抿起了嘴唇,右手在口袋里攥紧。

    “想改答案吗?那现在呢?”

    “现在……”夏习清嘴角微微上翘,弧度柔软,“散发着光芒的人。”

    相较于没有边际的夜空,一颗星的光芒如此微弱。

    但只要他在,就不是纯粹的黑暗。

    “不愧是学艺术的,感觉描述都很抽象文艺呢。不过我也觉得,那种阳光的性格会给人很大的力量,感觉在这一点来看,两位的理想型其实有相似之处啊。”

    主持人看了看手卡,“现在开始网友提问时间,我们在做这期访谈前有向网友征集一些问题,这里呢选取了点赞数最高的一部分对你们两位进行提问。第一个问题,《逃出生天》播出后,网友们给你们俩的cp起了个名字叫自习cp,这个你们知道吗?”

    周自珩点了点头,“知道。”

    “我还知道她们自称自习女孩。”夏习清笑起来,“这大概是我听到过最学霸的一个粉丝外号。”

    “所以以后面基的地点是要选定图书馆吗?”一直沉默寡言的周自珩突然开启了冷笑话模式。

    虽然笑话很冷,夏习清倒是很给面子地接住了,“同样都是九年义务教育,我们自习女孩怎么这么优秀?”

    “噗,你们俩都好有梗啊。”主持人也跟着笑起来,“第二个问题是网友对习清提问的,为什么会点赞思睿和你的cp博呢?是不是私底下和思睿的关系也很好啊。”

    听到这个问题,周自珩下意识想皱眉,但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录制中,表情管理让他勉强维持了表面的镇定。

    现在三个人的cp乱战正在风口浪尖,这种问题几乎避免不了。

    没想到被提问的夏习清却愣了愣,有些懵懂地发出疑问,“谁点赞?我吗?”

    “嗯?不是……”主持人被他的第一反应逗笑了,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点入夏习清的微博首页,“对啊,你看现在还在你的首页啊。”

    夏习清拿过手机看了一眼,还真是,他什么时候点赞的这个cp博啊,还挂了这么多天,简直是天大的乌龙。

    “这个……好像是我不小心点的。”夏习清将手机还给主持人,自我调侃道,“吃瓜有风险,手滑需谨慎啊。”

    “所以是手滑?”主持人笑着调侃,“那你和思睿的cp粉可能要伤心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回答,周自珩忽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神清气爽才对。

    “没有没有,”夏习清赶紧解释,“我和思睿的关系很好,他就像我弟弟一样,很可爱,私底下我们也会聊天之类的。”

    得,本来周自珩一下子好起来的心情,又被他这一番解释给弄得直线下滑。

    云霄飞车一样。

    “对,之前思睿还在网上发了你给他画的画,真的是很好的朋友了。”主持人也跟着说起来。

    夏习清点了点头。

    主持人又连续问了周自珩几个问题,心情起伏上上下下的周自珩不太在状态,每个回答都相当简洁和官方,一下子就缩短了采访的时间。尽管如此,但这也是周自珩日常采访的常态,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最后一个问题,是一个网友提问习清的:为什么会选择留长发呢?以我们国家的审美标准来看,一般正常的男生都会选择短发吧,长发感觉虽然好看但是少了很多男子气概,换句话说就是有点娘啦,剪成短发会不会更man呢?”

    这个问题提的实在是有点令人尴尬,连主持人自己的语气都弱了下来,念完问题后脸上挂着职业而微妙的笑,“呃,这个网友可能是比较偏向于阳刚的审美的,哈哈。”

    老子留什么头发关你屁事。

    这是夏习清在心里的第一反应。

    虽然不怎么高兴,但装样子一向是他的特长。夏习清保持风度温和地笑着解释,“事实上我是因为太懒,之前在国外忙着一个美术展,睡觉的时间都不够更不用说理发了,而且国外的话蛮多男生留长发的,也很正常。其实我觉得审美本来就是很私人的东西,如果全部归一化,这个世界好像就不那么有趣了。”

    主持人也觉得夏习清已经相当有礼貌和涵养了,于是连忙补充。

    “对,审美就是应该多元化,其实刚才这个问题里说到的正常男生不选择短发,我也觉得有些……怎么说呢,我在书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正常人’范围不断地被扩大,应该是现代文明发展的最杰出贡献之一,所以……”主持人正打着圆场,周自珩却忽然开口。

    “正常人,”周自珩的声音沉着而冷静,“正常人这样的范畴是由谁定义的?”

    他的语气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情感起伏,就像是最司空见惯的疑问,可莫名就有一种震慑力,连坐在对面的女主持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周自珩深邃的眉眼直视着镜头,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如果这套评判体系是由我们的一部分同类决定的,那我是不是也可以重新定义一套新的标准?比如男性可以留长发穿裙子,选择站在被保护的一端,女性可以摆脱长久以来的偏见和束缚,做她们想做的任何事。”

    现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周自珩竟然会这样发问,主持人临场反应的职业素养也在他的气场之下完全扰乱。

    就连夏习清的心里都震撼不已。

    在这一刻以前,夏习清都相当自信地以为已经摸透周自珩这个人。在他心里,这个人拥有一副天生就气场十足的面孔和身形,内心却像个孩子一样纯真甚至幼稚。

    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错了,他并没有看透这个人心脏里真正强大的内核。

    周自珩背靠着沙发,一脸冷静地漠视着镜头,接着自己刚才的逻辑继续问道,“就像经典的‘色盲悖论’一样,我们如何才能证明自己是正常人,而不是另一套评判体系之下的非正常人呢?”

    采访现场忽然变得沉默,话题忽然变得深刻而敏感,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夏习清却微笑起来,语气云淡风轻。

    “对啊。”

    “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成为自己,而不仅仅是变成一个‘正常人’。”

    作者有话要说:  科普:什么是色盲悖论呢?

    有一个人,他有一种奇怪的色盲症。他看到的两种颜色和别人不一样,他把蓝色看成绿色,把绿色看成蓝色。

    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他跟别人不一样,别人看到的天空是蓝色的,他看到的是绿色的,但是他和别人的叫法都一样,都是“蓝色”;小草是绿色的,他看到的却是蓝色的,但是他把蓝色叫做“绿色”。所以,他自己和别人都不知道他和别人的不同。

    第一问:怎么让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第二问:你怎么证明你不是上述问题中的主人公?

    这是历史上一个非常经典的悖论。北(hu)大(qi)学(kuang)霸(mo)周自珩在这里引用这个悖论,就是想反驳那个网友关于[正常的男孩子不会留长发]的观点,并且质疑何为正常人,如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以此说明这个问题本身就毫无意义。

    这里并不是说我们要不要选择成为大多数,这是选择问题,是小我。

    周自珩讨论的是“正常”这个范畴存在的合理性。换句话说,只要“正常”这个词出现,那就必然有其对立面被划分为不正常,好比我们现在假使社会认同下同性恋是正常的,那么异性恋就不正常了吗?(这里指大部分人观念里两者对立,但实际取向这种事不具备对立性甚至有overlap)

    总之,在周自珩的观点里,“正常”这个词的存在就是一个悖论,无法论证其合理性。当然我们必须排除人性来讨论,否则可能会出现“反社会人格”也是正常人这种诡辩。

    和个人的选择无关,每个人都有选择任何生活方式的权利,这个是微观上的概念。

    个人观点,任何人都不应该被任何范畴限制住人生的可能,不必为了变得“正常”而去做一个“正常人”。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