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自珩将房间的灯打开,才看见靠在墙壁上的夏习清,他的额角满是细密的汗珠,唇色苍白,半垂着头,胸口小幅度地起伏着。

    不知道为什么,周自珩会不自觉将此刻的他和那朵纸上的玫瑰联系在一起。

    脑海里忽然出现了夏习清之前对他说过的话。

    [我怕黑。]

    [如果之后有黑屋子,不想被拖后腿就丢下我吧。]

    他说的是真的……

    原来他真的怕黑。

    相识以来,夏习清在周自珩心里的形象负面而强大,过于狡猾,过于自信,过于聪明。这样的人好像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什么软肋,可现在,他的软肋就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周自珩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好像获得了某种特别的权利,又好像产生了一点异常的保护欲。

    这个词从脑海里诞生的瞬间就被周自珩自我否决了,他无法想象自己是如何把夏习清这种人和保护欲联系在一起的。

    大概是快被这个变态真人秀给逼疯了。

    夏习清一动不动地靠在墙上,似乎在等待恢复。

    聪明又狡猾的反派第一个出局了。不知为何,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说不上意料之外,因为夏习清实在是太聪明了,锋芒毕露的人总是容易出局。可周自珩又想不通,他为什么不藏拙呢?

    他又怎么知道,夏习清岂止是不藏拙,半小时倒计时开始之后,夏习清几乎是拼尽全力在商思睿的所有注意力往自己身上引,目的就是打乱他最初的计划,让周自珩能安全逃脱。

    反正在他的心里,只要killer不获胜,作为牺牲品的他也不算输。

    夏习清一只手撑在墙壁上,身体缓缓直起来,转身想走到门口。

    “喂……”

    夏习清转过头,眼神没有对上他,疲惫地低垂着,修长的食指放在唇边,没有说话,他的额发有些乱,垂到了鼻尖,遮住了那颗漂亮的鼻尖痣。

    他已经失去话语权了。

    周自珩也没再说话,跟着他一直走出了书房,穿过那个卧室来到了客厅。

    岑涔、阮晓和商思睿都在客厅站着,阮晓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似乎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岑涔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些,她的眼神在两人身上飘着,先看了看前面的夏习清,又看了看夏习清背后的周自珩。

    夏习清觉得稍稍缓过劲儿了,他并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那一面,老实说,就算对方是周自珩他也不愿意。更不愿意。

    他勾起嘴角,习惯性露出一个根本不应该属于失败者的微笑,眼神笔直地望向“杀掉”自己的商思睿。对方的表现简直超出了一个爱豆的表演素养,尽管有些愣神,但很快就恢复镇定,做出有些错愕的模样,“习清,你……”

    真厉害。夏习清自认倒霉,他一直以来都有“聪明病”,只对聪明人产生兴趣或防备,呆呆傻傻的那一类,在他的眼里和宠物没什么两样。

    恶习是失败的温床。

    但夏习清不觉得自己失败了,只要周自珩能成功逃脱,他就没输。

    面对商思睿的发问,夏习清没有回应,他缓缓地举起手,食指和拇指捏住置于嘴角,轻轻拉到另一边,以示缄口不言。然后潇洒坦然地走到了客厅的出席局,背着手乖乖站在那个小小的圆圈里面。

    周自珩不想看他。

    他的眼睛先是瞄着最远处的餐桌,后来又看了看沙发,然后看了看地毯,最后才把视线落到他身上。

    好像这样绕一圈,就不是在看夏习清一样。

    夏习清也看向了周自珩,甚至歪了歪脑袋,冲他笑了一下,牙齿白白的,很晃眼。

    周自珩一下子就像是被一根针扎了一下子似的,随即撇开了视线,奇怪的是,脑子里却滚动播放刚才那个笑容。

    他歪脑袋的时候,长长的额发会从脸颊边落到鼻梁,一丝一丝地扫过去,扫在他的鼻尖上。

    还笑什么啊这个人,明明都要出局了,真是搞不明白。

    “玩家夏习清,出局。三、二、一。”

    圆形出局席的地板突然向下打开,失去支撑的夏习清掉了下去,地板再次合上,被killer“杀死”的夏习清就这样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周自珩盯着那个圆形区域看着,心里莫名其妙有些不舒服。岑涔此时却忽然开口,“难不成夏习清说的是真的?自珩你真的是killer。”

    原本想要帮周自珩说话的阮晓忽然想到夏习清之前的嘱咐,将话咽了回去。

    周自珩转过身子,两只手插在口袋,镇定地开口,“我如果是killer,的确会第一个杀他。”他扯了扯嘴角,“他太聪明了,所以我还觉得挺可惜的。”

    “可惜?”岑涔微微皱眉,“可惜他被‘杀’了?”

    “可惜我不是killer,不能亲自‘杀’他。”周自珩语气平淡地说着听起来挺可怕的话,然后走到了餐桌边,拉开一个椅子坐上去,“还剩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大家过来投票吧。”

    岑涔也跟着走过来坐下,“你怎么证明你不是?”

    周自珩手撑着下巴,抬眼看向她,“我如果是,从一开始就不会帮夏习清解开手铐。”

    岑涔还想继续追问,节目组的通告再一次响起。

    “倒计时结束,第一轮投票正式开始。请各位玩家入座。”

    尽管周自珩这样解释了,但岑涔是看着被“杀掉”的夏习清与周自珩从同一个房间出来的,她的心里早已经认定周自珩就是killer,“不管你承不承认,这一轮投票结束之后就知道真相了。”

    “不会的。”周自珩难得地笑起来,“就算你们把我投死了,也无法知道究竟谁是killer。只有游戏结束,输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你才会了解真相。”

    岑涔被他这样一怼,有些哑口无言。商思睿和阮晓也坐了下来,岑涔冲着阮晓使了个眼色,阮晓微微地点了点下巴,依旧一言不发。

    周自珩表面上一副镇定淡然的样子,心里还是忐忑的,岑涔这次铁定是要把他投出去了,如果真的像夏习清说得那样,商思睿是killer,那么他手里的那票一定也是对准自己的。阮晓……

    他跟阮晓几乎是零交流,不过看刚才的样子,阮晓已经和岑涔结盟了。

    说不紧张是假的,周自珩现在手心都开始不受控制地冒出汗来。

    “请各位玩家通过手机发送你心目中的killer人选,机会只有一次,务必在反复确认之后发送。倒计时十秒,现在开始。”

    “十——九——”

    奇怪。

    在这紧要关头,周自珩的脑子里竟然浮现出夏习清出局前的那个笑容,还有他在黑暗中信誓旦旦的那句话。

    “八——七——”

    [商思睿是killer,相信我。]

    他似乎已经预料到结局了。

    “六——五——四——”

    尽管周自珩不愿意承认,但在这场游戏里,他唯一可以称得上盟友的人只有夏习清而已,所以在此刻,就算因为相信他而被处决,周自珩也认了。

    何况他早就开始怀疑商思睿了,缺的只是证据而已。

    “三——二——”

    周自珩在手机里输入了心里的答案,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发送。

    “一。时间到,正在统计各位玩家的投票结果。”

    餐桌前的四个人面面相觑,气氛微妙。周自珩背靠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坐在对面的商思睿,像一只伺机而动的猎豹,对方却微妙地将头垂了下来,躲避了他的眼神。

    老实说,这并不像一个那么会隐藏的人的临场反应,但他还是选择相信夏习清说的话。

    “现在公布投票结果。经过各位玩家的无记名投票,这一轮被处决的人是——”

    通告的声音微微顿了几秒,周自珩感觉自己的心跳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加速。

    如果他被处决了,手里得到的线索怎么办?

    必须全部公开交出来吧,那这样的话killer一定会赢,不管他究竟是这三个里面的哪一个。

    想到这里,周自珩不免觉得沮丧。

    “没有人。这一局是平局,我们将不会处决任何人。请各位玩家继续游戏。”

    这样的结局有些令人出乎意料,尤其是岑涔,她讶异地看向身边的商思睿,又转头看向阮晓,“你们谁没投他?”

    阮晓无辜地皱了皱眉,“我投了啊。”

    置身事外的周自珩观察着对面每个人的表情,阮晓说话的时候手指一刻不停地轻点着桌面,很明显有问题,他又将目光转移到商思睿的身上,他的表情不太对,但似乎对这个结果也不感到意外。

    周自珩分析着所有人手上处决票的归属,自己这一票投给了商思睿,岑涔一定是投自己的。

    最后出现了平局,说明商思睿和阮晓分别把票投给了自己和商思睿。商思睿绝对不可能自投。

    所以,阮晓投了商思睿。

    周自珩弄明白了场上四个人的倾向,更加确信商思睿就是killer,夏习清之所以死得那么快,一定是发现了可以证明他是killer的证据。

    他现在手里握着的是可以离开整个房子的线索,老实说,没必要向所有人证明商思睿的身份了,只要在他之前逃出这个房子,游戏就已经结束了。

    想到这里,周自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岑涔抬头看他,“自珩你去哪儿?”

    “当然是找线索逃出去。”周自珩将椅子推了回去,“反正这一轮没人出局,干坐着还不如去找线索逃出去。”

    说完,周自珩自己转身回到了书房,不出所料,商思睿叫住了他,“自珩,我跟你一起去。”

    周自珩没有阻拦,“嗯。”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书房。

    书房里一切都几乎没有变化,商思睿轻轻带上了房门,试探性地开口问道,“自珩,你刚刚投票投了谁啊?”

    周自珩一面假装正在努力地寻找线索一面淡定地反问,“你投谁了?”

    商思睿笑起来,“哎呀,我弃票了。”他一脸轻松地坐在了长书桌前的椅子上,“我什么都看不出来,不如不投,免得错杀无辜。”

    弃票?这倒是个聪明的解释。

    周自珩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他走到了商思睿的身边,这把椅子是先前他被绑起来时坐的那把,一个做工精致两边各有扶手的办公椅。

    大概是因为紧张,商思睿放在扶手上的手微微有些抖,为了掩饰,他干脆抓住了扶手,好让自己看起来更正常一些。

    周自珩观察到了这一点,他移开眼神,开口道,“现在夏习清出局了,我觉得我需要找一个人结盟。”说着他将左手伸进了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放在商思睿面前的书桌上,“这是我找到的一个重要线索,你看。”说话间,他的右手同时伸进另一只口袋里。

    “线索?”商思睿身体微微前倾。

    趁商思睿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所谓的重要线索上时,周自珩抓住了这一两秒的空档,右手从口袋里拿出之前从留声机旁拿来的手铐,将商思睿的手牢牢地拷在了这把办公椅上。

    商思睿瞬间反应过来,桌上那张重要线索根本就是白纸一张!

    周自珩捡起地上的绳子,将商思睿绑在了椅子上。

    “自珩!你!喂,你干嘛把我绑起来?”商思睿不断地挣扎着,可周自珩就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是不是搞错了,还是你就是killer?”

    “嘘。”周自珩看着他的脸,轻声开口,“别演了,游戏马上就结束了。”

    一切大功告成,周自珩伸出一只腿,轻轻踢了踢办公椅的下缘,商思睿连人带椅一同滑开。

    “抱歉,你先休息一下吧。”

    商思睿拼命地在椅子上挣扎着,怎么也起不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自珩离开这个房间,关上了房门。

    他根本不知道,在这之前,周自珩就已经将所有离开这座房子的线索全部找齐,引他过来,只是想要将他困在这里,以免在最终破解的时候被他以killer的身份抢占先机,逃出房子。

    此前,周自珩趁着夏习清四人在另外的房间纠缠时,打开了他送给自己的画,根据[沙发  手电筒  书房  关灯]的的线索,在客厅的沙发里找到了节目组藏好的手电筒零件,组装成了一个完整的手电筒,他试了试用手电筒照射客厅,绕了整整一圈,最后在大门的第二行密码输入栏发现了用手电筒照射才会显示的字样。

    就在那个只需要输入三个字母的密码栏左侧,写着一句话。

    [谁是killer?]

    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密码,另一个密码仍旧需要他去寻找数字,周自珩想到了[沙发手电筒书房关灯]的后两个线索,于是进入了书房关上了灯,黑暗之中,周自珩举着手电筒检查房间里的边边角角,竟发现在房间的四个墙角有着红色的发光字样,分别是——2、3、7以及prime。

    理科出身的周自珩很快明白过来,prime是质数,2、3、7都是质数,而且都是个位数,同样满足这两个要求的,只有一个数字,那就是5。

    从书房出来的周自珩大步离开,来到客厅,商思睿的呼喊声在客厅都能够听见。

    “思睿怎么了?”岑涔刚准备去到书房,就被阮晓拦住,“岑涔姐,你先等一下。”

    “等一下?等什么?”

    周自珩此时已经来到了大门前,他用最快的速度在第一栏输入了[2、3、5、7]四个数字,并在下一栏输入了问题的答案。

    [son]

    儿子是凶手。

    触摸屏变成了一片蓝色,闪动三次之后,出现了一行绿色提示符。

    [密码正确,恭喜通关!]

    砰地一声,大门打开了。

    周自珩抬眼看向前方,他想象过很多种可能,这扇门之后,大概是一大堆的摄像,又或许是节目组的策划人,他甚至想好了出来之后的台词。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浑身冷汗地从这扇门逃出来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夏习清。

    穿着白衬衫的夏习清站在门口,节目组布置好的光线从他的身后打过来,逆光蹭过他的肩线,轻柔地覆盖在自己的左胸口,他的面孔在背光的角度下变得模糊,只留下唇角翘起时漂亮的弧度,“太好了。”

    话音刚落,相隔不到半米的夏习清突然上前抱住了自己,是以男人间庆祝胜利时的那种方式紧紧地抱着他。

    周自珩有些怔住了,任由这个人狡猾地借机拥抱,都忘了反抗。

    真是奇怪,先前那股极具侵略感的香水味似乎渐渐变了味道,烟草味淡了,麝香味也湮灭,周自珩感觉自己疲惫的身体被一股温暖的木质香气轻轻柔柔地包裹起来。香味,体温,掌心贴在脊背的熨帖感,以及这个人说话时总是显得不那么真诚的尾音。

    “我就知道我们会赢。”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