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涔看着空无一物的床底,有些焦虑,“还是没有线索吗……”她转头看向商思睿,“思睿,现在怎么办?”

    商思睿叹口气,“还是等着待会儿的处决投票吧,”他把手机拿了出来,屏幕上显示着投票的倒计时,“还有十三分钟。”

    “那我们投谁?还是之前的吗?”

    商思睿鼓了鼓嘴,眉头皱在一起,像个没有抢到糖果的小孩,“岑涔姐,你不会这么快就被习清说服了吧,你真的觉得自珩会是killer吗?反正我不觉得,自珩的各种表现看起来都不像是一个反派角色,何况他本来就是学霸,思路清晰解题迅速不也很正常吗?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尽早把最有可能的人投出去。”

    岑涔犹豫了一会儿,不确定地发问,“那我们再去游说自珩和我们一起?”

    商思睿摇了摇头,“自珩就算了,他之前一直跟习清一路,不一定会听咱们的投他,阮晓之前已经和我们说好了,如果我们这三票都投……”忽然,他听到了什么声音,于是轻手轻脚地打开了衣柜的门,阮晓的声音从另一个房间传了过来。

    “那好吧,我跟你投自珩。”

    夏习清的声音也出现了。

    “相信我,他一定有问题。”

    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靠近,商思睿很快退开了些,夏习清和阮晓从衣柜那儿走了出来,看见商思睿和岑涔站在被搬开的床边,夏习清开口,“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吗?”

    商思睿哀叹一声,“没有……感觉找不到了。”

    夏习清挑了挑眉,冲阮晓使了个眼色,“那我先去找自珩了,你要一起吗?”

    阮晓看了看岑涔,岑涔也看了看她,冲她使了个眼色,阮晓的脸上露出些许犹豫,“我……我就先在这边吧。”

    商思睿脸上的表情明显松懈了许多。

    看着三人没有要走开的意思,夏习清心里舒了口气,他脸色淡然地离开了女画家的房间,还体贴地为他们带上了房门。

    如果夏习清没有猜错,商思睿和岑涔一定会努力说服阮晓跟着他们一起票自己出局,在这期间阮晓和他们俩的周旋就可以为他腾出找证据的时间。

    商思睿不傻,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计划正在落空,到时候一定会因为害怕事情败露,情急之下“杀死”夏习清。

    而这正是夏习清想要的。他要逼着这个killer用掉自己唯一可以主动杀人的权利,这样就再也不会对周自珩造成威胁。

    前提条件是,他真的可以在死前找到证据向周自珩证明商思睿的身份,否则以周自珩对自己的偏见,恐怕是不会相信自己的一面之词。

    客厅里空无一人,夏习清不知道周自珩现在究竟在哪儿,也没有时间知道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倒计时,还有八分钟。

    快步朝商思睿原始房间走着的夏习清,将白衬衫挽起到手肘,进门之后直接走到了摄像头对着的那面空墙壁,再一次确认,那两颗钉子依旧在那儿,也的确在那儿。

    这里一定有过画。

    夏习清将衣柜里的每一件衣服都取了下来扔在地上,衣柜一下子变得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夏习清试着代入当时商思睿的想法去考虑问题。

    照其他房间的画来看,这里的那副画应该也是被装裱过的,除非他把框卸下来了,不,不会的,太麻烦了而且没有工具。商思睿连病历都没有带出去,那么大的一幅画就更不可能了。

    夏习清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一定是被藏在了这个房间的某个角落里。

    在哪儿,究竟在哪儿?

    情形实在紧张,夏习清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冒出了汗。

    他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站在衣柜面前的他仔仔细细地扫视着整个房间,这间房并不大,可以藏匿一幅画的地方也不算多。

    地毯?不可能,他们踩过好几次。夏习清掀开了地毯,果然什么都没有。圆桌下?不会的,他还是弯腰查看了一下,背面什么都没有。

    不会是这么明显的地方。

    他走到了床边的立柜,将所有的抽屉都打开,里面也没有画,事实上也装不下一幅画。

    夏习清的视线最终停留在了床上。

    他忽然想到,之前他们得到那张捡钢笔的备忘录时,自己提出要将床挪开查看,商思睿一开始是不情愿的。

    想到当时他的表情,夏习清几乎可以确定,床一定有问题,他立刻将这座道具床上所有的床上用品统统扯了下来,一一扔到地上,只剩下光秃秃的床板。

    没有。还是没有。

    不可能的。

    夏习清试图再一次代入商思睿的角度,回想当初的种种细节,他脸上的表情,他说过的话。

    记忆变得模糊,夏习清唯一确定的是,商思睿不愿意他和周自珩将床挪开。

    这说明“挪开床”这件事本身很容易暴露他藏起来的画。

    他想到了一种几乎没什么可能的可能。

    夏习清独自将床挪动,准确地说,并不是挪动,而是挪到墙边后抬起了一侧。这个重量很轻的道具床轻而易举地被他侧放在地上,床面靠着墙壁,整个床底完完全全暴露在他的眼前。

    如他所料,床底贴着一副油画,被宽胶带草率仓促地固定起来。

    这幅画中的主人公是一位长着一头浅棕色长发的貌美青年,被一只人面兽身的女妖紧紧缠绕,女妖美丽的脸孔仰望着少年严肃的双眼,两只兽化的利爪紧紧抓住他的胸膛,眼神中充满了诱惑。

    这幅画夏习清再熟悉不过,是古斯塔夫·莫罗的《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

    俄狄浦斯几乎是古希腊神话中最负盛名也是最悲剧的人物之一。

    他善良而聪慧,充满了人性之美,然而终其一生都没有逃脱弑父的神谕。

    “俄狄浦斯……弑父……”夏习清皱起眉头,果然,一开始就被骗了。

    这幅画就是指示killer身份的最大线索。出轨的父亲,关系紧张的父母无心对他施舍关爱。

    只能用纸条和父亲沟通的乖巧儿子,是抑郁症病发时的低潮状态。

    狂躁症病发时,杀掉了背叛家庭的父亲。

    这样的剧情,真实到令夏习清感觉不适,但当下的紧张感又稍稍稀释了生理上的不适。他半跪在地上,试图扯开胶带将画取出来,可是实在粘得太紧,他费了很大气力也只扯下几条胶带。

    “习清?习清你在哪儿?”

    是商思睿的声音。

    夏习清心跳都快了起来,他以最快的速度判断了事情的紧急性,选择放弃扯开这幅画。

    这件事不能只有他知道,他必须告诉别人。他原本打算拿到这幅画给怎样都不相信他的周自珩,有了最有力的证据,他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可现在来不及了,直接解释给他吧。

    他的时间不多了,商思睿一定等不了。

    在他杀了自己之前,要把所有的胜算都押在周自珩的身上。

    夏习清立刻走到了商思睿和自己原始房间的那扇门,试图碰碰运气看看他在不在里面,如果不在那就麻烦了,商思睿已经堵在客厅。

    刚推开书房的门,夏习清就发现里面一片漆黑。

    一瞬间,他感觉到强烈的呼吸不畅,甚至出现了眩晕感。

    他有些犹豫,脚步不受控制地滞住,那个黑色的房间就像是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危险而未知,粘稠的黑色从光与暗的边界渗透过来,吸附在他的脚尖、他的双足、他的小腿,将他整个人活生生拖拽进去。

    好难受……

    夏习清伸手慌乱地摸着房间门口的灯,手腕却忽然被另一只手抓住,拽着走了几步,直接走进了房间里。夏习清觉得难受极了,甚至情绪失控想要骂脏话,正当他忍不住想开口的时候,那个不讲理的人将他推在了墙壁上,捂住了他的嘴。

    “嘘。我发现了线索,可以出去……”

    是周自珩的声音。

    过重的应激反应让夏习清甚至都忘了问周自珩为什么第一时间就知道是自己,明明什么都看不见。

    门外,思睿的声音越来越近。

    他的嘴被捂住,没法说话,可周自珩的力气又大,夏习清只好狠狠咬了一口他的手掌。

    周自珩吃痛地松开手:“你干什么?”

    “我出不去了。”夏习清背靠着冰凉的墙壁,喘着气,声音带着些许嘶哑。

    黑暗中,他费力地摸索着抓住了周自珩的手,声音又沉又急,“商思睿是killer,你相信我,这一次我绝对没有骗你。”

    这句话他说得急促而慌乱,周自珩的心跳忽然快了许多,猛烈地在胸腔撞击着,他说不清为什么,大概是觉得黑暗中的夏习清太陌生了。

    没来得及多说上一句,多解释一句,天花板就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带着金属感的声音。

    “玩家夏习清,死亡。玩家夏习清,死亡。”

    重复的死亡通告在头顶盘旋,在黑暗中扩散。

    尽管视野里的一切都是无止尽的黑色,可周自珩能感觉到,抓住自己的那双冰凉的手松开了,手指渐渐地离开了手腕加速跳动的脉搏。

    “从现在开始,玩家夏习清失去话语权,请前往客厅的出局席等待出局。”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