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自珩明显地感觉到了夏习清此刻的变化,之前明明还懒洋洋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一听说有玩家突破房间,他立刻正式投入到游戏当中。

    不过他也清楚,夏习清这样并不是因为燃起了胜负欲,只是想离开这里去看热闹而已。

    把一滩浑水搅得更乱,恐怕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你不觉得这首诗很奇怪吗?”夏习清不知从哪儿翻了枝签字笔,在最后几行诗句上划了横线。

    [只有重新拆解,

    将你归还给我,将我归还给你。

    从上至下,彼此相连。

    一切才能重新拥有意义。]

    他又拿出那张一开始被周自珩拼好的便签,正面写着一串乱码,“我觉得这首诗是在暗示这个密码的译码方法。”

    周自珩认同地点了点头,在心里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这首诗。

    [我们曾是一体。

    命运将你从我的身体里抽离,从我的骨骼,我的血肉,我的心脏,生硬地将这些已经毫无意义的器官拼凑在一起。

    与同被拆散重构的你,一前一后葬在了一起。

    葬在这片生长着茂盛蔷薇的围栏之下。

    只有重新拆解,

    将你归还给我,将我归还给你。

    从上至下,彼此相连。

    一切才能重新拥有意义。]

    曾是一体、抽离、拼凑、一前一后葬在一起……

    他不由得沉声念出来:“葬在这片生长着茂盛蔷薇的围栏之下……”

    围栏,围栏……

    fence……

    忽然,脑海里闪过一丝灵光。

    “rail fence cipher。”/“栅栏密码。”

    两人竟同时脱口而出,继而有些讶异地望向彼此。

    夏习清先笑了出来,“看来我还真是饭随爱豆啊。默契十足。”

    周自珩在心里冷笑,不好意思,他一点也不想被这种人随上。

    话虽如此,但夏习清的反应速度还是令他意想不到。“你怎么会知道栅栏密码?”周自珩问道。

    夏习清随口答道,“我侄子搞it的,有一阵子跟他一起研究了一点密码学的东西……”

    你侄子……?周自珩皱着眉看着夏习清。

    你是哪儿来的老妖精?

    他没有说出口,也不怎么相信夏习清说的话,俯身拿住刚才他找出的那支笔准备译码,夏习清则是将那首小诗翻到另一面,看见上面写的[2 you],笑着说,“其实节目组的线索真的很明显了,这里的2不是to,是指这个密码的原始状态被分成了2栏,对吧。”

    “嗯。”周自珩用手指数了数那一长串乱码的位数,找到最中间那一个,划了条竖线,将它们拆解开,尽管知道夏习清明白译码的过程,但为了保证节目的观众也能看得懂这个过程,周自珩解释了一下,“这首诗的前半首是加密的过程,从‘只有重新拆解’开始是译码过程的提示。按照背面写的2,将乱码平均分成前后两组,每组里面有七个字母。”

    pgoeude  aenhnrd

    “‘把你归还给我,把我归还给你’,应该是指,将分组里的字母拆解还原。”一边说着,周自珩重新誊写了一下两个被分开的分组,两行对齐。

    pgoeude

    aenhnrd

    周自珩低头,嘴里一边念着诗句里的倒数第二句,“从上至下,彼此相连。”一边从第一行的p字母开始,用笔划着线条,先是指向第二行的a,而后笔锋一转,线条绕回到g,如此往复,直到这条迂回如波纹的线穿透了每一个字母,抵达最后一个字母d。

    “按照线的顺序写下来……”周自珩半俯着身子认真地誊写着最后的答案。

    pageonehundred

    page one hundred.

    “第一百页。”夏习清拿起旁边那本厚到令人不可置信的书,翻到了第一百页。

    整页纸印着密密麻麻有如蝼蚁的字,他在第四十二行看到了四个数字。

    [我只是因为我的渴望活着,为着这炽热的悬崖,倘若可以,在我的渴望燃烧殆尽的那一刻,我要做你心中那片玫瑰花海的第1414朵,不多不少,就做那一朵。]

    “1414。”夏习清放下书,走到了书房的面前,在门上的密码锁屏幕里输入了这四个数字。

    密码锁发出蓝光,闪动了三次,屏幕上最终显示出绿色的提示信息。

    [密码正确!]

    夏习清试着推了推门,只听见咔哒一声,门锁果然解开了。原本想要自己一个人先溜走的夏习清注意到了门锁上的特写镜头,于是笑着回过头对周自珩说:“我们可以出去了,走吧。”

    靠在书桌边的周自珩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将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朝他走了过去。

    音响传来新的提示音。

    [请注意,现在有两位玩家逃离原始房间,进入其他玩家房间。]

    “联盟还成立吗?”周自珩忽然开口。

    夏习清笑了笑,推开了门,“当然,如果我的利用价值还没有被榨干。”

    榨干这个词用得实在微妙,微妙到周自珩都没觉得自己被夏习清调戏了,无知无觉地跟在他的后面走出了原始房间。

    这栋房子的构造非常奇怪,房间与房间之间没有任何类似走廊的隔断,打开自己的房间门,直接进入了新的房间。房间里的人正埋头做着什么,听到身后的墙壁,至少他一直以为是墙壁的大门一下子被打开,不由得吓了一跳,背抖了抖。

    秉承着塑造人设的初衷,夏习清主动微笑着对房间的原主人打招呼,“hi,我们就是刚才从自己的房间逃出来的玩家,你应该收到节目组的消息了吧。”

    那人穿着一件奶黄色的宽大卫衣,染成浅棕色的头发看起来十分的蓬松,一听到声音转了过来,一张好看的脸在看到周自珩的那一刻忽然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啊自珩,太好了是你。”他又朝夏习清笑了笑,“你好你好……g你不是最近那个?前两天微博上的那个……”

    夏习清很体贴地自报家门,“夏习清。”对方一副正要开口自我介绍的模样,夏习清又立刻替他开了口,“商思睿,我很喜欢你们组合的歌。”

    商思睿是当红组合highfive的门面商思睿,之前曾经和他合作过一部戏,不过是个客串的角色。虽说夏习清说的都是场面话,自己也并不喜欢听这种偶像男团的歌,但他们的知名度在年轻人的圈子里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这个商思睿,凭借着一张清秀的面孔和与迷糊的性格成为了组合内部的人气top成员。

    “真的吗?”商思睿笑了两声,“哎你们好厉害啊,这么快就逃出来了,我跟这儿瞎折腾大半天都没弄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嘿我就奇了怪了,我经纪人干嘛给我接一这么难的通告啊。”

    夏习清差点儿没笑出声,好歹也是个爱豆,一开口跟说相声似的,难怪被网友吐槽开口脆呢。

    “两个人总是快一点。”周自珩走到了商思睿的身边查看他现在的进展。

    不比较还不觉得,两个人站一块的时候夏习清才发现,周自珩还真是高,肩膀也比商思睿宽,衬得原本是男团标准身材以上的商思睿都娇小了起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两个人似乎还有cp来着。

    娱乐圈总攻人设诚不欺我。

    虽说商思睿和周自珩都有数不清的颜粉,但他们的好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商思睿的五官偏清淡,少年气十足,看起来像个高中男孩儿,而周自珩却是十足的浓颜,深邃的五官一度被误以为是混血。

    对夏习清而言,当然是后者更带劲儿。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