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醉是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事。

    如果酒精不会在几小时后带来如此令人讨厌的副作用,他一定会更喜欢喝酒,歪在地毯上睁开眼的夏习清这样想着。他扶着沙发勉强站起来,头疼得厉害,在茶几里翻出一颗布洛芬吃进去,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13:24。

    被酒精麻木的记忆神经终于开始了迟缓的运转,他忽然想起来,今晚六点有周自珩的电影定档发布会,vip的票都拿到手了,当然得去看看。

    周自珩是童星出身的演员,今年虽然才20,可算起来戏龄也有14年了,出道的时候才6岁,饰演男主角的童年时期,那部剧当年一举拿下年度收视冠军,也让他一下子成为了最受欢迎的童星。也正因如此,周自珩后来也拍了不少其他的影视作品,但一直被圈在童星的框架里。

    后来参加高考的他停了几年戏,消失在公众视野,甚至没有参加艺考,和所有的高三学生一样参加了普通的全国高考,以惊人的高分考入了p大的物理系,新生军训持续了多久,周自珩就在热搜上呆了多久。

    但他似乎低调得很,进入大学之后拍戏的频率也一降再降,原本大众以为他要退出娱乐圈专心学业,却因为在校时的一组偷拍又屠了热搜。

    照片里的他正参加校篮球赛,红色球服下流畅坚实的肌肉线条,短发掩盖不了的锋利眉眼,低落到下颌线的汗水,还有投篮时微微皱起的眉头,这些被闪光灯所模糊掉的细节,在偷拍的视角里显得那么分明,每一张都攻气十足。

    阴错阳差,一直被定位为童星身份的周自珩就这么被冠上了“行走的荷尔蒙”的称号,不经意就转了型,走上了时下流行的“alpha”路线,不用说热衷追星的高中女生,就连比他年长几岁的女性都毫无抵抗地陷入了这种荷尔蒙陷阱。

    成年之后,周自珩几乎不再出演电视剧,就连爱情片也没有接过,和别的年轻演员不同,他接戏的风格很一致,大部分都是现实题材,关注少数弱势群体。就连这部戏,好不容易有个女主,结果还是演亲姐弟,因此周自珩总是被网友吐槽为“最浪费颜值”的男演员。但即便如此,只要他出演综艺或是节目,总是能被粉丝和网友挖掘出很多苏点。

    夏习清也是在他转型之后饭上的,那个时候的他正在国外留学,偶然间看到周自珩打篮球的那几张照片,觉得他的身材比例和肌理线条都非常完美,于是忽然有了想给他画画的念头,于是随手画了张水彩,po到了微博,没想到没粉丝顺藤摸瓜找到,疯狂转发,就这么火了。

    他也顺理成章地成了所谓饭圈里的画手大大。

    夏习清对着镜子,发现自己的头发确实有些长了,该剪了,他翻出来一个捆着画笔的橡皮筋,哗的一声把画笔都搁在桌子上,随意地扎起了头发,从衣柜里找了件白衬衫套上,戴上黑色口罩就出了门。

    到达会场的时候,主创团队还没到,夏习清拍了张照片发在了微博上,很快收到了一群珩粉的评论。

    [公子如珩]:啊啊啊summer太太也去了吗!!!

    [宇宙第一alpha]:卧槽summer太太!summer太太不是海外党吗啊啊啊好激动!

    [我是周夫人]:天哪好想和太太面基啊~

    [野渡无人周自珩]:g我也在现场,太太离舞台好近啊,难不成是vip??

    [我珩最酷]:卧槽vip?!永珩站的站长都没这么近的。

    未免她们引发更多的猜想,夏习清只好随意挑了一个粉丝回复道。

    [tsing_summer]:朋友给的票。

    无巧不成书,刚回复完,他就收到了“给票的朋友”——许其琛的短信。

    [习清,我今天有事走不开,跟主办方打过招呼了,抱歉啊。]

    [没事儿,我已经到现场了。]

    夏习清发完短信,手指拿着手机转了转。

    许其琛是一个青年作家,周自珩这次主演的电影就是改编自他的小说。说起来也巧,夏习清和他是高中同学兼好友,这次的vip邀请函就是他给的,不过作者本人却来不了了。

    等了半小时都没有开始,夏习清觉得有些无聊,走出会场,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到了一个偏厅。这个酒店的品味还不错,他看着墙上挂着的戈雅的画,算是质量比较高的赝品。

    正看着,背后忽然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撞得他几乎没站住,握着的手机也脱了手。夏习清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是好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保镖,中间围着一个比保镖还高戴着墨镜的明星。夏习清几乎是瞬间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周自珩。

    同样的,周自珩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自己保镖的粗鲁行径,停下了原本匆忙的脚步,敏捷地弯腰拾起了夏习清被撞掉的手机,穿过人群递给了他,动作行云流水。

    “抱歉。”周自珩的声音很沉稳,听起来并不像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有种介于少年与成熟男人之间的奇异魅力。周围有很多围住的粉丝开始发出尖叫声,举着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像这样子暖心的举动被po到微博上一定会引发大家的转发,说不定还能出圈。

    这算是第一次这么靠近周自珩,突然的邂逅实在是有些意外,但夏习清也没有多紧张,得心应手地拿捏着脸上的笑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有礼,“没事的,谢谢你。”

    夏习清伸出手,从他的手上接过手机的同时,发凉的指腹假装无意地蹭了下周自珩的手指。

    大概半秒的时间。

    周自珩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太多的变化,可以说是没有反馈,夏习清看得清清楚楚,但仍旧笑着,直到周自珩离开,他也回到了会场。

    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直男。

    再次进场的时候周自珩的粉丝正在派送免费应援物,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拦住他问道,“帅哥你是谁的粉丝啊?需要应援物吗?”

    带着口罩的夏习清笑得眉眼弯弯,声音柔和,“可以啊。”

    小姑娘激动地打开袋子,里面有发箍、徽章、手环和应援棒,“你要哪个?”

    夏习清拿了一个徽章,温柔地说了句谢谢,将徽章佩戴在了胸口,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发布会开始的还算准时,主持人开了个场,电影的一众主创也相继登场了。电影改编自许其琛的小说《海鸥》,讲述的一个无业小青年鸥子在熟人介绍工作时被骗到泰国,当做商品贩卖到无证渔船上成为常年无薪劳作的“虾奴”,最终凭借自己的力量逃出来的故事。

    周自珩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虾奴”,为了让自身形象和角色更贴近,周自珩瘦了将近二十斤,在电影拍摄期间一度呈现出皮包骨的病态,第一次定妆的时候,他穿着破烂的背心和一条脏到洗不出来的及膝短裤,脸上布满了常年在海上的晒伤痕迹,肩头和后背又黑又红,几乎没有人能认出来这个小青年就是周自珩,连导演都连连点头,称赞他就是鸥子本人。

    电影杀青已经快半年了,周自珩白回来了许多,现在的身材在疯狂健身之下已经恢复拍戏前的体态,肌肉线条饱满。看得夏习清不由得感叹,演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来的,说瘦就得瘦,说胖又得胖回来,跟气球似的。

    他为了电影特地去理的寸头也长长了,但还是挺短,显得五官凌厉,眼神深邃,和很多同龄的男明星不太一样,他们大多长相温和精致,而周自珩却是个例外,他不温柔也不清秀,浑身上下充满了雄性荷尔蒙,轮廓里的锋芒几乎无法掩盖,有着一种天然的攻击性。

    夏习清不止一次对朋友称赞过周自珩转型之后的服装团队,这一次也没让他失望。发布会上周自珩穿了一件灰蓝色的衬衫,扎在深灰色西装长裤里,坚实的肌肉被包裹其中,宽肩窄腰,线条优越,几乎是黄金倒三角的比例。一米九二的个头,沉稳又出挑。

    整体着装上高级简约,但他戴了一副金丝眼镜,精致的金色眼镜链绕到耳后,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给他锋芒毕露的气质里平添了一份禁欲感。

    身边走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浑身都是名牌,打扮很讲究,落座时手有意无意地碰了碰夏习清。

    “不好意思。”

    夏习清看向她,头微微一点,以示友好。对方大概是抓住了这个机会,笑盈盈地伸出手,“你好,我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蒋茵。”

    看了一眼她伸出的那只涂着精致甲油的手,夏习清礼貌性地摘下了口罩,握了握她的手,“你好。”

    摘下口罩的瞬间,蒋茵的眼睛亮了亮,这挺难得,毕竟在这个圈子里她也算是阅人无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简直可以用漂亮来形容,五官有些许女相,但却有种吸引力十足的男性魅力。微长的头发半扎起,露出一双瞳色极深的桃花眼,眼角上挑的弧度很微妙。

    而且他的鼻尖有一颗很小的痣,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

    说得直白些,这个人长着一副那种无论做什么事都可以被人原谅的长相,毫无攻击性,充满保护欲。这种类型是最具备观众缘的。面对这张脸,蒋茵开始犯起职业病。

    “之前没见过你,很眼生。”蒋茵松开手,笑道,“你不是圈内的吧。”

    夏习清微笑着,“这部电影的原作者是我朋友,我只是托他的福近距离追次星。”

    “哦?”蒋茵笑着看了看台上正在说话的女主角,“原来你喜欢这个类型的女孩子啊。”

    夏习清轻笑起来,摇了摇头,眼睛懒懒看向站在女主身边的周自珩。

    “我喜欢这个类型的男孩子。”

章节目录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文网只为原作者稚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稚楚并收藏我只喜欢你的人设[娱乐圈]最新章节